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是科学的长女”

“自由是科学的长女”——“科学主义者”托马斯·杰佛逊

题目的这句话,很容易引起一些人的反感,甚至可能招来一顶“科学主义”的大帽子。

要扣帽子,尽管扣好了。可惜扣不到我的头上。正如题目中的双引号所示,这句话并不是我说的。

如果要扣帽子的人知道了这句话作者姓甚名谁,他那举着帽子的手会犹豫,甚至颤抖。

在我揭开谜底之前,我再引该作者一段话,

“除了教育,还有什么使我们超越了我们的土著邻居?把他们束缚在野蛮悲惨现状上的,是他们对祖先的所谓大智大慧偏执的尊重,以及他们认为应该向过去而不是向未来寻找更好的东西的可笑想法——在他们看来,他们宁愿回到过去吃糠咽菜的日子,也不愿在现代文明的堕落中放纵一下。”【注1】

这段话,如果用来描述同时代的我们的老大帝国,也是非常恰如其分的。

在该作者写这段话的那一年的四月(农历),我们的帝国首都发生了一起沙尘暴(风霾)。信奉传统“天人合一”世界观的皇帝,从上天仿佛得到了什么启示,开始自省,并利用从上至下独裁专制的统治机器,发动了一场政治运动。政治运动的起始,是一道诏书。诏曰:“昨日酉初三刻,暴风自东南来,尘霾四塞,燃烛始能辨色。其象甚异。朕心震惧惕,思上苍示警之因,稽诸洪范咎徵,蒙恆风若之义,皆朕莅事不明、用人不当之所致也。有言责者,体朕遇灾而惧之心,剀切论列,无有所隐。即下民有冤抑者,亦可据事代为直陈,以副朕修德弭灾之意。”【注2】

天子定了模糊因果,做了朦胧独断,下面的奴才自当顺竿子往上爬。于是有“给事中卢浙疏言,风沙示警,请禁员弁贪功妄捕,扰累平民。”【注2】

天子抓到了一根稻草,回旨“所奏甚是。林清案内逸犯饬缉,承缉员弁辄以他犯塞责。番役兵丁,乘机肆虐,诬陷索掳,无所不至。比到官审明,业已皮骨仅存,赀产荡尽,甚有因而殒命者。冤苦莫诉,宜致斯灾。所有次要五十馀犯,概令停缉。即祝现等六犯,亦只交刑部存记,获日办理。嗣后捕役有犯前情,该管官严刑重惩,以其家产付诸被诬之家,庶可儆恶习而安良懦。”【注2】

因果进一步明确,皇帝先做了事实判断(“冤苦莫诉,宜致斯灾”),为了给老天一个交待,后面就是一连串的乾纲独断(现代叫科学决策)——停缉馀犯、现犯存记、警示臣僚。

其他臣子也没闲着,有人开始给皇帝的英明决策寻找理论依据——钦天监疏言:“谨按天文正义,天地四方昏濛,若下尘雨,名曰霾。故曰天地霾,君臣乖,大旱,又主米贵。”【注2】

臣子唱,天子和而不同:“初八日之事,正与正义之象相同。惟朕恪遵成宪,日日召见臣工,前席周谘,似不致于乖离。但此其迹也,其实与朕同心望治,有几人哉!不敢面诤,退有后言,貌合而情暌,是即乖也。其于同僚,不为君子之和而为小人之同,是亦乖也。我君臣其交儆焉。”【注2】

于是,我们就有了一个有古中国特色的公共政策制订案例。一场自然发生的沙尘暴,导致了一些刑事案件处理方式的改变,以及天子的一堆牢骚。在“天人合一”理论里面,风马牛忽然相及了起来。

发生沙尘暴的这一年,是清仁宗嘉庆二十三年,也即公元1818年。

那个令准备扣“科学主义”帽子的人颤抖的,是美国《独立宣言》的起草人及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佛逊。

这一年,杰佛逊75岁,嘉庆皇帝59岁。这两个同时代人在世界观上的差异,就像隔开两个国家的太平洋一样宽广。一百年后,这两个国家命运的差异,就与两个人世界观间的鸿沟相仿。

嘉庆皇帝不过是一个已经腐朽近两千年的链条中一个无足轻重的环节。把他抹去,中国历史因为中华文化巨大的惰性,也不会改变分毫。而杰佛逊对美国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的贡献,是无人能抹杀的。

托马斯·杰佛逊骨子里是个科学家。他从事政治活动,实在是迫不得已。如卡尔·萨根所说,

“托马斯·杰佛逊是科学家。这是他对自己的描述。当你参观他在弗吉尼亚蒙特塞罗市的家时,一进家门你便会发现他对科学巨大兴趣的足够证据——不仅仅是他拥有的数量巨大、种类多样的图书,还有复印机、自动门、望远镜以及其他一些装置,有些还是19世纪早期的尖端技术制造的。其中有些是他的发明,有些是他复制的,有些则是他买来的。他进行过美国和欧洲植物和动物的比较研究,挖掘过化石,还用微积分来设计一种新型的犁。他精通牛顿物理学原理。他说他命中注定要成为一个科学家,但是在独立战争前的弗吉尼亚没有机会成为科学家。有更紧急的事情需要他去做,于是他投身到发生在那个时代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中。他说,独立战争胜利后,后代人就可以全身心地投身于科学和学术中了。”【卡尔·萨根《魔鬼出没的世界》,李大光译。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年】

能说出“自由是科学的长女”这种话,说明托马斯·杰佛逊的科学素养对他的政治理念——民主、自由等这些至今仍然令人向往的概念——的形成有重大影响。如卡尔·萨根所述,“在他【杰佛逊】临死前几天写的一封信中,他写道,正是‘科学的光芒’告诉了我们‘并不是人类大众生来便背着枷锁’,也不是少数被偏爱的人生来便‘高官显赫,荣华富贵’。”【来源同上】杰佛逊的这些想法,都反映在他于33岁起草的《独立宣言》中。

杰佛逊在科学与民主、自由之间关系的看法上,并不孤独。美国国父中的大多数,都或多或少赞同杰佛逊的观点。让我再一次引用不朽的卡尔·萨根吧。

“创建美利坚合众国的人中从事科学发现的人很多,他们对问题的看法也是基本相同的。超越于任何个人观点的,任何著述、任何启示的最高权威——正如《独立宣言》中所说——是‘自然的法则和自然的上帝’。本杰明·富兰克林在欧洲和美国被推崇为电物理学新领域的奠基者。在1789年的联邦制宪会议上,约翰·亚当斯反复求助于机械平衡模拟,其它人则对威廉·哈维的血液循环的发现感兴趣。在以后的岁月中,亚当斯写道:‘所有人从出生到死亡都是化学家……。物质世界就是化学实验。’詹姆斯·麦迪逊在他的《联邦主义者论文集》(The Federlist Papers)中使用了化学和生物的隐喻手法。美国革命家是深受欧洲启蒙运动精神影响的人,欧洲启蒙运动为人们理解美国的起源和目标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美国历史学家克林顿·罗西特写道:‘科学及其哲学推论可能是决定18世纪美国命运最重要的知识力量……。富兰克林仅是一批已经认识了科学方法和民主进程密切关系的目光远大的殖民主义者之一。自由的研究、信息的自由交流、乐观主义、自我批评主义、实用主义、客观性——所有这些形成未来共和国的因素在18世纪即已繁荣的科学界就已经形成并生机勃勃,充满活力了。’”【卡尔·萨根《魔鬼出没的世界》,李大光译。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年】

那些整天挥舞着自由民主的大旗、对科学充满了无知、偏见、误解甚至仇恨的人,看完此文,作何感想?

注释
  1. "What but education has advanced us beyond the condition of our indigenous neighbors? And what chains them to their present state of barbarism and wretchedness but a bigoted veneration for the supposed superlative wisdom of their fathers and the preposterous idea that they are to look backward for better things and not forward, longing, as it should seem, to return to the days of eating acorns and roots rather than indulge in the degeneracies of civilization?" --Thomas Jefferson: Report for University of Virginia, 1818.
  2. 四月戊辰朔,日有食之。乙亥,风霾。丙子,诏曰:“昨日酉初三刻,暴风自东南来,尘霾四塞,燃烛始能辨色。其象甚异。朕心震惧惕,思上苍示警之因,稽诸洪范咎徵,蒙恆风若之义,皆朕莅事不明、用人不当之所致也。有言责者,体朕遇灾而惧之心,剀切论列,无有所隐。即下民有冤抑者,亦可据事代为直陈,以副朕修德弭灾之意。”给事中卢浙疏言,风沙示警,请禁员弁贪功妄捕,扰累平民。得旨:“所奏甚是。林清案内逸犯饬缉,承缉员弁辄以他犯塞责。番役兵丁,乘机肆虐,诬陷索掳,无所不至。比到官审明,业已皮骨仅存,赀产荡尽,甚有因而殒命者。冤苦莫诉,宜致斯灾。所有次要五十馀犯,概令停缉。即祝现等六犯,亦只交刑部存记,获日办理。嗣后捕役有犯前情,该管官严刑重惩,以其家产付诸被诬之家,庶可儆恶习而安良懦。”己卯,钦天监疏言:“谨按天文正义,天地四方昏濛,若下尘雨,名曰霾。故曰天地霾,君臣乖,大旱,又主米贵。”得旨:“初八日之事,正与正义之象相同。惟朕恪遵成宪,日日召见臣工,前席周谘,似不致于乖离。但此其迹也,其实与朕同心望治,有几人哉!不敢面诤,退有后言,貌合而情暌,是即乖也。其于同僚,不为君子之和而为小人之同,是亦乖也。我君臣其交儆焉。”庚辰,上祈雨。戊子,上再祈雨。辛卯,雨。【《清史稿》本纪十六】
  3. "Freedom [is] the first-born daughter of science." --Thomas Jefferson to Francois D'Ivernois, 1795. ME 9:297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341a2c0100866d.html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目前评论:6   其中:访客  6   博主  0

  1. avatar moon 0

    文章开头引了生在200多年前的杰弗逊、嘉庆皇帝的话,然后对比两个人做的决定,然后扯出富兰克林,说明了他们比我们懂得运用科学,懂得科学自由和民主就会来了.先不管这种论证方法是否科学,但当时人们懂科学的人比现在中国懂科学的人还少,是不是我们要出几个同样水平科学能人救我们,我们才能追求民主自由?

    同样逻辑:汽车要掌握科学技术才能做得出来,是不是在我们科学水平不够就不能做汽车了?当然不是,这个世界有种东西是模仿和抄袭,抄别人久经试验和最好的设计,民主自由同样可以抄过来。别以为文章注几个注,东拉西扯,引用几个二百年前的人的话,这种论证手法老中医没本质区别。不具科学性

    有个事实不容你否认,没有出版自由正在限制着科学的传播,反宗教和的书籍不能出,维稳第一的国度,不容给你同台辩论的机会,你去用科学方法论证下社会主义看看?今时今日,自由才是科学的爹。

  2. avatar zmp 0

    @moon 按你的逻辑,我1.6米的个子想模仿乔丹的扣篮也是"科学"的了?我想更"科学"的做法当然是先让自己如何达到乔丹的身高和篮球技术,再考虑模仿他的扣篮,否则不但可能徒劳还可能伤了自己。当然你非得说我是博格士或者我已经有乔丹的身高和技术那就没办法了。

  3. avatar 阿刚正撰 2

    就社会精英而言,懂科学(不是科学知识)的很可能还真不如200年前的美国。

  4. avatar 问镜 1

    一切都是为了很好的科技带来更好的生活。

  5. avatar ccming 1

    亲,链接太长了。

  6. avatar ccming 1

    我说url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