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票上的抗战(3):勿忘九·一八

摘要

从1995年起,每年的9月18日,沈阳市民代表都会在纪念碑前的广场上敲响十四响警钟,象征着东北人民十四年苦难的历程;而尖锐的防空警报也会在晚9时18分准时响彻沈阳全城,提醒人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个耻辱的时刻。

东北易帜的完成使南京国民政府实现了形式上的统一,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东北的阴谋则受到严重挫败,因此东北无论是外部形势还是内政发展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良好时机。然而此后不久,东北的实际最高统治者张学良错误估计形势,自不量力地挑起了“中东路事件”,为日后东北沦陷于日寇铁蹄之下埋下了隐患。

中东路是“中国东省铁路”(最初叫“大清东省铁路”)的简称。1896年,沙俄当局与清政府签订《中俄密约》,获得了在中国东北修筑铁路的特权。随后几年间,俄国政府以哈尔滨为中心,修筑了西至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至大连和旅顺,全长2400公里,呈丁字形的中东铁路,1903年7月开始运营。日俄战争后,长春以南的铁路改归日本,称南满铁路,而长春以北的铁路仍然归俄国所有。十月革命后,中国北洋政府和苏联方面于1924年签订协定,原由俄国控制的中东铁路改为中苏两国共管,实际上已经不再涉及中国的主权问题,只不过是一个共同投资的经济实体而已。

然而,张学良受南京政府修订与外国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的“革命外交”影响而头脑发热,决心将东北地区的铁路全部收归国有。当时苏日两国在东北各自拥有部分铁路的特权,张学良却选择向苏联开刀。个中原因除了仇视苏维埃政权,还在于当时的苏联正经受着经济困难,外交上也颇为孤立,让张学良觉得有机可乘。1929年7月开始,张学良驱逐中东铁路管理部门中的苏联职员,并查封苏联的商业机构。苏联政府很快做出反应,与中国断交并派兵进入东北,“中东路事件”爆发。

与苏联人交手后,张学良才发现自己大大低估了对方的实力。看似强大的东北军完全不是苏联红军的对手,很快一败涂地。张学良不得不在这一年的11月向苏方请求停战,12月被迫与苏联签订《中苏伯力会议议定书》。根据这个协议,苏联在中东铁路中的权益完全得到恢复。此后,苏联红军虽然撤出了东北,却没有把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汇处的黑瞎子岛等领土归还。直到70多年后,中国政府才收回了黑瞎子岛的西半部。

中东路事件可以说是张学良走的一步昏招。面对苏日两个觊觎中国东北的强国,羽翼未丰的张学良本应小心周旋,利用二者的矛盾尽量保证中国的主权和领土不受侵犯,他却愚蠢地选择了直接与苏联军事对抗。事件的发生一方面让日本政府担心自己在东北的利益会落入苏联人手中,另一方面也看到了东北军外强中干的实质;再加上同一时期资本主义世界性经济危机带来的沉重打击,日本更是加紧了策划侵略中国东北的步伐。同时,事件的发生给狂妄自大的张学良泼了一盆冷水,让他看到东北军与列强之间的巨大差异。结果,当两年后日军挑衅时,他反而过于谨慎不敢抵抗,最终将东北大好河山拱手相让。

中东路事件结束后仅仅几个月,中原大战爆发,张学良率东北军入关协助以蒋介石为首的南京国民政府对抗并最终击败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地方军阀。此后大批东北军常驻华北地区,东北后方相对空虚,这更让日本人觉得有机可乘。

1931年夏天,中国农民与朝鲜侨民在长春附近的万宝山地区因土地使用问题发生冲突,日本军警一方面以保护朝鲜侨民为由枪杀中国农民,另一方面反而制造谎言,声称事情真相是中国农民屠杀朝鲜人,从而导致朝鲜出现排华风潮,这就是“万宝山事件”。不久,又发生了“中村事件”。日本情报人员中村震太郎在这一年的6月伪装成农学家对东北兴安岭地区进行军事侦察,东北军将其逮捕后秘密处决并焚尸灭迹。不料到了7月,这件事还是被日本人知道了。日本政府借此大做文章,煽动国内的反华情绪。经过“中村事件”,日本朝野上下意见达成一致,认为不出兵中国解决不了问题。经过一系列紧锣密鼓的准备和策划,关东军决定在沈阳发动事变,时间就定在了这一年的9月。

“九·一八事变”前,国民党东北军的最高行政机构设在沈阳(当时称奉天)。正因为沈阳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均处于极其重要的地位,日本帝国主义便把它作为吞并东北的首要目标。日本关东军作战主任参谋,有“军事天才”之称的石原莞尔,早在1930年冬就选中沈阳北部柳条湖村作为挑起武装侵略的地点。1931年春,石原与关东军高级参谋坂垣征四郎等人正式制订了柳条湖炸轨的概略设想,同年6月底又进一步制定了详细的炸轨计划,并请爆破专家专门进行了精确测算,要做到既炸毁铁轨,又不使日本人经营的列车倾覆。

918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残历碑

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驻虎石台的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三中队约105人,在中队长川岛率领下来到距柳条湖3公里的地方待命。与此同时,川岛中队驻柳条湖分遣队的河本末守中尉率七、八名部下以巡视铁路为名来到柳条湖附近的铁道边(今哈大铁路404公里+440米处),把骑兵用的方块黄色炸药用电线接好,安放在铁轨以西5英尺的路基上。晚10点20分左右,河本按下电钮,只听一声巨响,火光腾空而起,烟尘弥漫了天空。铁路实际上并未遭到严重破坏,爆炸发生后不久就有一趟列车从此处经过,正点到达沈阳车站。但关东军在柳条湖现场摆放了三具身穿东北军制服的中国人的尸体,作为所谓东北军对铁路实施破坏的“证据”。紧接着,河本率部向沈阳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开枪射击,川岛亦命令部队使用24厘米口径重榴弹炮炮击北大营,并向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报告诡称“守备队受到攻击”。随后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于19日1时20分下令向中国军队发起全面进攻。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就这样开始了!

2015-22-1

沈阳“九·一八事变”陈列馆,位于沈阳市大东区望花南街46号。馆舍是纪念碑和陈列馆相结合的建筑,主体建筑呈立体式台历状。该馆陈列内容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为“九·一八”事变的历史背景;第二部分为“九·一八”事变的爆发与东北沦陷;第三部分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救亡斗争。

“九·一八”事变时,驻扎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只有所辖第2师约10,400人、独立守备队6个大队约4,000人,总兵力不超过1.5万人;事变后虽大举增兵,也不过2万人左右。而东北军虽然因一部分兵力分驻京津地区受到一定削弱,仍然有近17万正规部队留守东北。然而蒋介石希望首先集中精力应对南方的红军和苏区,以及国民党内部向其发起的挑战,同时也担心中国当时难以与日本正面对抗,幻想通过国际联盟来消除日方的侵略意图;为此不惜牺牲东北,因此一再要求张学良采取克制态度。

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而张学良和东北军诸将领也觉得仅凭东北军的实力无法对抗日军,因此宁可退入关内保存实力也不愿与日军发生冲突,对虎视眈眈的日本侵略者缺乏警惕与防范。事变发生时,张学良正在北平休养,东北三省的许多军政要员也不在位,连当时驻守沈阳北大营的东北军独立第7旅旅长王以哲也因故不在军营。张学良在接到下属的紧急报告后,以为只不过是日军的又一次挑衅,重申了不抵抗的命令。第7旅下属三个团中的两个团不得不突围撤走,只有王铁汉的620团因未收到命令进行了抵抗,但也无济于事。19日上午,日军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和赶来增援的第2师主力进入沈阳,沈阳市内国民党军、政、民各机关全部被日军占领,当时国内最大的兵工厂也落入日军手中。

2015-22-2

2015-22-3

沈阳“九·一八事变”陈列馆于1997年扩建为“九·一八”历史博物馆,1999年正式对外开放。图为该馆曾经使用过的门票

关东军在进攻沈阳的同时向东北各地发起全面进攻。几天之内,四平、营口、长春、吉林等重要城镇就被日军占领。11月19日,日军攻占黑龙江省当时的省会齐齐哈尔;1932年1月,锦州沦陷,整个辽西地区为日军所占;2月,哈尔滨也被日军占领。至此,东北三省120余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日本国土3.5倍面积的大好河山全部落入敌手。东北的沦陷是中国近百年来的最大损失,东北人民也从此在日寇的铁蹄下度过了十四年的亡国奴生活。

2015-22-4

日本的侵略给东北人民带来了无尽的苦难。图为黑龙江省孙吴县的日本侵华罪证陈列馆门票。

2015-22-5

吉林延边革命烈士陵园“罪恶的十四年——日本侵略东北十四年纪实”图片展览门票。

1991年,沈阳市人民政府在当年事变发生地柳条湖南二百米处修建了纪念碑和陈列馆。台历状的纪念碑右侧刻有“九·一八”事变当天的日历,左侧则刻有“夜十时许,日军自爆南满铁路柳条湖路段,反诬中国军队所为,遂进攻北大营,东北军将士在不抵抗命令下忍痛撤退,国难降临,人民奋起抗争”字样。展馆大厅内的时钟永远指着“九·一八事变”发生的时间:夜10点20分。

从1995年起,每年的9月18日,沈阳市民代表都会在纪念碑前的广场上敲响十四响警钟,象征着东北人民十四年苦难的历程;而尖锐的防空警报也会在晚9时18分准时响彻沈阳全城,提醒人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个耻辱的时刻。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avatar 匿名 5

    连苏军都打不过,还被打成傻逼的东北军竟然能战得过我在二战中表现极高的模范省广西的桂军?!当时李宗仁搞什么鬼~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