吸毒无害?大谬!

知名剧作家宁财神因为吸食冰毒被警方控制,毒品问题再次成为社会焦点话题。某些掌握一定话语权的人士,抛出诸如“吸毒无害论”,诸如称“所谓禁毒,必然要失败的。……这类没有受害者的犯罪,终究不得不无罪化。”、“毒不是好东西,不要碰。但我高度怀疑那些夸张的后果……宁财神在自己家吸,真不该管。”甚至把吸毒比作世界杯和跑步。

这些人,并非生物医学专业人士,仅凭零散的知识或者自己的想当然,就挑战起科学界的主流观点和共识,实在是匪夷所思。

Drugs

吸毒无害?大谬!(图片来源于网络)

什么是毒品?

毒品并非一般意义上对生物具有生物毒性的有毒物质,而是指英语语境下的滥用药物(Abuse Drugs )、强制性使用药物(Mandatory Drugs)、,或者是成瘾性药物(Addictive drugs)。主要包括兴奋剂(可卡因、安非他命类等)和鸦片类(大麻、海洛因等)、,以及尼古丁和酒精。前二者又称为非法性滥用药物,这才是通常所说的毒品;后两者在目前法律体系下属于合法的“毒品”。通常我们所说的“吸毒”就是指兴奋剂和鸦片类药物的服食。

 

毒品的历史

毒品的历史几乎等同于人类服食鸦片的历史,而人们认识到其危害性仅有百年。

鸦片是罂粟果荚的乳汁干燥后的产物,。有关罂粟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约公元前4000年苏美尔人的泥板书,罂粟在书中被描述为一种“欢乐的植物”。

荷马史诗《奥德赛》中有对服食鸦片后人们的表现有准确的描述:“把它混入酒中服食,可以夺走人们所有的悲伤和愤怒,并具有驱逐所有痛苦回忆的力量。只要吞服下溶解在酒中的这些药物,无论谁都不会再掉下哪怕一滴眼泪,即使是他的父亲或母亲死亡,或者把他的兄弟或儿子送到剑下……”。

在古罗马,罂粟代表着睡神,被当成一种圣药,并被赋予了众多神奇疗效,而被称为“生命的圣锚(保护神)”、“天堂牛奶”、“上帝之手”和“悲伤的毁灭者”等。

Poppy

罂粟花(图片来源于网络)

到了公元8世纪,鸦片的使用已经蔓延到阿拉伯、印度和中国。在阿拉伯世界,先知们告诫人们严禁饮酒却并不禁止吸食鸦片和大麻。

在欧洲,鸦片的服食方式主要是以酊剂为主。16世纪,瑞士著名的医生帕拉塞尔苏斯,将炼金术用于寻找医疗药物,事实上成为欧洲最为成功的“炼丹家”,。因为有悖于之前的治疗,他被称为“医学界不朽的叛逆”,也有人称之为“化学治疗之父”。鸦片就是他的法宝之一。他将鸦片成称为“不朽的石头”,声称:自己“拥有一个称之为鸦片酊的祖传秘方,其驱逐痛苦的神效是所有其他药物不能比拟的”,而。他的这个“祖传秘方”组方成分为:2盎司鸦片,1盎司藏红花、肉桂和丁香,溶解在1品脱加那利酒中”。

可见,鸦片在欧洲主要是当作“抗抑郁药”被广泛使用。

到了近代,鸦片及其制剂被当成一种万能的止痛药在欧洲重新流行则被当成一种万能的止痛药,其中的一些制剂一直沿用到今天。

由于其“良好的止痛疗效”,鸦片种植逐步发展成一种产业。19世纪,英国通过东印度公司从印度和土耳其等地大量进口鸦片,。进口量从1830年的9.1万磅快速上升到1860年的28万磅。

由于鸦片的广泛使用,婴幼儿也从母乳中获取阿片类药物,;而父母或者监管者发现,这些含有鸦片的制剂是一种保持他们的孩子快乐和温顺的可靠方式,并因此催生出众多的畅销品牌,如:“Godfrey’s Cordial”、“Street's Infants' Quietness”、“ Atkinson's Infants' Preservative”、和“Mrs Winslow's Soothing Syrup”等,。从这些名称可以折射出当时鸦片类药物的风靡程度。

19世纪以后,随着近现代化学技术的发展,鸦片制剂的提纯和消费逐渐取代了酊剂。1804年,德国药剂学家弗雷德里希 ·塞尔吐纳发现了从鸦片中提取吗啡的方法。1832年,法国化学家皮埃尔 ·罗比凯从鸦片中成功分离出可待因。此后,吗啡、可待因等被广泛用作止痛药和止咳药。

纯化制剂的应用,意味着更大剂量摄入。因此,很快地,人们发现了这些药物致命的缺点——成瘾性。为了解决吗啡的成瘾性,1898年德国拜耳公司对吗啡和可待因进行化学处理,结果却生产出更加臭名昭著的海洛因,并作为止咳药加以推广,招导致了更严重的成瘾性。

到了1906年,大多数科学家才认识到了吗啡、可待因和海洛因等鸦片类药物的成瘾性,。因此,美国国会通过了食品和药品法,要求药品制造商必须列出止咳糖浆等药品的所有成分;目的只是要告知消费者药品中是否含有阿片类成分,并而非限制该类药物的使用。

直到1914年,国会通过了哈里森禁毒法,含有海洛因的咳嗽糖浆才成为非法禁药,使用吗啡和可待因受到严格的监管。这种政策基本精神一直沿用至今。

另一类毒品,就是宁财神所吸食的冰毒,化学名叫做甲基安非他命,是源自于麻黄的一类兴奋剂,。最具有代表性的品种是安非他命,产生于20世纪30年代,曾经被当成兴奋剂、抗抑郁剂和减肥药而广泛使用。直到1962年,这类药物才被当成非法毒品加以禁止。

 

Drugs1

澳大利亚警方缴获的冰毒

可见,人类对于鸦片类药物和安非他命类兴奋剂的危害性的认识,历经了几千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对于中国民众而言,鸦片和鸦片战争更是民族近代灾难和屈辱的肇始和标志。而作为非专业人士,凭借道听途说的有限知识和拍脑袋的“自我认知”就“高度怀疑那些夸张的后果”,并断言“所谓禁毒,必然要失败的。”这不止在秀自己的无知,同时作为掌握一定话语权的“作家”,其言论对社会必将产生危害。

因为他们更根本不可能明白的是,毒品的危害性,不仅有人类几千年经验的验证,更有充足的现代科学研究证据的支持。

人脑奖赏中心和药物成瘾

生物进化的唯一终极目的就是生存,包括个体的生存和种群的延续。人类祖先跟其他动物一样,一直生活在饥饿和各种威胁之中,为了达成目的生存,人类必须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努力获取食物来供给个体和亲属所需,并积极交配繁衍更多的后代。

但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下,这却并非易事。获取食物通常意味着艰辛的劳作和激烈的争夺,甚至是残酷的杀戮和牺牲;交配和繁衍后代意味着剧烈的活动以及抚养带来的更长时间的辛苦、宝贵的食物的消耗,甚至是对自身安全带来的“拖累”。

面对重重难关,为了激励个体努力达成目标,人脑开发进化?出了一套奖赏(惩罚)系统,每当获取到或者进食有益于健康的食物或者交配成功后,便通过分泌一定的化学物质(主要是多巴胺)来奖赏给一种“欣快感”。

Drugs2

人脑奖赏中心和药物成瘾

这种欣快感的诱惑力是如此的无与伦比,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生的全部意义就系于瞬间的多巴胺分泌带来的快感的追求。

而对于,一些伤害性刺激,在产生负面感觉的同时,还伴随“厌恶感”等负面情绪反应,来警示和告诫人们及时远离和逃避。其中,疼痛感和味觉中的苦味是最为著名的。疼痛意味着伤害性刺激,苦味则通常意味着植物源性食物中的有毒成分,即中毒甚至是死亡。因此,在汉语中用“痛苦”表述最大的伤害和由此带来的不安情绪。这种惩罚系统与奖赏系统构成一个整体。

人脑奖赏系统的触发因素,除自然因素“食色”外,还有另外两类因素,是被称为社会奖赏和毒品。社会奖赏包括诸如金钱、赞美、亲情、友情、新奇事物的体验等等,可以刺激脑内奖赏系统分泌多巴胺,产生欣快感、满足感和幸福感等正面情绪,对于某些人而言,对于有些行为也可能“上瘾”,比如,赌博、贪污、甚至是被拍马屁。这也是为什么“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原因。

而毒品的成瘾主要包括两种途径,大麻和海洛因等的化学结构与体内内源性止痛物质内啡肽、脑啡肽等相似,因而这些鸦片类毒品“愚弄”人体的识别系统,与被称为阿片类受体的内源性止痛物质的受体结合,抑制疼痛感觉和疼痛反映,同时激活脑奖赏系统的多巴胺神经元释放多巴胺。可卡因、安非他命等兴奋剂则可以直接刺激突触间隙多巴胺的释放,后者同时还可以抑制神经突触膜对于多巴胺的重吸收。

摄食、交配等自然奖赏和金钱、赞美等社会奖赏,刺激多巴胺的释放是脉冲式的、短暂的,释放的多巴胺会很快被代谢或者重吸收,因而作用短暂。而毒品对于多巴胺释放的刺激作用强大的持久,大量的多巴胺释放并滞留于突触间隙,使得人产生强烈持久的兴奋、欣快等“正面”情绪。

我们知道,人体都是有维持自我稳态的调节系统,对于毒品刺激产生的过量和持久的多巴胺,可以通过抑制多巴胺的产生、以及减少相应区域多巴胺受体来平抑毒品的作用。结果,同样剂量的毒品则不能达到原先的刺激程度,这就是所谓的耐受现象。

为了追求更强烈的欣快感,毒品可以通过“绑架”脑额叶的决策中枢来追加毒品的摄入量和寻觅行为,甚至为了获得药物而丧失基本的价值判断,失去理智,做出伤害自己和周围人的行为。这就是为什么常常听到瘾君子为了获得毒品的不惜以身试法甚至伤害乃至杀害至亲的原因。这就是所谓的强制性觅药或给药。

如果,一段时间不能获得毒品刺激,就会产生对这些物质的渴望,并产生负面感觉和情绪,这就是所谓的戒断症状。

渴望、耐受、戒断症状和强制性觅药给药,是构成药物成瘾的四大要素。一旦成瘾,这种恶性循环还会不断强化,事实上,人也就整个被那么一点点化学药物的绑架和接管了。人常言,“不自由毋宁死”,瘾君子们其实是把自己彻底交给了毒品,失去了自我。

“痛,然后快乐着”——疼痛与毒品成瘾

疼痛是人体对于伤害性刺激的一种感觉,同时伴生一定的负面情绪反应,以利于更迅速的逃避危险。

但是,对于严重的伤害,可以产生强烈的痛感,并伴有人难以忍受的负面情绪,比如恐慌和焦虑等,这本身对于人体又是一种伤害。为了“对冲”这种伤害,人体开发出内源性止痛系统,就是通过分泌内啡肽、脑啡肽和强啡肽来抑制疼痛感觉的疼痛反映。而且,为了使得这种“对冲”达到最佳效果,内源性止痛系统神经回路又与脑内奖赏系统产生联系,通过刺激多巴胺的释放来产生欣快感。

如上文所述,鸦片类毒品正是通过“假冒”内源性止痛物质来实现止痛效果的,也因此是最为有效、可靠和强大的止痛物质。这也是鸦片类毒品近代以来重新被广泛应用的主要原因,直到今天,吗啡、可待因和合成的杜冷丁等仍作为止痛药物可以合法使用。

一切伤害性刺激都又有可能通过这种途径刺激人体产生内源性止痛物质同时产生欣快感。比如,中医“神奇”的针灸疗法其实并不神奇,已经被证明是针灸刺激产生内源性止痛物质而具有一定止痛作用,跟传统的经络和腧穴理论毫无关联。而至于其他种种神奇疗效,都没有获得研究证据的支持。可能,包括拔罐、刮痧、推拿、足浴等传统疗法也是通过这种途径可能会产生一定的止痛作用。

更有甚者,很多人为了追求疼痛刺激内源性止痛物质带来的快感,对于一些“适度”的伤害性刺激上瘾,比如有人喜欢吃辣椒和大蒜、有人喜欢在性交过程中被虐待、甚至最近有一项研究发现,太阳光紫外线对于皮肤晒伤产生的疼痛刺激同样使得部分人对晒太阳上瘾,这也正是人们常说的“疼并快乐着”的生物学机制。哦,不对,应该是“痛,然后快乐着”。

毒品和吸毒的危害

药物成瘾和吸毒,无论对于个人还是社会都产生巨大的深远的影响。

经济学方面,据统计,在美国,药物滥用给社会带来的直接成本支出每年超过6000亿美元,其中非法毒品占1930亿、烟草1930亿、酒精2350亿。

尼古丁和酒精是现代法律体系下合法的毒品。它们的成瘾与经典意义上的毒品一样,只是强度要比兴奋剂和鸦片类毒品差一些,其社会危害性同样不可小觑。

社会危害:吸毒及相关产业链由于是违法的,因此只能在地下进行,因此每个环节都与黑社会和犯罪高度相关,这方面的社会危害毋庸多言。

健康危害:药物滥用和成瘾已经被定义为一种复杂而严重的脑部疾病,可以改变脑内神经递质的基因表达和神经回路结构和形态,简单来说就是一种精神病。

同时,还对于身体几乎各个系统都产生危害,主要包括心血管疾病、中风、癌症、艾滋病毒/艾滋病 、乙型和丙型肝炎 、肺部疾病 和精神障碍等。

总之,毒品是人类社会真正的毒瘤之一,吸毒是危害最大的一种不良行为,人类几千年的经验和现代科学研究都给出了足够的证据支持,在这个问题上,不容许有丝毫的曲解和动摇,更不能任由个别人来误导民众。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 知道日报,于3年前,由挣脱枷锁的囚徒发表,共 5141字。
  •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首发网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