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昏厥(三)

“怎么,你还是不舒服?要不要去看看医生?”凌云抚摸着妻子丰腴的手臂,关切地问道,“我没有事,只是心里烦躁,总是莫名其妙地焦虑,总想有做什么的冲动。”莫兰看来昨夜的睡眠质量不高,眼圈淡淡发黑,一双美目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失去了有令凌云爆发出亲吻冲动的魅力。

“不要想得太多,可能是这段时间工作累的。”凌云知道自己这番话是自欺欺人,是为了安慰妻子,其实妻子的工作并不累,现在的高技术密集型企业的兴起,让人们除了大脑以外身体的其他部分变得越来越懒,他知道以妻子的高智商,应付那些工作是绰绰有余的。

窗外的日头还未升起,但炎热却象争功的先行官急行而至,让人躲不胜躲。今年又是一个酷夏,凌云心里想,但自己所居住的高度智能化房屋让他免受皮肉烧灼之苦,房屋的墙壁里都装有灵敏的温度传感器,可以随时监测并调节室内外的温度,使之与人体温度达到黄金分割状态。所以,即使外面漫天流火,而屋里仍旧温馨如春之娇唇。

“今天天气很热,你出去时注意穿好调温服装。”凌云对准备动身的妻子说道。“哦……”莫兰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凌云打开床头的短波接受机,将频率调至天气档,电子播音员拟人化的声音蓦然响起:“今天天气晴,最高温度41。C,最低温度38。C,降雨概率0,城市污染指数中等,……根据气象部门最新观测,今天太阳耀斑第一次爆发时刻在中午13:30分,望大家注意自己的住行……”

窦平的私人手术室造价高昂,这是本市屈指可数的几家著名的手术室之一,手术室的主人都是有头、有脸、身份高雅的医界泰斗。窦平虽然年轻,但他的名气已经与那些泰斗级的人物不相上下,拥有一座高科技的私人手术室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窦平穿了一件雪白的无菌长衫,长发已经高高挽起,外面扣了一顶无菌帽,凌云也是同样打扮,走到无影灯下。

老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离开了,走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这让凌云觉得有点蹊跷,不过,他也没有太往心里去,也许老人是思家心切吧。

手术台上放着那颗神秘的“生命之卵”,它静静地躺在那里,看不出丝毫有生命的迹象,也许它真的在沉睡,凌云想,他摸了摸壳体,硬硬的,他转过身对窦平说:“我们开始吧。”

窦平点点头,很娴熟地操纵起自动手术仪,锋利的刀片接触壳体,发出丝丝的声音,没有费多大的劲,生命之卵被切开了一道细细的缝,消毒棉早已准备好,连盛接体液的托盘也准备完毕。但令人惊奇的是,刀口里什么都没有流出。窦平皱了一下眉头,嘴里嘟哝了几句什么,刀锋继续小心翼翼地向下、再向下,停止。窦平伸出了手,轻轻握住壳体边缘,用力一掰,壳开了。

如果此时要用目瞪口呆这个词来形容二人的表情是再确切不过的了。他们情不自禁地掀去口罩喊道:“天啊!太美了。”

是的,真的太美了!里面躺着一个已经发育完全的女婴,乌黑卷曲的长发很随便地铺在脑后,深陷的眼窝、挺直的鼻梁,小巧的嘴象是一棵熟透的樱桃。她的眼睛没有睁开,她正在沉睡。

“喂!我说老兄,你干吗老是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人家,还色迷迷的,是不是看人家没有穿衣服呀。”窦平不怀好意地笑道。

凌云定了定神:“没有、没有,你瞎掰什么,快看看她是不是还活着!”

窦平点点头走到女婴面前,片刻之后,他说:“她还活着,只不过还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根据测得的脑电波图谱,我可以断定,女婴已经开始恢复正常,她过不了多久就会醒来。”

凌云顺手拿起一片卵壳,手感坚硬致密,将其作成切片在高倍显微镜下观察,发现是具有和细胞膜同样的特征,也就是说,整个卵壳就相当于放大几万倍的细胞膜。“真是美丽而又神奇的生命。”凌云说道。

“可不是嘛,女孩长大后肯定是一位绝色美人,你可要提早下手呀!哈哈……”窦平的嘴巴总是有让人揪住他揍一顿的冲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了,傍晚,两人胡乱地扒拉了几口饭后便继续进行观察。过了一回儿,窦平站起身来说:“你呆在这里当护花使者吧,我要出去会个朋友,拜拜。”说完长发飘飘地走出诊所大门。凌云笑了笑,知道窦平又要到灯红酒绿的温柔乡中去练习游泳。

凌云坐在一旁仔细研究女婴身体的每一部分,连连感叹。哦,生命如歌、生命真是如诗如画,看着她,任何人几乎都有不知不觉融进去的感受。

忽然,测试仪嘟嘟地响了起来,凌云转过身,看到脑电波谱线正以异常复杂的频率上下波动,他惊讶地吸了一口气,又蓦然转过身,目光正好与女婴相对,凌云刹那间觉得自己没了、自己消失了、自己瞬间变成了一股袅袅青烟。

女婴红唇微启,发出一连串古怪的音节,这些音节凌云既熟悉又陌生,他愣了愣,但不明白它们的含义,女婴眨眨眼,又发出另外一种音节,凌云还是不明白,于是他说道:“对不起,我不知你在表达什么。”

女婴的眼睛倏然亮了一下,突然说道:“你……好……”声音开始很干涩,远没有那些古怪音节来得流畅。天!难道她正以惊人的速度学习新的语言?!凌云对此激动不已。

“你醒了,欢迎你。”凌云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婴。

“你好,见到你真的很高兴。”女婴这次开心地笑了起来。

中午13:30分,本地天文台联合气象部门发布了太阳耀斑猛烈爆发的有关数据,接着全国各地不时传来各种突发性事故的报道。凌云听到这里,心猛地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到舌尖上,麻麻的、辣辣的,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并且伴随着某种眩晕的感觉。

当他正努力要将这种不适强压下去的时候,手腕上的全球通又响了起来。

“请问是凌先生吗?告诉您一个不幸的消息,您的妻子出事了!”一个干涩沙哑的男中音说道。

“什么?出了什么事?”凌云大声吼道。

“交通意外,伤者正在太和医院进行抢救。”

凌云几乎跳了起来,不详的感觉竟然这么快就应验了,真该死!我怎么就没有阻止妻子出门呢,要知道她今天本来就有点不太正常。凌云暗暗地骂自己,疯了一般踩响了汽车发动机。

在太和医院急诊室门口,凌云看到一个瘦小干枯的男人正神经质地来回踱步、并且连撮手带叹气,看到凌云风尘仆仆的样子,他小心地迎上去,问道:“请问,您是凌先生吗?刚才是我打的电话,对不起……我正好好地开自己的车,可是突然有另外一辆轿车冲破护栏朝我冲过来……我的车差点报废,还好我没有受伤,我不知您的爱人受伤了没有,我没有看到她流血,没有,她不会是内出血吧,我看到她昏迷过去了……”

凌云拍了拍那个惊慌失措的男人的肩,安慰道:“别太担心,她没有受伤就好。”其实他心里恨不得马上冲进手术室去看自己的妻子。

过了一会儿,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名医护人员走出来对凌云说道:“病人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很奇怪,她好象在昏睡。”

凌云抓住医生的手急切地问道:“我现在可以去看看她吗?”

“可以。”医生大度地说道。

病床上的莫兰正静静仰卧着,在洁白的床单映衬下,她更象一朵绽开的玫瑰花。凌云走向前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紧闭的双目,听到她的呼吸若有若无。这时,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攫住凌云的心,因为,他记起在十一年前,自己也是这样在痴痴的观察中等待奇迹的到来。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王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