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里的酱油配角们,死得科学吗?

摘要

英国纽卡斯尔生活中心的科学传播主管Ian Simmons和他的同事Helen Keen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于是开始研究《权力的游戏》中的各种死法。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他们讨论的结果吧!

《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是一部史诗奇幻电视剧,以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的巨著《冰与火之歌》系列为基础改编。最近第五季已经大结局了。这部电视剧最令人称奇的就是:

真的死了好多人呐!

而且他们还一直不停地说:

“凡人皆有一死”……

那些打酱油的配角(或主角)们的死法简直千奇百怪,从被喷火龙烧死,到被亲嘴中毒而死,从被熔融的黄金烫死,到被徒手压爆脑瓜……各种死法,琳琅满目,目不暇接,应有尽有。那么,这些死法真的科学吗?在现实生活中,有发生的可能性吗?

丹妮莉丝

英国纽卡斯尔生活中心的科学传播主管Ian Simmons和他的同事Helen Keen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于是开始研究《权力的游戏》中的各种死法。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他们讨论的结果吧!更多死法,点此处可看《华盛顿邮报》的“《权力的游戏》前4季的456种死法”。

 

黄金皇冠 | 韦赛里斯·坦格利安

0

韦赛里斯·坦格利安(Viserys Targaryen)是龙母丹妮莉丝的哥哥。他是如此渴望坐上铁王座,以至于不惜出卖自己的亲妹妹。讽刺的是,他最终被戴上了一顶“黄金皇冠”,只不过是熔融的。他的死,在很多人眼里并不值得同情。可是,黄金的熔点大约为1064℃,一般篝火很难到达这个温度。但如果它是铅/金合金,还是有可能的。

Simmons说:“有趣的是,我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历史人物是以这种死法嗝屁的,但是有一些人是喉咙中被灌上熔融的黄金而死。最著名的案例莫过于罗马皇帝瓦勒良,他在埃德萨之战中被波斯国王沙普尔一世俘虏。沙普尔将他作为自己的人肉踏脚凳,几年后处死了他,使用的方法就是在他喉咙里灌上熔融的黄金。”

1

瓦勒良(左)和沙普尔一世(右)

为了验证熔融黄金怎样置人于死地,2003年,有科学家们在《临床病理学杂志》上发表论文称,他们在屠宰场找了一头死牛,并将熔融的黄金灌入它喉咙中。这个举动引起了内脏爆裂,迸发出一阵猛烈的蒸汽。接下来,烧到了肌肉深处,并在短短10秒内固化。(点下面图片可查看该论文)

2

Simmons总结道:“如果滚烫的蒸汽和痛觉的震撼没能立刻杀死你的话,接下来你会因喉头堵塞而窒息而死。”

 

野火 | 史坦尼斯的士兵

3

在第二季结尾,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给史坦尼斯送去了一艘无人船,上面装满了所谓的“野火”。野火爆炸起来闪烁着绿莹莹的光,像死神的焰火,将史坦尼斯的士兵活活烧死了。在电视剧里,我们知道,这种野火是由炼金术士公会所制作,即使在水里也能燃烧。

Simmons说:“在拜占庭帝国,有一种东西叫做‘希腊火’(Greek Fire),用法和野火差不多。”

希腊火是一种可在水上燃烧的液态燃烧剂。在战场上,士兵们会用虹吸管将希腊火喷在敌人身上,它们就会燃烧起来。尽管希腊火在拜占庭的各大战役中广泛使用,但是很少人知道它们的成分是什么。

Simmons解释说:“当时,希腊火的成分被严格保密。今天,人们认为它们包含矿物油——本质上是汽油,混合着松香,使其变得更加粘稠,有点像今天的凝固汽油弹。”

 

双足飞龙之母

4
剧中,有许多人和动物被丹妮莉丝的喷火龙烧死。传统神话中,喷火的龙(Dragon)大多长着四只脚,外加一对翅膀,这使得它们其实有六肢。还有一种“双足飞龙”(wyvern),只有两只脚,加一对翅膀,共有四肢。在《权利的游戏》中,丹妮莉丝的龙是第二种,所以它应该是双足飞龙。

5

传统喷火龙,加上翅膀都有六肢

Simmons说:“其实,世界上并没有六肢的脊椎动物。不过,把龙设定成四肢,它其实就是双足飞龙,而不是龙了。所以,把丹妮莉丝叫做龙母不那么准确,应该叫她‘双足飞龙之母’。可是,这个名字听起来一点气势都木有了。”

在中世纪传说中,龙和双足飞龙有很微妙的区别。除了拥有不同的故事以外,它们最大的差别就是脚的数量了。不过,这在《权利的游戏》里,根本不重要。

那么,世界上有会喷火的动物吗?Simmons说:“根本没有能喷火的动物。放屁虫倒是能喷出一些带有腐蚀性的热气,混着过氧化氢和对苯二酚。”放屁虫这种令人着迷((⊙﹏⊙)b)的小动物,用这种方式来警告捕食者。但是,那不是火啊。何况我们管那叫“屁”来着……

Simmons说:“尽管没有动物能喷火,但它们能生成燃烧需要的要素:比如牛能产生大量易燃的甲烷,电鳗能用肌肉产生电流。所以,如果一种生物能将二者结合起来,同时产生可燃气体和火星,理论上说,它就能喷火。”

那么,为什么目前还没有出现这样的生物呢?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这说明喷火这个技能并没有什么卵用。

 

毒杀 | 乔佛里 | 紫色婚礼

6
在《权力的游戏》中,婚礼通常都蕴藏着血腥的屠杀。比如说“血色婚礼”,我可再也不想看第二遍。还有让人久等的“紫色婚礼”。

乔佛里喝下毒药“扼杀者”后,不久就一命呜呼了。我猜,没有观众会为他悲伤。更多的可能是在猜测,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高效而强大的毒药吗?

黛博拉·布鲁姆是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新闻学教授,也是《投毒者手册》(The Poisoner’s Handbook)一书的作者。她认为,最接近这种毒药的是氰化物。和“扼杀者”一样,氰化物也来自植物。

7

黛博拉·布鲁姆和她的《投毒者手册》

Simmons说:“你能从杏子或樱桃核中获得它。区区0.2克就足以致命,并且作用发挥得相当快,也会带来乔佛里所表现出来的那些症状,只不过眼睛不会出血。”

 

捏爆红毒蛇的脑瓜

8

在魔山和“红毒蛇”伦·马泰尔亲王的决斗前,我们也许还抱着一丝希望。可这希望,在魔山徒手捏碎亲王脑瓜的时刻,瞬间烟消云散了……

Simmons说,电视剧里的爆头方式是不正确的,因为这需要颅骨内压大于外压,才会从内向外爆开。不过,我们还是很想问一句,像魔山这种将近400斤的大个子,真的能徒手捏爆人的脑袋吗?

答案是:

不知道……

《纽约时报》一篇文章说:“是的,《权力的游戏》里的爆头可能会发生(大概吧)。”(←点标题可看)
《华盛顿邮报》则说:“不,你不能徒手捏爆别人的脑瓜。”(←点标题可看)

Simmons则倾向于“不可能”的阵营,并选择相信《华盛顿邮报》的理论。一个研究儿童自行车头盔的科学家Tobias Mattei告诉《华盛顿邮报》:“即使是最强壮的人,也不可能用徒手加压的方式,捏破颅骨的任何一个部位。”

“等魔山增肥到900斤的时候,再站到亲王的脑袋上,也许能把他踩碎。但是,用手还是不可能。”Simmons强调说。

 

那么,异鬼和杀人影子呢?

“我想,在现实生活中,这两个你完全不用担心。”

Simmons说。

0

异鬼

0 (1)

影子

作者/Aamna Mohdin来源/iflscience

编译/汪汪

本文由《Newton科学世界》杂志授权(微信号:newtonkxsj),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