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杀手(二十)

科幻系列《纳米杀手》之二十

塔河镇的情况日益紧张。索马迪尔公司几乎每天都在向外运送“产品”,使用的是一种从日本进口的密封罐装压力运输车。自从警方进行调查以后,索马迪尔公司的这种“正常工作”也没有停止。铁鹰组在厂区附近安排了监视哨,将每辆离开厂区的这种罐装车记录在案。国家安全局刚刚发射升空的一颗侦察卫星已经被用来从太空中跟踪这些车辆。不过它只需要跟踪它们到五十公里以外,在那里的几个收费站上,铁鹰组成员已经伪装成当地交通部门的官员盘查这些车辆,名义是检查它们是否携带危险品。

当然,这种盘查索马迪尔公司不可能不知道。铁鹰组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在警告对手:他们已经被严密控制,任何将机密移送出去的企图都不可能实现。双方几乎都处在心照不宣的状态下。之所以还不能公开较量,一方面是公安部门缺乏过硬的证据,另一方面,对每一辆运输车的盘查都有合法手续,索马迪尔公司也无可奈何。他们处在重重包围之中,手中的神奇武器有可能暗算个把人,但不足以对抗一个国家的治安部队。所以也不想主动挑起冲突。肖强则希望借此施加压力,把对手逼急,令他们自己露出马脚。

相持到第二天中午,一个矮个子中年白人乘公安部的专车来到县公安局大院。肖强和张局长迎了出来。双方一照面,肖强立刻从来人的外貌中分辨出典型的南欧白人特征:皮肤黑,卷发,褐红色的眼睛,以及开朗明快的表情。这位警官是国际刑警组织总部派来的艾米亚斯警监,一个拥有法国国籍的阿拉伯后裔。对于张局长来说,这还是一生中头一次与国外警官打交道,一时不知如何尽地主之谊。后来,他弄清了这个艾米亚斯出身的种族,便转身出去找到公安局食堂负责人,要他准备好清真饭菜。

由于已经身处“前线”,刚刚跨过十几个时区的艾米亚斯顾不上倒时差,立刻坐在计算机前面,开始翻看从索马迪尔公司现场搜查的材料。他追踪“末日天使”已经有多年,很容易从资料中嗅出该组织的气味。随着艾米亚斯的点击,电脑上的通译软件将中文资料译成法文,虽不十分通顺,但艾米亚斯已经能够看懂它们的基本意思,再加上一位公安部特派的法文翻译,使他很快便了解了现场情况。

“我们从各国收集的情报显示,最近半年来,'末日天使'在世界各地的分部收到的指示基本上都来自中国。也就是说,它的中枢机构可能就在中国。以前我们不敢断定,现在看到索马迪尔公司的这些资料,我认为已经有可能确实这一点。当然,这是非常依靠直觉的判断,呈上法庭是不够的。但我们当警察的都拥有这种直觉。惟一的问题是,你们的资料显示一直没发现有西方人进出索马迪尔公司?”

“请您相信我们的侦察能力。”张局长有些不快。

“我相信,”艾米亚斯自知失言,不好意思地一笑。

“我只是有疑问。因为如果戴比还活着的话,不可能把指挥大权交给任何人,不管是黄种人还是白种人。他可能就呆在索马迪尔公司内部发号施令。”

“或者有另一种可能,这个戴比在很久以前就来到这里,然后再也没离开过。那时我们对这个公司并不戒备。他藏在一辆运输车内就可以蒙混进去。”艾米亚斯表示了歉意,张局长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艾米亚斯的猜测也是有可能的。

艾米亚斯没有过多地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又接着介绍了下一个情况:

“还有一条线索很重要,我们法国警方之所以能够得到'末日天使'的许多情况,除了我们自己的侦察工作以外,还因为他们内部始终有一股力量,在破坏他们的行动,想方设法在关键时刻透露戴比的某些计划。但是这个人或者这些人又始终不肯与警方直接接触,没有任何举报或者自首的行动。所以我们判断,象世界许多恐怖组织一样,'末日天使'也已经由于内部矛盾而分裂。虽然我们与这股内部分裂势力无法直接接触,但在关键的时刻是可以利用他们的。”

肖强猛地一拍大腿:

“这就对了!”

不仅是艾米亚斯,就连刘洋和张妍也不明白肖组长何以如此兴奋。大家定定地望着他。

“我们之所以找到索马迪尔公司的疑点,不就是因为发现了他们两起失败的实验吗!”

肖强兴奋得双眼发亮:“以前我们一直认为那只是偶然失误,现在看来,更有可能是他们内部的分裂力量试图以此让外界注意到索马迪尔公司。”

“惯例如此!”艾米亚斯长年与恐怖组织打交道,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象这种行踪诡秘的组织,一方面要保证首脑人物的绝对权威,一方面要防制警方渗透,再加上许多其它的压力,成员之间必定长期处在互不信任的状态下,最后搞到四分五裂通常是他们的必然结局。而那时就是一举消灭他们的最好时机。其实,象'末日天使'这样坚持了十多年的恐怖组织已经是很长寿的了。”

将情况详细地介绍完后,肖强便陪同艾米亚斯警官直接到了食堂用餐,艾米亚斯可能不是第一次来中国,所以面对满桌佳肴没有表露出过多的惊讶,寒暄过后,马上便埋头吃饭,令肖强和张局长非常惊讶的是,艾米亚斯还能够熟练地使用中国的筷子。用餐时间过半,肖强的手机便嘟嘟地响了起来,肖强一听,原来是海关的一位缉私队长打来的。

“肖组长哇?我是广东省海上辑私队。我们刚刚截获一条走私船,船上可能有你们寻找的东西。”

一位“老广”用生硬的普通话在手机里介绍着情况。肖强闻言一喜,马上说:“好的,我们马上派人去,请您们务必监视住他们,不要放走一个人。”

肖强收了线,一指身边的刘洋:“立刻到广州海关,拿到证物后马上返回。我向部里争取一下,把专用飞机提供给你。”

十个小时以后,刘洋就回到了离塔河镇不远的前线指挥部,后面还跟着一个海上辑私队的副队长。在进入索马迪尔公司调查之前,铁鹰组向科学院和工程院的有关专家全面了解过制造“纳米杀手”与“原始情绪控制器”所需要的物资设备。虽然这些专家们本身都没有开发出这些技术,但他们见到实物后,还是很快推测出生产它们需要哪些技术和设备,以及在什么地方能够搞到它们。顺着这条线索,铁鹰组发现最关键的核心部件必须由国外运进。而找遍索马迪尔公司在海关报关的资料,都没有发现这些物资的踪迹。所以肖强断定,索马迪尔公司只能是通过秘密渠道将这些物资私运进来。

肖强将这个推测汇报给公安部,公安部于是联系到了全国各地的辑私队,不想很快就有了结果。

辑私大队副队长告诉肖强,他们查获了二十八件纳米机械制造设备的分装件,是加拿大费雷尔公司的产品。这些精密设备混在大量的走私手机中间,辑私队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发现有人走私这种怪东西。海关方面已经向费雷尔公司进行了调查。公司方面称这是一家加国境内贸易行的特别订货,交出货之后他们就不知道这批货的最终下落了。不过,尽管公司方面并不知道神秘客户将用它们制造什么,也不准备过问,但公司承认,客户提供的设计方案十分奇特。

肖强拿起一只塑料证物袋,里面封装着指甲般大小的一小片肉色物质。

“这又是什么?”

“天然活组织培养的人工皮肤,而且是黄种人的皮肤。”刘洋显然对此最感兴奋。“从同一批走私物品中搜查出来的。”

“有多少?”肖强追问。

“很多,足够作几十次植皮手术!海关把这些人工皮肤保存在冷柜里了,我只带来了样品。”

肖强“啪”地拍了一下手,与艾米亚斯对视了一眼。

“我一直以为他们在使用傀儡计,现在看来,更有可能是瞒天过海计!” 肖强兴奋地说,心中堵了很长时间的疑问,终于有了一些眉目。

“对呀。”张妍也说道:“麦克尔·杰克逊可以整形出一张白人的脸,白人整出一张黄种人的脸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是啊,”张局长也涌上恍然大悟的表情:“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就觉得这些分公司官员看上去很别扭,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他们很可能只是有一张黄种人的脸!”

艾米亚斯没看过三十六计,不知道什么叫“瞒天过海”,但他的推测与大家差不多。他也兴奋地说道: “这样就好办多了。我们假设所谓索马迪尔公司中国分公司的高级官员就是'末日天使' 的一些首犯。国际刑警组织那里有包括戴比在内的一些人的DNA样本。你们只需要弄到这些分公司高级官员的DNA样本,对照一下就可以了。”

“那么,就从林怀安下手吧。” 肖强提议道。

“不过,一旦证实林怀安的真实身份,必须立即下手。”艾米亚斯提醒道,“他们可是经验丰富的恐怖分子啊,千万不可低估了他们的能量,这帮人阴险狠毒,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的。”

“所以,我们大家千万要小心,注意保护自己!”肖强提醒自己的手下。

很快,县长办公室打电话到索马迪尔公司,请林怀安到县政府讨论问题,内容是税收和土地费。此时双方都已经心照不宣,肖强和张局长已经作好了应付袭击的准备。但是他们也知道,索马迪尔公司不会了解中国警方对他们的底细掌握了多少,他们会采取拖延态度,等待转移时机。

果然,林怀安一脸不快地来到县政府,身后只跟着一个秘书和一个司机,显得很从容。

进入政府大楼后,两个随从便被领到休息室,林怀安一个人来到接待室。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县长也没有出面。秘书不断跑进跑出,对县长的失约进行解释。在这段时间内,林怀安面前的茶杯已经被换过了。铁鹰组从林怀安留下的唇迹中提取了DNA标本。

结果虽然在意料之中,但仍然令肖强等人感到非常吃惊。这个一惯虚张声势,看上去很好对付的公司低级官员林怀安竟然就是戴比本人!这么长时间,这个世界高科技恐怖之王一直大模大样地活动在中国的一个偏远小县城里。

直到最后,县长也没有出现。接待室的门开了,肖强带着张妍和刘洋来到了戴比面前,半圆形地合围住这个黄皮肤的白人。

“戴比先生。中国不是很欢迎你。”肖强冷冷地说。

林怀安那大大咧咧的样子一下子消失了,换作阴森森的戴比坐在沙发上。他用冰冷和轻蔑的目光扫视着三个中国警察,身子一动不动。刘洋一下子拨出枪,枪口直对着戴比,喝道:“起来,和我们走!”

此时,肖强觉得戴比可能会站起来,虚张声势地大喊大叫。双手比比划划,那是“林怀安”的招牌动作。但是这个戴比端坐不动。让肖强把那个林怀安的虚假形象彻底放弃了。这个恐怖之王不仅可以虚构出一张面孔,甚至可以虚构出另一种性格。

戴比冷冷地望着肖强,哼了一声,作为戴比讲出了第一句话:“即使你认出我来又有什么用。”

说这话时,戴比仍然端坐在那里,全身纹丝未动。在他左边的张妍突然觉得颊部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不禁“啊”了一声。她用手一摸,一股细细的血流已经顺着脸部淌了下来。

尽管张妍受过严格的训练,但一想到那两个无辜的农民尸解骨销的恐怖死法,不禁仍然觉得腿有些发软。肖强和刘洋尽管经历过许多风浪,这突然变故也使得他们大惊失色。刘洋连忙去搀扶张妍,肖强转而拨出手枪对准戴比。

“打吧,用你最好的枪法,最好一枪致命。否则你们的小姑娘就会从里到外爆开花。我从来不会怜香惜玉。” 戴比说这些话时脸皮都没有抖动一下,可见此人控制自己面部肌肉的能力已经非常人所能及。

“肖组长,不用管我,逮捕他!”张妍话音未落,肩部又爆出一团血花。

“你住手!”肖强大喝道。

“我当然要住手。真杀了她,我怎么从这里出去。好吧,你们离开这里,给我让出一条通道。” 戴比阴冷地笑了几声,俨然就是一位无人敢惹的教主,慢腾腾地站起身来,厉声命令道。

在这段僵持的片刻时间里,肖强和刘洋都在观察戴比,想观察出他的纳米杀手控制器在什么地方。但始终也没有找到。肖强无奈,只得命令刘洋撤退。两个戴比的手下来到接待室,协持着张妍走下楼去。戴比整了整西装的领子,挺胸昂头地离开政府大楼。

“迅速接通公安部。”看到他们的车子离开了,肖强马上下了命令。

“组长,您……” 刘洋一时没有弄明白肖强的意图。

“戴比肯定会以大规模恐怖袭击进行威胁,我们的力量不够!请武警特种部队支援。” 肖强大声说出了这番话。刘洋听后,马上开始了行动。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王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