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药、二踢脚与青蒿素——青蒿素为验药写下剧终

摘要

青蒿素真的是中医药宝库中的遗珠吗?所谓遗珠应该是俯拾皆是,至少是非常容易获得之后遗漏掉的那极少数,中药“宝库”迄今既没有奉献出任何非遗珠——没有任何一种中药(中成药)被世界主流医学界接纳为药物。而青蒿素是严格意义上的现代化学药,与中药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非要说青蒿素的发现受到葛洪《肘后备急方》中“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的所谓启发,那也不过是一种偶合关系。从研发过程来看,青蒿素的发现更给“验药”说写上了剧终两个大字。

 

插图1

提要:青蒿素是中药,金鸡纳树和柳树皮是西药?

 

屠呦呦携青蒿素获得世界自然科学最高奖——诺贝尔医学奖,也是中国科学家首次获奖,是中国科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标志着很多标志。

同时,也再次点燃中西医之争。

插图2

腾讯今日话题所作的调查来看,超8成民众认为青蒿素获得世界科学界的承认是中医药的胜利。

这个调查结果的一边倒丝毫不奇怪,科学问题普通公众的看法仅仅反应民众对这个问题的认知,并不能对科学事实产生影响。但是,“中药是尚未充分开发的宝库”这个命题出自于近年来在科学普及领域异常活跃,也是这个领域当代领军人物之一,北大生命学院前院长,著名生物家饶毅教授。几年前他在梳理青蒿素发现的长文《中药的科学研究丰碑》中称:“在古代和近现代中文文献及医疗实践中,可能还有尚待重新发现的珍宝。”这样,对于该命题就非常值得我们重新梳理。

 

青蒿素真的是中医药宝库中的遗珠吗?

所谓遗珠应该是俯拾皆是,至少是非常容易获得之后遗漏掉的那极少数,中药“宝库”迄今既没有奉献出任何非遗珠——没有任何一种中药(中成药)被世界主流医学界接纳为药物。而青蒿素是严格意义上的现代化学药,与中药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非要说青蒿素的发现受到葛洪《肘后备急方》中“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的所谓启发,那也不过是一种偶合关系。从研发过程来看,青蒿素的发现更给“验药”说写上了剧终两个大字。

 

百年中西医论战之药之存废

中西医论战已逾百年,废医派“内部”对于中药的存废又有三种认知:废医存药, 废医验药和废医弃药。

一  废医存药

最早的废医派主张废医存药,代表性人物余岩在《灵素商兑》中说:”是故吾国之药物容有良品,处方亦容有奇验者,四千余年来之经验,诚有不可厚非,而无如其学说理论,则大谬而无有一节可以为信。”

 

其老师对于中医研究颇为自得的章太炎1926年著《论五脏附五行无定说》,也认为五行无甚大用,主张完全废弃,却对张仲景《伤寒杂病论》推崇备至,更是对古代医方广泛涉猎深入挖掘。

章太炎的老师废医第一人俞樾在《废医论》中把中医归于蓍卜一类,认为“卜可废医不可废乎?”,却又认为“医可废,药不可尽废”。晚年更因疾病缠身无奈之下转而求诸中药,沦为论敌的笑柄。

这大概就是废医存药论的认识基础。百年前能认识到中医理论的荒谬和愚昧已经难能可贵,在循证医学兴起之前,认为中药和一些传统疗法毕竟“经过千年实践验证”证明的确有效,应该保存也在情理之中。

循证医学从很大程度上要求对之前业已存在的疗法用以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为主的科学方法进行重新验证。实践证明,之前已经被广泛应用多年的很多疗法和药物被证明是无效的,其中也包括很多化学药物。

 

二  废医验药

随着现代医学发展,人们认识到中药的气味归经、君臣佐使之说同样荒诞不经,但是也还是认为中药中确有中病良方,虽然其作用机制是中药材中含有的有效化学成分,对于这些药物成分和一些传统非药物疗法应该用现代科学方法加以深入研究,经过验证有效者进行进一步开发并纳入现代医学体系。

这就是所谓的废医验药论,本质上就是主张中药的科学化。

 

三  废医弃药

传统医学理论的荒谬是主流医学界,甚至包括中医界的主流的共识,除顽固派和利益维护者外,废医已经达成共识。对于药的存废实质上是中西医之争的核心,对于这个核心问题最终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其实很简单,不看广告看疗效。

问题在于,如何来看疗效。

现代科学是建立在以实验作为主要研究方法和手段的基础之上的,现代医学最重要的发展之一就是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方法的建立,近二十年来循证医学的异军突起更是为现代医学验证医疗干预和药物作用提供可靠的手段。

废医验药说的基础则认为某些中药材中的确可能含有某些具有药物作用的成分。诚然,自然物中存在某些化合物具有生物活性,甚至可发挥药效作用,比如阿片中的吗啡。但是,并不是因为这些自然物是中药才含有这些效能成分,中国之外的那些植物、动物和矿物物质同样含有那些成分。

所谓验药就应该是对于既存的传统疗法和药物进行科学验证,从中发现、提取某些成分,甚至进行再修饰和合成,这已经超越验药的范畴,而是进入新药开发流程。现代化学药中原本有约25%最初是从植物中发现和提取得来的,诸如大家所熟知的奎宁、阿司匹林等,其实就是对西方“中药”有效成分的再开发的产物。本文的主角青蒿素,其身份和出身与奎宁和阿司匹林如出一辙。

这些药物都完全具备现代药物的所有特征,具有明确的化学结构,确切的作用机理和毒理机制,高度纯化的单一化学成分,经过现代医学体外实验、动物实验、系列临床试验的验证,是纯粹意义上的现代化学药物。

产生于错误理论指导之下的传统药物可能合理而且有效的机会约等同于瞎猫碰上死耗子,作为世界主流的欧美,现代医学就是伴随着对传统医学和疗法的摒弃而发展起来的。

在亚洲,包括我国、日本和印度等国家,出于传统认知,在传统医药的验证和再开发方面投入巨大。以我国为例,除了制造出从数量上几乎与现代化学药物分庭抗礼的五花八门的中成药制剂外,没有任何一种传统药物通过验证,被在这个领域代表国际标准的欧美相关监管机构接受为药物。

投入巨大几无产出,偶有青蒿素这类耦合的“启发”,不过是现代药物开发筛查阶段预实验阶段的一个过程,因为这类启发下的实验绝大多数以失败告终。以青蒿素发现为例,初期筛查的4000多种中药单方或方剂全部是失败的,仅有改用现代化学提取技术才从黄花蒿中发现并提纯出青蒿素。这足以说明,验药事实上既无必要也无可能,正确的态度应该是一弃了之。

 

验药的代价效益困境

任何验药项目都是一项庞大系统工程。比如,哈佛大学著名流行病学家Brian MacMahon于1981年在著名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著名的研究报告《一份关于饮用咖啡与胰腺癌关系的病例对照研究》,称“饮用咖啡与胰腺癌之间存在明显关联,在对吸烟的影响做出调整后,每天饮用不超过2杯咖啡人群,男女两性合并胰腺癌相对危险性(RR)为1.8,每天饮用超过3杯以上RR为2.7”。从而得出结论:“很大比例胰腺癌的发生归因于饮用咖啡”。简单说,就是饮用咖啡增加胰腺癌的危险性增加2~3倍。

一石激起千层浪,报告引发西方世界的强烈反弹,学界也迅速做出反应,很多研究机构快速跟进,在世界范围内引发咖啡研究热潮。

研究过程实质上就是一个验药过程。经过历时20多年广泛研究,公开发表的研究报告超过500份,进入21世纪,真相才逐渐浮出水面,主要结论倾向于否定饮用咖啡和胰腺癌之间的阳性相关性。

这项世界范围内的“验药”研究,投入是多少?没有人计算。而效益是什么呢?回到原点。

对于传统药物的验证面临同样的代价效益困境,数以万计、十万,甚至更庞大的传统药物和疗法,如何去验证?由谁去投入来支撑验证?预期的成果几何?

 

青蒿素,为验药写下剧终

回到青蒿素,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在那个年代特定的举国体制下,数十科研机构数百科学工作者不计代价,历时十几年研发出真正属于中国出品的一种具有显著疗效的新型药物,是中国为现代医药学所做出的屈指可数的贡献之一。

从研发过程来看,青蒿素是完全意义上的现代化学药,这一点已经有无数的论述,不赘述。

但是,从预实验来看,事实上就是对中医有关疟疾治疗药物和方法的一次全面的验证。

从公开的资料看,协作组总共筛查4万多种化合物和疗法,其中属于中药和中医疗法比如针灸的计超过4000余种,囊括了我国古代无论正统中医典籍记载的还是民间传说的几乎所有方法和药物。

经过初步的实验室和动物预实验,结果没有任何一种药物和方法是有效的,而这些方法和药物无论在中医典籍记载、中医临床实践还是民间传说,却都是“经过千年实践验证确有疗效,护佑我民族免于疟疾涂炭的灵丹妙药”,其中包括获奖者屠呦呦一直坚称受到启发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

就是说,青蒿素研发的初期阶段,协作组采用科学方法对中医药有关治疗疟疾的方法和药物进行全覆盖的拉网排查,结果得出无一有效的结论。

以此类推,假设用同样的方法对中医药所有疗法和药物进行无遗漏普查,结果会与中医治疟疗法和药物得出不同的结果吗?

有人说,青蒿素的发现是验药的一个范例,事实上如果非得附会于验药,那么正确的说法只应该说是一个反例——“523项目”预筛查阶段的预实验否定了一切中医药疗法有效的可能性,为所谓验药写下了“此路不通”,和“剧终”。

 

“青蒿一握”一种怎样的启发?

屠呦呦坚称她率先使用沸点更低的乙醚作为萃取剂是受到葛洪《肘后备急方》中“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的启发。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启发呢?

笔者认为这只能是一种耦合现象,有人用掉落的苹果启发牛顿的万有引力来类比,我更喜欢用我经常用的人类飞天梦加以说明。

人类的飞天或者飞翔梦想大概受到三种启发:一种是神的启示,比如嫦娥飞天的不死药、道家神仙的腾云驾雾法术和西方诸神的全知全能,说白了就是想飞就飞。第二种是受到生有翅膀的鸟类飞翔的启发,我国封神榜中的雷震子就肋生双翅而可以自由飞翔,西方的天使和飞马也都生有翅膀,现代的滑翔机和飞机有翅膀启发的元素。最后一种就是我们俗称为“二踢脚”的爆仗对于航天火箭的启发。

如果说翅膀和二踢脚对于飞翔和飞天的启发,就如同柳树皮可以用于治疗疼痛发热,金鸡纳霜有效治疗疟疾对于阿司匹林和奎宁的发现和研发具有启发作用,那么像嫦娥的不死药、道家的修仙飞天等这类神的启示不需要任何道理,需要的仅仅就是一种“声音”一样,协作组接受到的4000多种传统疗法和药物的启发,由于没有科学道理而不可能其发出有效药物,屠呦呦接受到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启发也是等同的,因为“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同样是无效的。

屠呦呦所谓的“启发”不过是失败后的不断改变实验方法,而且转向的是具有科学支撑和实验成功经验的科学化提取技术方法,就如同人们放弃奢求不死药或修仙来实现飞天,转而接受翅膀和二踢脚的启发一样。

正是因为放弃中医药原本的高温水煎和单纯水浸绞汁,转而接受科学的化学提取方法的“启发”,屠呦呦才成为了最终的幸运者,成为青蒿素的发现者和诺贝尔奖获得者。

 

综上,如果非要把青蒿素的发现与中药扯上关系,只能说青蒿素筛查阶段的预实验证明中药的无效性,为验药说写下剧终两个大字。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avatar 人在旅途 3

    真不明白屠哟哟为什么不站出来亲自说一声,到底是那些历朝历代记录中的各种搭配中药有效,在发挥作用,还是通过现代萃取技术提取的青蒿素有效,能发挥作用。她都这么大年龄了,难道还怕中医分子攻击吗?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