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杀手(十五)

科幻系列《纳米杀手》之十五

听珍妮姑娘透露,令狐英在国外还有一些工作上的朋友,这也很正常,大量的事实给我们证明,在国外求学实在是异常艰难,这种艰难,不是我们想像的那种擦擦盘子洗洗碗那么简单,这种艰难主要是表现在情感的强烈孤独上面,有多少活蹦乱跳的年轻人在国外没有呆上多么长的时间,便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沉默寡言、抑郁不乐,甚至走向精神分裂的悲惨结局。所以在国外能够交上几个合得来的朋友,那是再好不过了,一来生活、工作上有所帮助,二来在情感需要上也不会那么孤独,那么和其他人格格不入。

“令狐英在美国还有一位很要好的朋友叫司马元。”黑人珍妮姑娘快人快语,又接着向在座的人进行介绍,“他们在一个研究所工作,搞的是同一个研究,又全都是来自中国的南方,所以他们很快就交上了朋友。”

令狐煜脸上一喜:“那样的话,实在是太好了,只要令狐英在国外有亲密朋友,我们就会弄清楚他失踪的原因,哦,珍妮姑娘,这并不包括你在内,你虽然是他的未来妻子,但是你对他的工作几乎一无所知啊。”

珍妮点点头:“令狐先生,是这样。不过,在令狐英失踪的日子里,司马元也不见了。”

众人闻言一愣:“不见了,难道像令狐英一样失踪了吗?”

“我对这些情况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你知道我从来不干涉令狐英的工作,我只是在生活上照顾他。司马元是我们寓所的常客,他们也经常谈论技术上的问题,我不是很懂。他们也经常提到那个什么索马迪尔公司,言谈中好像对那个公司的感情很复杂。我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后来,后来我因为远在俄亥俄的父母病中的需要,离开了令狐英很长一段时间,没想到在纽约,事情便发生了。”珍妮很伤感,看来她对令狐英是颇为倾心的。

令狐英和司马元都失踪了,这和索马迪尔公司有着很大的联系。那么纽约的公司总部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使两位科研能手失踪了呢。记住,是失踪而不是辞职!

在座的所有人都一筹莫展,根本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就在珍妮来中国两天后,一个越洋电话便打到了令狐煜的家中。

在电话里,令狐煜听到了一个非常陌生男子非常急促的声音:“赶快给我找令狐煜,也就是令狐英的哥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喂,先生是你吗?不是你赶紧别浪费时间,快把令狐煜找来,越快越好!”

令狐煜的第一个反应便想将电话摔倒一边,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他还从来没有碰到一个像这位先生说话如此没有礼貌的人。不过,理智取代了情感,令狐煜一听到弟弟的名字,马上便警觉了起来,也就不去计较对方的无礼了,于是他说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人,您是哪位?和我弟弟是什么关系?”

对方一听,马上叫道:“真的是你吗?哦!太好了,太好了,我是司马元,是令狐英的朋友。我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想和你说。”

“司马元?我知道你的名字,是珍妮告诉我的。有什么事情你赶紧说吧。我们一直以为你失踪了呢!”令狐煜赶紧招呼道。

“什么?珍妮去中国了?这个痴情的姑娘!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的弟弟令狐煜遇到了麻烦,我也是,不过我比他稍微好一点,还能自己照顾自己,我没有失踪,而是从活地狱里逃出来的,现在研究所的那帮杀手还在追捕我呢。我现在用的是公用电话,时间不能太长。我想回国,回国,知道吗令狐先生。可是我现在身上没有几美元了。请你帮帮忙,能否电汇一笔钱过来,我在附近的银行新开一个账户,越快越好!”

还没有等令狐煜反应过来,那边的电话已经挂断了,看来,打电话的司马元肯定处于异常危险的境地,所以言辞才那么紧张,没有丝毫的绅士风度。

令狐煜将接到的电话内容告诉了大家,并问田景义这笔钱要不要汇去。珍妮问道:“令狐先生,打电话的那个人的嗓音是不是很尖,并且说话频率很快?”

令狐煜点头说是,珍妮说:“那肯定是司马元了,他人平常说话就是那样,现在情况紧急,说话就更没有什么章法了。我肯定是他!”

田景义思索了片刻说道:“我们现在不能排除有人进行讹诈的可能,但是,以我的个人经验,你的私人电话不会轻易落入其他人的手中,如果打电话的人是司马元的话,那么,他现在的出境很危险,肯定在索马迪尔公司内部出现了一些问题,才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我建议,还是马上将钱寄过去,只要司马元能够安全回国,事情的真相就会大白于天下。”

令狐煜点头称是:“好,我马上给他寄上五千元。”

江东涛这时接过了话头:“不用你破费了令狐先生。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办吧,出这点血对我来说是九牛一毛。”令狐煜和众人都没有再客气下去,这件事情就交由江东涛办理完毕。

两万元现金电汇了过去,那边司马元接到钱后说,他现在正在收拾行李准备今晚登机,如果能躲开那帮杀手的话,明天下午5点左右,在柳江国际机场见面。

众人现在又开心又担心,开心的是扑朔迷离的怪物案件就要真相大白,担心的是司马元能不能躲开杀手的追击呢。要知道,杀手们的智商都挺高的,并且经过了严格的训练,要想凭借单枪匹马和一个高科技的公司较量,取胜的把握还是不太大。但是,这只是众人的猜测,事情也许没有大家想像的那样糟。司马元告诉令狐煜,他乘坐的航班是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麦道一号。

从司马元打电话过来到他登机,这之间还有大约四个小时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大家真是紧张极了,直到美国当地时间6点钟一过,大家的心情才平静了下来,暗暗想到,司马元肯定已经翱翔在浩淼夜空了。明天大家都会到机场迎接他的归来,让他亲自讲述发生在异国他乡的不平常的经历。

一夜众人无语,早上晨曦微露的时候,送报纸的小红帽准时地将《晨报》送到了令狐煜的门口,众人都已经洗刷完毕,等候进餐,这时,令狐煜在浏览报纸的国际版时发现了一条惊人的消息:就在美国昨天当地时间6点钟左右,纽约国际机场发生了一起枪击案件,一名小个子东方人饮弹身亡,身上的东西被洗劫一空,看来这是一起普通的劫杀事件,航班没有因此而延误,而是准时起飞了!

当令狐煜看完这则报导后,整个人惊呆了。怎么会呢,难道司马元真的没有逃脱杀手的追杀,横死异乡了?他将报纸传给众人,说道:“司马元也许遇难了!”接着他对珍妮说道:“司马元是一个个子小小的人吗?”

珍妮点头说是,这就更加验证了报纸的真实性。众人马上一点食欲都没有了。刚刚找到的线索就这样断了,看来,要了解真相,可能是没有时日了。

不过,田景义看来还是比较沉着,他对大家说:“我们不能仅凭一张报纸就断定司马元先生遭遇了不测。没准司马先生还好好地坐在飞机上呢,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样吧,我们还是按计划到机场迎接司马元,如果接不到,我们再做另外的打算。”

“好吧,看来只有这样了。”众人都同意了他的看法。

下午5点钟,麦道一号大型客机准时在柳江市国际机场降落了。

田景义专门做了一个醒目的牌牌,上书“司马元”三个大字,人流慢慢地从通道里走出机场,但是司马元还是没有出现,珍妮的一双眼睛像细密的筛子,一遍遍地在人群里扫视着,却没有看到司马元熟悉的身影。下机的乘客已经疏散得差不多没有了,司马元还是没有出现,难道他真的不幸遇难了?

机场的出口现在已经没有乘客了,他们一行四人只看见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在东张西望,他打量了四人一段时间后,便朝他们走了过来,他没有面对其他人,而是直截了当地对珍妮说:“你就是司马元的朋友珍妮吧?”

珍妮点头说是,然后又加了一句:“可是我并不认识你呀,你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够碰到你们。”老人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包裹,递给了珍妮:“这是司马元先生托我转交给你的。”

“那司马元在哪里,他为什么没有回来?难道他……”珍妮接过包裹,问那位老人道。

“你们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在上机前被一伙暴徒给杀害了。在候机室里,他碰到了我,专门嘱咐我一定要将这件包裹亲手交给珍妮,也许司马先生预料到了自己就要身遭不测了吧,他那时神色很慌张,像是在躲避什么人。我答应了,就将这个包裹带回了中国。顺便说一句,我和司马先生是萍水相逢,以前根本不认识他,所以这包裹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我一概不知。”老人说完就转身离去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王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