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弱

摘要

评审意见:本文通过作者的自身经历讲述了向家人科普的历程,对社会中陈旧思维抵制科学的现象进行了揭示,并以力所能及的方式与强大的反科学力量进行斗争。科普的路途虽然坎坷,还需一往无前,只要坚持不懈,总能打破寒冰,让阳光照亮被愚昧遮掩的黑暗角落。

科学公园《星火》征文选登

作者:TK

我是个懦弱的人,习惯于呆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发一言。

养育我的那个地方很是奇怪,大马路上很多中药铺,大街小巷时常能闻到一股熬中药的味道。我的父母身体偶有小恙,就找离家较近的医师号脉问诊,买上数包中药回家,有时候是因为感冒,有时候是因为上火,有时候是因为想“调养”一下。童年时替他们看着炉火熬药的记忆已经渐渐模糊了,只记得药倒出来时黑色黏稠,仿佛老宅子神龛后面熏黑了的墙角。亲戚们也家家有一个熬药的小罐子,仿佛喝苦涩的中药如同生活中的艰辛不可回避。

家里常熬中药,有时候父母自己给自己诊断,我也就凭着老方子常去附近一家药店买药。个子不高的我踮起脚尖趴在柜台上,看着药材从一个个神奇的匣子中被取出来,被人熟练地称重,被人熟练地分配到几张棕色的纸上;那棕色的纸,依稀像外公为了省钱成堆买回家的劣质厕纸。我最喜欢看的药材是虫子、各种各样的虫子,最常见到的似乎是蝉。如果有什么药材药店里没有,我便幻想着那是什么稀世珍宝,如同小说里面的千年人参、不是在普普通通一家小店里面能轻易买到的。父母往往手一挥,就当那味药没那么重要,少它也无所谓,把一大包枝叶蚁虫压进小小的药罐中,倒上水生起火,厨房渐渐飘起难闻的气味。后来一贴重要的药方缺了松香,他人送来一块,年少的我很喜欢这个有诗意的名字。有一天,我发现所熬的那块松香是从乐器店拿的,原是用于擦琴弦的,于是,松香这个名字的美感和稀世珍宝的幻想便渐渐淡出我的脑袋。

herbs

配药的人是老中医的儿子,他多了一只手指,中学读完就在自家的中药铺帮忙。他待我很友善,我问他药单上那难辨的汉字时,他总是耐心一一指出,可是就算我知道答案了,也还是辨不出。我喜欢他伸出右手替我答疑,对于他六指的左手,那时候我有些害怕,除非看他轻巧地同时用两根尾指将药拨到棕色纸的中央。有时候称重出来的药材体积较大,无法均分于几包药时,我会慎重地询问:是否这样对服药人不好。他常常微笑地回答:一个人吃,每包药量有点不均没关系的,或者只是微笑看着我,似乎笑话我又问不上档次的问题了。许多年后,他坐在诊台后面,接替了老中医的位置。蓄起胡子板起脸穿起长褂的他与当年的老中医很像,可是我再没有踏入过那家铺子、去询问那个称药的新青年人是否是他的儿子。

几十年的时间,那个好奇的小孩斑白了鬓脚浑浊了眼神,他用自己最好的时光,换取了离开那个小镇的机会、换取了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夕阳斜下在校门口接他的父亲曾经如大山巍峨如大海深沉,如今只是个寻常的老人,而他的母亲也不如往昔健壮,走路已一瘸一拐。几十年的时间让他渐渐接触与学习科学知识,因为他离开了那个小镇,也因为方舟子与其他人的努力,他开始思索中医理论上荒谬,开始了解一些中药的危害。这些荒谬,对于一个懂简单统计知识并接受过正规科学训练的理科生,可以是一目了然的;这些危害,对于一个懂简单检索和基本英语的普通人,可以是显而易见的。然而,他沉默太多太久了,只是用他的所得保护自己的爱人和儿女,忘了去保护他的父母。他只是简单地拒绝服用任何中药,也反对自己的儿女寻找中医的帮助。

“忘了”二字与其说是理由,不如说是他懦弱的借口。年少时他只想读书,其他事情不管不顾,仿佛父母天生就只是为他存在,青壮年时他一心钻营,不遗余力地希望多走一步。他关于中医中药的认识与父母根深蒂固的观念相违背,额外的争执让懦弱的他退却,他只学会大喊大叫,用大声嚷嚷捍卫自己的话语权,满足于守住保护爱人与子女这条底线。拒绝父母的要求容易,但是想改变他们,需要额外的付出、额外的努力,也意味着额外的交流与额外的矛盾。年少时,父母的一句“我是为你好”不知道念了多少遍,有时候现在也还会说起,而他何曾听得进去;如今他为了父母的健康,简单地只告诉他们结论一样是难以行得通的。

他的父亲母亲习惯于自己的语言体系和思维方式,简简单单的上火和受凉可以“解释”大部分的医学现象。他后悔没有在父母更为开明的壮年时便开始沟通这些问题,现在面对一对倔强的老人,许多交流愈加费力。他能做到的,只能是不厌其烦地唠叨,在他们心情好时偶尔介绍一些中药里有毒物质的相关知识,也同时介绍抗生素滥用的危害和一些保健品的骗局,这样子,父亲母亲不会对受到反中医教育而天然反感。他们也不用去撼动已有的知识体系,只是单纯地对个例有感性认识。这样做显然不够,可是他只能做到这些,他的父亲母亲依然不能认识到中医理论体系的荒谬,却逐渐减少了中药的服用,并养成了定期到医院体检的习惯。

我又回到了故乡,药店比以前更多,路边还多了很多凉茶摊子。过去几十年里,中国许多地方大变样了,可是那个小镇却停止发展了很久:显得破落,缺少当地的年轻人,比周边的小镇经济差了许多。不论从理智上还是情感上,我都不会把故乡的没落归结为中医的盛行。但是故乡依然是没落了,我自己的家庭再也回不到那里了。现在,父亲母亲的身体难免走下坡路,我不希望透过他们的世界依然看到中医的盛行。

他是个懦弱的人,习惯于呆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发一言;我却不愿再是他。世上有太阳、有火炬,也可以有萤火虫如我。

【评审意见:本文通过作者的自身经历讲述了向家人科普的历程,对社会中陈旧思维抵制科学的现象进行了揭示,并以力所能及的方式与强大的反科学力量进行斗争。科普的路途虽然坎坷,还需一往无前,只要坚持不懈,总能打破寒冰,让阳光照亮被愚昧遮掩的黑暗角落。】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科学公园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1. avatar 布衣老叟 0

    很好!继续写!像鲁迅一样,向阿Q开炮!

  2. avatar Schellleerzehn 5

    努力抵制中医,每一个已醒悟者的责任

  3. avatar 李弃之 5

    不如说是努力发展中医,改良中医。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