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杀手(二十二)

科幻系列《纳米杀手》之二十二

“露易斯·戴比、马克·德波尔、迪尔西亚,你们立刻离开索马迪尔公司向中国警方投降。否则五分钟后发起进攻。”

这段话是国际刑警组织派来的艾米亚斯警官用法文说的,三个末日天使的头面人物都是法国人。除了戴比外,他们并不知道其他两个人是不是在这里。由于情况十分紧急,肖强决定在特种部队还没有到达的情况下发起总攻。背后的塔河镇已经火光冲天,他们不能再等了。

作完口头警告后,埃米亚斯小声地对肖强说: “看你们的了。”

五分钟过去了,索马迪尔公司的大门紧闭着,连每一扇窗子都是紧锁着的。突然,一排催泪弹划着弧线飞进了院子,接着又是一排催泪弹从正门处击碎玻璃旋转门,在大厅里爆开了。浓烈的烟雾顿时灌满了整个厂区,甚至在几百米外都能够嗅到刺鼻的气味。

正在这时,天崩地裂般地一阵巨响回应了警方的进攻:足有数百米长的公司围墙中,几十个炸点同时爆炸。腾起的汽浪直向外冲向四面八方,浓烟烈火一下子将周围近半平方公里的地方笼罩个严严实实。

玻璃碎片在肖强脸上划了个口子。他顾不上止血,连忙去看第一线警员的损失情况。离厂区最近的警员大多处在爆炸波及的范围之内。

就在这时,七八辆车子从浓烟中飞驰出来,向不同的方面驶去。大约有三十多名警察反应过来,马上驾车随后追去。刘洋从广东海关回来时乘着一架直升机,看到情况紧急,肖强和刘洋也跳进了直升机,腾空而起。当他们飞到数百米高空处向下观察时,只见那七八辆已经车子天女散花般分开,在原野上狼奔兀突。肖强望着这些车子,心急如焚:戴比在哪一辆里?红色皮卡?蓝色轿车?灰色客货两用车?

就在这时,一只硕大无比的蝙蝠从机身下面掠过,重重地落在前面不远处一辆白色轻便轿车上。那辆飞驰的轿车顿时左摇右晃,险些闪下土路。

“就是这辆。”虽然肖强第一次见到这个怪蝙蝠,但它的名字已经如雷惯耳了。直升飞机迅速扑了上去。就在这时,怦地一声枪响,那辆车子的挡风玻璃碎裂了。巨蝙蝠凌空而起,向一旁黑暗土坡下落去,点点血迹喷洒在轿车前盖上。肖强无暇去找蝙蝠,指挥直升机猛压下去,用起落橇狠狠地撞击了一下轿车顶盖。轿车失去控制,打着滑溜下了土路。

没等轿车里的人爬出来,直升机已经落地,肖强带着部下扑了上去,枪口直指着满脸是血的林怀安,也就是高科技恐怖之王路易斯·戴比。

由于不知道戴比身上还有什么法宝,肖强他们干脆把他脱了个精光,赤身裸体地扔进了警车。就是这样,戴比仍然保持着倨傲不羁的神态,肖强真想不出是什么样的环境创造了这样的狂人。

在把这帮恶魔押向直升飞机的过程中,戴比虽然现在一丝不挂,可是那种俯视众生的倨傲还是让肖强对他感到既厌恶又好笑。

“你是个十恶不赦的人,这我们大家都知道,但我仍然想象不出,你为什么要开发这种基因退行技术?为了好玩?为了培养野兽型的杀手?” 肖强边将拿枪的手在戴比面前晃悠,边问道。

“这是迄今为止最高水平的勒索术。”戴比根本不把指着自己的那些枪口当回事,整个人竟然还沉浸在自我陶醉中。

肖强的眼睛一亮:“哦?什么样的勒索术?”

“我的设想就是胁持那些顶级富豪,要世界顶级的,十亿美金身价以下的一概不考虑。然后在公司里强制性地给他们实施基因定向诱变技术,比如将会把他们变成猴子、狗熊甚至蜥蜴什么的,总之越丑陋越好。然后放他们回去,只要他按时给我们付款,我们会保证定向诱变不会发作。他必须把从穷人那里榨取的财富分期分批地吐出来,保持自己原本道貌岸然的形象。"

"天哪!"刘洋惊叹一声,他做梦也想象不出世上竟有这样离奇和残忍的计划,于是他感叹道:"被你们勒索的人迄不就等于把一生卖给你们。"

"不会花很长的时间。"戴比轻蔑地说:"我们的缓释术只能保证最多三年不发作。我们要在这三年内把某个富翁的钱有规律地榨干,并且不引起公众的怀疑。将来他是猫是狗我们一概不考虑。哼,那个令狐英想背叛我们,只好让他先尝尝自己种下的果实喽。" 戴比一脸的凶相。

肖强一向对与这种激进分子讨论政治感到头疼,此类失心狂人他从自己的同胞中看到过一些,不过外国的失心疯还是头一次见到。面对戴比那慷慨激昂的模样听了半天,肖强脑海里忽然闪出一个问题。

"戴比先生,你刚才说,你搞这么个计划,是想把那些富翁们从穷人身上榨取的钱再讨回来。"

"当然!"

"那么,你又把这些讨回来的钱送到穷人手里啦?" 肖强冷冷地问道。

"我用它们进一步开展我的正义事业……" 戴比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中落进了肖强的圈套,顿时满头满脸涨得通红,然后刹住话头,凶狠地瞪着肖强。

"你们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不会有好下场的。" 肖强愤怒地叫了一声:“你们假上帝与慷慨之名,干下了多少罄竹难书的勾当!”

车子驶进县公安局大院,几个警员用床单裹住戴比,把他押走了。脱险的张妍经过简单的检验,也来到肖强身边。肖强回过身来关切地望着两个年轻部下。经过这个离奇的大案,大家都有了新的体验。肖强感慨地说:"记住,这种狂人比一万个普通强盗加在一起都可怕。"

多达上千人的特警部队将塔河镇团团围住,一直战斗到第二天凌晨,终于结束了搜捕。企图逃生的恐怖分子中多半被击毙,少数被生擒,无一漏网。

每捕获一个恐怖分子,或者找到一具恐怖分子的尸体,铁鹰组都在艾米亚斯的配合下检查他们的DNA样本,结果发现每一个人都是经过整容的。其中甚至也有几个天生的黄种人。最为残忍的是,包括林怀安、傅亦泉在内这些人原本都是真人的,现在他们既然被调了包,真身肯定已经无法幸免。

身在北京公安总部的田景义一行四人接到消息也马上赶回了塔河镇,经过肖强的简单讲述,这几个人也真正弄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不禁瞠目结舌,黑姑娘珍妮和令狐煜最关心的就是令狐英的下落,所以等肖强将情况介绍完,马上问道:“那么令狐英在哪里,你们见到他了吗?”

张妍将手与珍妮的手握在一起,说道:“令狐英是一个好人,是他在危难时刻救了我,也是他在关键时刻为铁鹰组的追捕人员抓获了真凶,我们都感谢他。”

“那么他人到底在哪里呀?”珍妮焦急地询问着左右。

肖强安慰她道:“珍妮,我们真的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只知道他受了伤。”

其实,在剿清戴比的余党之后,肖强马上联系张局长派遣了几名干警搜寻蝙蝠的下落,但是,在现场除了一滩血迹外,没有发现蝙蝠活的身影和死的尸体

大约在翌日凌晨、阳光初露以后,就有人向当地的野生动物保护部门打电话报告说,在大约三十里的养马河旁发现了一具垂死的巨大蝙蝠!众人闻言心急如焚,听到消息后飞一样开车朝郊外的养马河奔去。三十里是不太长的距离,但对于车上人而言可能比三百里还要长,因为时间真的会成全一个生命也会抛弃一个生命,那只垂死的蝙蝠如果任其暴露荒野,不久便会成为愚昧与迷信农人棍棒下的牺牲品!

快!快!

终于,汽车到达了事发现场,远远的便看见黑压压一圈围观的人群!浅浅的河滩上,赫然可见一个身材巨大、模样怪异的蝙蝠躺在那里,身体的下半身浸在了水中,伸展开来的翅膀有两米多长,翼端的手爪正微微的抖动着。双目半睁,看不出是死还是活 。而周围围观的几乎都是当地的群众,他们有的举着锄头,有的扬着粪叉,闹闹哄哄地朝前挤。

"你是谁?快走远点!请不要干挠我们的工作!"从动物管理部门提前赶到的工作人员拦住了肖强等人。

"大家请闪开,这只蝙蝠涉及重大国家机密。"肖强走上前,向野生动物保护人员递上自己的工作证,解释道:“我们想亲自处理这件事,就不必麻烦大家了。”

"这只蝙蝠是你饲养的?"工作人员满脸怀疑地盯着肖强问道。

"这是特级国家机密!"肖强严肃地说道:“这事我会对你们李局长直接解释的。”

这位工作人员在小地方呆久了,没见多多少事面,又听到对方直呼局长的姓,顿时不再怀疑。其实肖强也只是在来路上通过车载电脑连上网络,临时查到了野生动物保护部门的网站。肖强连忙和部下一起迅速把蝙蝠抬上了汽车,驶出人群。

旋翼狂扇,引挈怒吼,直升飞机将蝙蝠被直接送到公安部直属医院的保密病室。饶是这里的医生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这么一只蝙蝠,何况"它"又被抬进了为人准备的病房。

"怎么,这里不是兽医院。"一个姓刘的医生叫道。

“刘大夫,我们聘请的生物学家马上就到。请你先设法为他缓解一下伤势。”肖强没有对医生罗嗦,直截了当地说道。

刘大夫只好试着进行紧急治疗。不一会儿,一位清华大学基因工程专业的中年专家被请到保密医院。他本来还有一个学术报告要做的。公安部的人在路上向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基因学家一听,什么也顾不上了,迫不急待地想看看这种他只在理论上设想过的技术奇迹。生物基因学家一到场,才发现问题不是他能够解决的。

"我只能观察情况变化,你们应该找研究物种问题的生物学专家,他们会提供处理蝙蝠的专业知识。要请研究哺乳纲翼手目的专家(注三)。我给你介绍几个专家,他们是……"

打针、输液、紧急包扎……终于,忙乱了半个小时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那只蝙蝠,不,令狐英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浑身开始颤抖,嘴唇微张,发出了几乎听不到的嘶哑的叫声。

“怎么,如何与他交流?”肖强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粉笔?”

"不,肖先生,”蝙蝠专家解释道:“虽然他拥有人的意识,但是蝙蝠的指爪部肌肉不及人的手指分化得那么精细,他无法用一只蝙蝠的手来写字。可能用沙盘更合适。”

"并且,由于器官向低级物种退化,他的人类个性也逐渐退化,就是说心理上半人半兽。这样可以理解他的许多疯狂行为。"遗传学家也提出自己的看法。

一个灌满细沙的手术用托盘被送了进来。令狐英伸出一只爪子,试着写些什么。试了一遍又一遍,最终在沙盘上划下了几个最有规矩和意义的图形,也仅仅是十叉、封闭不规划图案和接近等距离排列的点,再也无法写出更有价值的内容。

众人唏嘘不已。珍妮更是痛不欲生,虽然她在心里已经一百遍地描绘过令狐英的恐怖模样,可是真正见面后却比她想像的恐怖千百倍,过去那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已经离她远去了,珍妮在心里叫道,令狐英已经远去了,这个只是一个发生变异的蝙蝠,不会是她曾经的爱人,珍妮不愿接受这个现实,在痛苦中麻醉着自己。

"真是残忍!"遗传学家愤愤地说:"这种退行技术在理论上早就存在,只是我们不敢想象,真会有人把它搞成了现实。"

几个小时后,蝙蝠令狐英合上了眼睛,也结束了灰色的一生。这一生最后的亮点抹去了他前面的全部阴暗。由于司马元的日记上没有详细记录两个人在被研究所被抓起以后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司马元是如何在研究所里度过难捱日日夜夜,我们也就无法得到全部的事情真相了。

几经考虑,肖强还是同意了令狐煜接回自己弟弟的遗体。黑姑娘珍妮虽然知道事情的结局,但她实在无法面对这只蝙蝠,黯然地离开中国。短短时间里,她与张妍结下了友谊,答应在医治了精神打击后再来中国看她的朋友们。

葛迎春最终也没有恢复神志。李玉斌和刘洋曾经到精神病院来看望过他。李玉斌觉得这个孩子如此生活下去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如果他清醒地知道自己曾经那么凶狠地杀过两个人,终身背负着孽债与心灵的折磨,难道不是一件更残酷的事吗。

肖强很快就提升了:从疑难案件调查组组长升到疑难案件调查科科长。这倒不是因为他主持侦破了索马迪尔公司的大案,而是铁鹰奇案组扩大了队伍,在全国大区中心城市建立了分队所至。接到上任通知那天,刘洋和张妍到他的办公室里祝贺,却发现他们的老组长紧皱着眉头。

“怎么啦肖科长,和嫂子吵架了。”张妍心直口快。

“不是,是因为这次提升。”

“提升?”

“是的。其实我更希望,有朝一日天下太平,我们大家都改行去作别的工作。”

他望了望两个表情惊讶的部下,又补充了一句:

“不开玩笑,是心里话。我们就象是社会的垃圾清洁工,我们的成绩越大,决不意味着情况越好!” (完)

注释

注一:开曼群岛:位于加勒比海古巴和牙麦加之间的英国殖民地。人口仅两万余。由于该地区实行非常开放的工商制度,许多国家的企业将总部在这里注册,以规避本国政府部门的管理。

注二:“雷子”是民间对便衣警察的俗称。

注三:用超微型机械将药物直接送至患处的医疗技术,这样比普通经过人体循环系统给药的方式减少数千倍毒付作用。该技术目前还只是一种理论假设。

注四:哺乳纲翼手目,蝙蝠在生物学分类体系中的名称。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王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