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和民主进程中的程序正义

摘要

就像没有完美的电脑操作系统一样,绝对完美的社会制度现在并不存在,只是人们永远的追求,希望消灭当前制度中的恶。从坏制度到好制度,不是一墙之隔,而是一条漫长崎岖、高低不平的道路,不是黑白分明,而是一条五彩斑斓、渐变混杂的色系。

言必称希腊还是言必称中国】系列文章之(九十二)

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体育场建在雅典卫城东南一公里左右,毗邻国家公园。体育场大门紧闭,好在视野并无遮挡,基本可以尽览全貌。古希腊的体育场中间为长方形空地,在长边两旁设置看台。现代体育场呈封闭的O型,环形跑道被观众席包围。这座体育场已经是环形跑道,不过明显偏瘦。观众席不是全封闭,少一部分呈U型,大门正对的方向就是U型的开口。在建筑上,这是一座承上启下的体育场。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法国人顾拜旦(1863~1937)出身于贵族家庭,衣食无忧,从小酷爱多项体育活动。顾拜旦先学习军事,后攻读教育,因热爱体育而研究体育教育和倡导通过运动锻炼增强体质,因崇拜古希腊而关注考古发掘中有关古希腊运动会的内容。1890年顾拜旦参观奥林匹亚遗址后,萌发了创办现代奥运会的想法。理想在于实践,经过多方努力,几年后梦想成真。此后除受到两次世界大战的干扰停办外,举办奥运会坚持至今,如果没有替代品,可能会永远举办下去。

Democracy_01

1896年举办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场景。

以现在的标准看,第一届奥运会极为简陋,各种设施和制度处于草创阶段,参赛国和运动员寥寥无几。另外,当时欧洲中心论如日中天,种族歧视泛滥,文明人和野蛮人泾渭分明,连已经明治维新的日本都未受邀请,中国则还无人知晓奥运会为何物。同时人类的另一半,女性也被排除在外。

奥运会为世界和平所起的巨大作用被世人承认,这非常不容易,因为联合国天天忙得晕头转向,还天天被人骂。由古越今,重获新生,奥运会能覆盖全球,肯定蕴含着某些人类都认可的内容。娱乐功能并非奥运会或体育独有,更高、更快、更强的目标在战场上更为直接。重在参与的说法也是模棱两可,运动员、裁判员、服务人员、现场观众的总数并不能和全球几十亿人相比。广大电视观众手拿遥控器,随时可以转台观赏其他娱乐节目。

职业体育,以及没有功利色彩的民间体育,最大的魅力除了自由,是能遵循公认的规则,在时间和比分的精确数据面前,实现效率和公平的完美结合。在不违反体育精神和道德的前提下,胜利很光荣,失败不可耻。这种只赚不赔的买卖,既精彩又透明,普通民众最易于接受。体育属于娱乐,却展现出人们最质朴的追求和愿望。因为在社会其他领域,效率和公平的结合总是不能令人满意。

效率和公平现在不仅是中国的热词,也是世界的焦点。两个词经常配套出现,因为二者相辅相成。追求绝对效率的社会疯狂而残忍,追求绝对公平的社会停滞而无趣,都不可能独立长期存在。任何社会变革,不论是温柔的改革,还是暴力的革命,都是在为效率和公平如何达到最佳的组合状态而努力。牺牲效率、追求公平,或者牺牲公平、追求效率,二必选一的矛盾最令人头疼。而提高效率后促进公平,或者促进公平后提高效率,皆大欢喜的场面似乎总是很难长久维持。不过多数情况下,效率是冲在前面的。

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在经济层面展现的最多,引申到国家制度层面,通常会遇到统一和民主的问题,但不是简单的一一对应。统一和民主都是国家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都有各自的效率和公平问题,糅合在一起,再加上国际关系,非常复杂。国家是人类发展至今,最高效的综合性社会组织,目前无可替代。要想保持国家正常运转,统一必不可少。民主保障个人权利,最能展现社会公平,在当今世界占据道德高地,被奉为追求目标。

以国家为单位,由于统一是国家成立的前提,所以统一好像不是问题,民主才是重点。二千多年前伯利克里的那篇著名演说充分展现了优秀民主制度的精髓,不过人们很容易忽略伯利克里阐述的民主有一个雅典城邦统一的前提。往事不必多提,当今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展现了高效统一和高效民主相结合的威力,难怪有人将美国的制度称为“历史的终结”。同称颂雅典一样,一般人喜欢强调美国的民主,而忽视美国的统一,结果是更加突出美国的民主。

无论统一或民主,必须承认美国历代精英和全体国民的努力,才创造了伟大的美国时代。但是所有伟大的累加,都构不成神迹,更基础的原因不是美国人有什么特殊之处,而首先是美国特殊的自然条件。在工业时代,美国兼备大陆和海洋的优势,是农业文明优越的自然条件和工业文明各种先进成果的超时空绝佳组合,万事俱备时还是一块未被深度开垦的处女地。它的丰富自然资源和地缘安全保障配合得无与伦比,仅二战期间能保持正常生产及社会运转一例,就无人能及。其优秀的政治制度是地理、技术、商业、军事多种优势累积的结果,并不是造成其他方面优秀的主因。美国是骨骼清奇的珍稀物种,统一和民主的效率极高,是因为成本极低。与美国差不多同时起步的拉丁美洲各国并不能与之相比,只好在制度建设上来回打摆子。而用美国的综合先天优势对比欧洲和中国,后两者更是难以望其项背。

欧盟是欧洲追求统一的新实践。从1951年在美国认可下成立的欧洲煤钢共同体开始,到2009年选出欧盟“总统”,欧洲统一的进程步履蹒跚,困难重重。欧洲经历过一个城堡就是一个独立王国的年代,统一的愿望一直都有,无奈总开花不结果。走到今天,能建立拥有二十多个成员国的欧盟,非常不易。欧盟源于二战后英国首相丘吉尔重提效仿美国,建立欧洲合众国的设想。按照中国人的理解,既然叫“欧洲合众国”,那么欧洲应视为国,现在所谓的国不过是割据自治的省,该国的状态是长期处于分裂,否则不会谋求统一。而一般小国还会将欧洲视为洲,因为状况差不多。中国的态度并不是轻视欧洲,而是基于欧洲的面积和人口,对比自身形成的认识。在这点上,中国与美国相似,另外俄罗斯身为欧洲非常特殊的一员,对此也有这种认识。

Democracy_02

左图为欧洲煤钢同盟标志,右图为现在欧盟标志,有美国国旗影响的痕迹。

欧盟各国单独看,经济普遍发达,统一和民主都有模有样,似乎不需要更高的追求。但是明眼人也都明白,这种统一和民主与美国相比,存在严重的硬伤,因为它们都覆盖在美国的羽翼之下。欧盟的大部分重要国家同时也是北约成员,这等于在国防、外交等方面丧失了部分主权,而被纳入了以美国为领导者的一种统一方式,类似附属国与宗主国的关系。这种不平等的结盟是二战后很多欧洲国家无奈的选择,所以心有不甘,力求通过努力,实现欧洲真正的政治统一,达到真正的政治独立,以提高统一和民主的质量。

用和平手段进行统一,欧盟的成长过程是伟大的实践,但是进程到目前并不令人满意,要摆脱美国约束的愿望更是遥遥无期。欧洲各国文化相近、政治民主、经济实力强、民众素质高尚且如此,世界其他有此想法的地区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成功。表面的光鲜掩盖不了本质的脆弱,不过至少凭借技术红利和经济优势,欧盟国家拥有名义上的高效民主制度。

相似的情况不独出现在欧洲,亚洲的日本、韩国等国也是如此。美国强大,跟着干的小伙伴们取得优秀成绩的机会就大,尤其是工业家底雄厚的老列强,除了主权缺失之外,民主看上去都不错。不过属于美国集团的、经济不好的失败国家也很多,另外不民主的国家也很多。而美国从自身利益出发,肯定是支持听话的专制,反对不听话的民主。

在艰难程度上,与欧洲对统一的追求类似,是中国对民主的追求。因为某些地缘特性,中国的统一成本在农业文明的大国中是较低的,所以统一是历史的常态。反而在工业文明时代因技术水平低,外部干涉、内部不宁,提高了统一成本。中国的民主进程缓慢,经常遭到诟病,也是事出有因。冷战时期的苏联集团比中国的问题更严重,在与美国集团的对抗中,尽管拥有很高的技术水平,但还是不能降低统一的成本,导致安全成本高企,压制民主发展,否则也不会出现匈牙利事件、布拉格之春了。

欧洲作为工业文明的先锋,技术水平长期居前,不停奋斗,横尸无数,历经两次世界大战都难圆统一美梦。中国固守一方,根基雄厚,王朝轮替,摸爬滚打,直至现在才窥到民主的路径。相比之下,美国高效的统一和民主几乎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所以,美国才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资本,而欧洲和中国经常坐着说话都大喘气

无论地区或国家,以人口和资源为基础,技术红利与安全成本的差额越大,越有利于维持高效的统一和民主。各国学习的模范首选是美国,至少曾经选择过美国。美国的经验值得肯定和借鉴,不过经过各种实践,各国也渐渐明白,从独乐乐到众乐乐非常困难。“美国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一目标到“明年”也很难实现,因为回溯历史,没有与美国相似的自然禀赋,我们的今天并不是美国的昨天,我们的昨天也不是美国的前天。美国成功的具体路线图可以复印,但很难复制,较典型的案例是非洲的利比里亚和亚洲的菲律宾。这两个国家都与美国有渊源,政治制度完全照搬美国,不过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可见政治制度并不是一个国家兴衰的万能良方。

由于自然地理的差异,每个国家都是独一无二的,造成统一和民主的成本不同,要想都达到美国的水平,现阶段是不可能的。相比于高效统一和民主的少见,有名无实的低效统一和民主更为普遍。这种分布是全球化时代,技术水平和经济水平存在差异的客观反应。美国的政治制度如果孤立地看,是以美国现实为基础的,但是综合来看,支撑其政治制度的经济基础却是全球性的。就像古希腊的雅典城邦,如果只看公民是完美的,但加上奴隶就不完美了。所以别看现在世界关系复杂,但从某种结构来说,发达国家就像雅典城邦的数千公民,落后国家就像数万奴隶,发达国家高效的统一和民主,与落后国家低效的统一和民主及分裂和专制共存,才能维持运转。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很多地区和国家的综合基础及发展水平,自身纵向比已经进步很大,横向比也远高于当年的英美,但就是难以实现高效的统一和民主。

高效的统一和民主都要内生,对于大国尤其如此。通过武装侵略实现统一已经不流行了,而通过武力或强力的外部支持来实现民主,效果也参差不齐。至于那些以农业文明为基础,缺少统一传统的地区,搞些原始部落选举盟主的游戏,就被视为大有希望的民主国家,注定都是些低效的残次品。

Democracy_03

2003年4月9日,在伊拉克巴格达市中心,一名美军士兵站在被拉倒的萨达姆塑像前。

低效统一最坏的场景是内战不断,一点小事就能兵戎相见,导致分裂。好一些的情况是地方高度自治,为了局部利益,可以不顾甚至损害国家的整体利益。低效的民主近些年也已经充分暴露,只见街头运动、民粹泛滥、议会争吵,而不见国家进步。低效的统一和民主之下,公平是什么状况,不难想象。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统一、民主应该谁先谁后,或者说谁更重要,现在的回答已经非常混乱了。历史给出的答案简单而明确:先统一、后民主,高效的统一后才能有高效的民主。不会走就想跑,必定摔跟头。制度建设不能脱离技术进步、经济发展。统一、分裂、民主、专制,都不是简单的个人好恶,都有深厚的现实基础。专制存在从极权专制到开明专制的跨度,其首要目标是结束混乱、保持统一,然后才能随着社会发展,用民主取代专制。如果无视其他因素,就简单认定专制一无是处,那么专制在历史中不可能出现,雅典城邦也不会消失。世界上有贴钱白送的民主,也有花钱买不到的技术,而技术进步才是高效的统一和民主取代分裂和专制的希望。所以虽然不能全盘否定美国的善意,但其经常热衷推销民主,用反对专制来支持独立或分裂,却很少支持统一,更严格管控高技术出口,这套逆向操作是很有政治智慧的。

不同地区和国家发展的进程貌似不同,但是重要步骤谁都不能遗漏,顺序更不能颠倒,先解决安全温饱的生存问题,才能再解决其他的升级问题,借用法律上的一句术语“程序正义”来表述比较恰当。社会发展的程序不能有错,也就是常说的程序正义高于目标正义。不能实现高效的统一和民主,不必用难以量化的人种论、文化论、素质论、道德论等等来做托词和批判,却要以客观的硬指标来做支撑和互动,如国家安全、技术水平、经济结构、人均收入、分配制度、工业化率、城市化率、教育程度等等。

西谚有云“善意铺就通往地狱之路”,等于中国的俗语“好心办坏事”。各种急功近利、揠苗助长,为了统一而统一、为了民主而民主,最后还得推倒重来的历史教训和悲剧数不胜数。在程序正义面前,很多事情不是居于道德高地的该不该做,而是从实际条件出发的能不能做。政治外貌虽然可以宣称一朝改变,但是经济民生的提升绝非一夕之功。另外,所谓的好制度也不是一劳永逸的。由于存在竞争关系,当技术红利削弱后,会影响到经济及政治,原来的高效有可能变成低效。这也是历史中程序正义的一部分,尽管违背很多人的意愿。

集权、分权、统一、分治、解体、分裂、自治、独立、共和、专制、极权、独裁、民主、民粹……这些概念貌似定义好下,不过很多情况下只是展现政治立场的分歧,而受利益左右的政治语言很难客观描绘现实的制度。对各种涉及效率和公平的概念,如果远离客观、公认的标准,不能进行量化后的定性,那么不同的描述和比较会得出不同的结论,甚至极左和极右都有道理。

就像没有完美的电脑操作系统一样,绝对完美的社会制度现在并不存在,只是人们永远的追求,希望消灭当前制度中的恶。从坏制度到好制度,不是一墙之隔,而是一条漫长崎岖、高低不平的道路,不是黑白分明,而是一条五彩斑斓、渐变混杂的色系。如果统一和分裂、民主和专制的关系如童话故事中的善恶利害那样容易判断,世人不会活得如此辛苦。统一压制分裂、民主战胜专制是历史的大趋势。相比于制度建设,高效取代低效、公平战胜不公更是可以量化的历史大趋势。

目前,阻碍全世界实现高效统一和民主的主要困难是技术水平尚低,造成生存资源分配不公,并且随着统一和民主的层级提高,技术的不足愈发凸显。技术水平决定了生存资源的获取能力,也决定了各国统一、民主的高效和低效,并在公平和不公之间设置了鸿沟。唯一的出路是用更新的技术来消除以前的技术红利,促使生存资源得到充分保障和合理分配。也许有一天,人们在不经意间已经建成了一个竞技体育型社会。规则之下保持竞争,不仅自由而且快乐,程序正义也达到了目标正义。当效率和公平完美结合的时候,统一和民主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