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昏厥(四)

女婴有超人的学习能力,这让凌云倍感惊讶,于是,他倾其所有为她灌输知识。女婴也在生长,是的,这不是那种缓慢的、犹如细雨润物细无声似的生长,而是迅速的,用眼睛可以明显观察到的快速生长。

“你在长大。”凌云有一天实在憋不住了对女婴说道。

“不错,先生,我是在长大,可是你也是一样呀。”女婴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可是你长得很快,你本来不应该这样的,这违反自然规律。”

“什么是自然规律?难道自然规律就能阻止细胞的快速分裂吗?”

“你到底是谁?你来自哪里?”

“我暂时没有名字,我原来的名字你已经不可能记起了。我来自哪里是我私人的秘密,你根本不能知道,即使你想知道可是还没有到时候。”

“哦,对不起,我刚才是不是有点粗鲁?”凌云换了一种语气问道,他知道现在自己面对的已经不是普通的婴儿,而是一位具有独立思想的女性。

“咯咯……”女婴,不,女孩笑了起来:“先生别在意,我的身世在适当的时候会告诉你的,怎么,难道你不给我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吗?”

凌云没有想到女孩会提出这种要求,他想了想说道:“那……那就叫你莫兰吧,兰之高洁很适合你的。你知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位亲人?”

“还有一位亲人?我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我是专门为你而来的,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亲人。”

“那是一位老人,是他千里迢迢将你从山西送到我这里来的,他为你可是吃了不少苦呀!”

“哦……”女孩仰起头,似乎在思考什么,凌云注意到她的身体正在发生着显著的变化,过了片刻女孩说道:“我很感激他,他只不过是我生命中的过客,但以后我的生命中只有你一个,凌先生,你能原谅我的冒昧吗?”

凌云听到这里,内心深处那根麻木已久的弦突然被触动了,那是一种麻酥酥的感觉,是一种全身酸软无力的体验,是一种冲动,一种甜蜜的酸楚,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发干,鼻尖上铺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这是他朝思暮想的一刻,这是他在自己少年的梦里经常可遇而不可求的一刻,这是他经过几十年的等待获得的最甜蜜美好的感受。难道这就是爱情?他整个傻了。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也不要问我去何方。人生匆匆,爱情只不过是生命中重要的一站,获得它,你今后的生命中将不再孤独。

凌云紧紧握住女孩的手,就象握住了自己的生命,女孩的手光滑细腻,散发出只有女性才有的芬芳。他的目光不经意地从女孩的胸前滑过,只短短的一瞥,看到山峰已经悄然隆起。他的脸红了,女孩的脸也红了。就象是有巨大的磁力,两个人的身躯从远处靠近、再靠近,最后,冰凉与火热的双唇印在了一起……

“嫁给我吧!你是上天赐予我的,谁也别想夺走你……”凌云在快乐的云端说出了这句话。

由于莫兰的病情并不严重,经过检查没有内伤及外伤,所以过了一天的时间,凌云便将她接回家里。莫兰仍然睡着,不时发出凌云听不明白的梦呓。

凌云呆呆地守在床前,心中失落之极,他的目光湿润了,眼前交替出现昔日美好生活的画面。

第二天早上醒来,他没有去打搅莫兰,洗漱完毕后便开始准备早餐。这时门铃响了起来。他打开门,原来是窦平,他径直走进来大大咧咧地说道:“嫂夫人病好了吗?”

凌云摇了摇头,又指了指床上。窦平习惯性地捋了一下披肩发走到床前,说:“嫂子难道还在昏睡吗?……喂,凌云!你快过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凌云一惊 ,连忙走了过去,顺着窦平的目光,他吃惊地发现莫兰的脸部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原来光洁如镜的皮肤变得粗燥,毛孔变大,高挺的鼻梁塌陷得令人不忍卒睹,眉骨突出,性感的嘴唇干枯、龟裂并渗出细细的血丝。变化是缓慢发生的,但结果却让人目瞪口呆。

“我说老兄,你是不是娶了一个妖怪。”窦平脸色苍白地挺起身,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句,“你看到这种变化了吗?再看看她的手,已经长出毛来了!”

“你给我住嘴!”凌云大声吼道,“不管她变成什么,她都是我的妻子!是和我同床共枕十几年的妻子!这什么都无法代替,她病了,她只是病了……”

窦平被凌云的冲天狮喉吓了一跳,急忙辩解道:“可是你不能对眼前的变化熟视无睹,这是可怕的变异,你难道忘了十一年前,我们初次见到莫兰时的情景吗?我们根本不知道她是什么,更不知道她来自何处,她的出现预示着什么?是吉祥还是灾难?你能确定吗?”

“莫兰是为了找我才来的,她给我说过许多遍这件事,我追根问底,可是她不回答我,她说这是秘密。”凌云的眼圈红了。

“不管怎样,如果涉及到你的人身安全,我这个做朋友的不能不帮你。你守在这里,我去叫几个专家过来。”说完窦平便转身离去。

门,无声地关上了。

凌云将双手狠命地插进头发里,在心里喊道:“莫兰,你一定要醒来呀,你还有好多话没有对我说呢,你知道吗,我不能失去你,你也不能失去我,你快点醒来呀!”

变,还是在变,缓慢的变,令人心碎的变!好象莫兰身体内部早已休眠的基因被重新激活,发出古老的信息,发出特定的指令,指导着蛋白质的生成、细胞的生成、组织与器官的生长和发育,但它们组成的身体已经不再是纯粹的人体,那是实实在在的猿类!

她是猿吗?这怎么可能!凌云的脑袋里象是有几百架喷气式飞机在狂舞。她是自己的妻子呀,要是没有这层关系,凌云或许还能够独立思考,做出准确的判断,但是爱与悲伤阻挡住这位斯坦福大学高才生理智的行动。

莫兰双颊凹陷,眉骨与双唇突出,细密而粗燥的毛发生长如雨后春笋,她的手臂弯曲,双膝微微隆起。

“莫兰,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你快醒过来吧!”

莫兰还在呼吸,那是处于极度昏迷状态时特有的呼吸方式,随着时间的流逝,莫兰的身体已经变化得让人无法认出她的原貌。她的面庞已经奇丑无比,脸颊上没有了肉,只剩下皮肤象干瘪的树皮紧贴在颅骨上,更可怕得是连她的头骨也开始变形,渐渐地,她的头骨变尖、变扁,眼睛似乎脱离了眼眶,高高地鼓起在头部上方,口中偶尔发出古怪的声音。凌云现在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化成了碎片,在虚无的世界里飘荡、飘荡。心在叹息、心在哭泣。他抓起莫兰的手,那已经不再是手,那是不知名动物的爪子,那是生命在亿万年的进化过程中经历的重要一环,那是从水生到陆生无名英雄的再现!莫兰还在呼吸,但胸部不再是有节奏地上下起伏,随着呼吸,她左右两颊的肌肉在微微抖动,凌云凑到跟前,用手小心地掀起那片颤动的肌肉,他看到了细密、粉红色梳子状的东西,那不是别的,那是鳃!

凌云站起身来,却无法控制自己的颤抖,过了片刻,他猛地俯下身去,将莫兰拦腰抱起,在她的耳边大声吼道:“莫兰!你快醒醒呀!你不能再变了,不能!快回来,快回来,这是家呀!”

奇迹出现了,莫兰睁开了双眼,一颗晶莹的泪珠滑落脸颊,她吃力地看了凌云一眼,说道:“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那也是你的家乡……”

“不!莫兰,这里才是你的家,我是凌云呀。”

“这是我们的家吗?不!凌,你错了,你全忘记了,你根本就没有记起,这不是我们的家,我们的故乡在那边……”莫兰说完,用手指了指窗外。

“凌,你沉溺其中太深了,你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以为自己真的是地球人吗?你以为自己真的是亿万富豪之子吗?不!你不是,你只是一个逃避者,一个不负责任的懦夫!一个我真心爱的男人,一个冷酷无情的凶手!”

凌云一愣,用迷惑的眼神看着莫兰问道:“莫兰,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呀!我不明白。”

莫兰用古怪的姿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自己的生命不长久了,可是我不想死,我是多么怀念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呀,但它们毕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的过错!凌,你知道自己是谁了吗?你是昴星人。”

“来吧,握住我的手,紧紧地,我将带你回忆起遥远的过去……”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王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