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齐卡病毒的问答

摘要

齐卡病毒是在1947年被首先分离出来的,1952年第一次出现在文献中,一直以来被认为存在于非洲和东南亚,直到十年前,科学文献中出现的病例不足15例。2007年,齐卡病毒在西太平洋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雅浦岛上大爆发;之后,扩散至其它太平洋岛屿,直至登陆巴西,从巴西开始迅速传播至南美其它地区、中美州、墨西哥和加勒比地区。

一名尼加拉瓜卫生部门工作人员对一座房子消毒以杀灭里面的蚊子(图片来自原文)

一名尼加拉瓜卫生部门工作人员对一座房子消毒以杀灭里面的蚊子(图片来自原文)

齐卡病毒是从哪里来的?

齐卡病毒(Zika virus,又译寨卡病毒)是在1947年被首先分离出来的,1952年第一次出现在文献中,一直以来被认为存在于非洲和东南亚,直到十年前,科学文献中出现的病例不足15例。2007年,齐卡病毒在西太平洋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雅浦岛上大爆发;之后,扩散至其它太平洋岛屿,直至登陆巴西,从巴西开始迅速传播至南美其它地区、中美州、墨西哥和加勒比地区。

 

为什么齐卡病毒会突然爆发?

齐卡病毒可能曾经在非洲和亚洲大爆发,但没有被及时发现;可能没有引起科学家们太多关注。但是目前的大规模流行注定要发生。拉丁美洲有数量巨大的埃及伊蚊,别名黄热病蚊子,是齐卡病毒的重要携带者。(白纹伊蚊,又称亚洲虎斑纹,其数量在世界范围内不断增多,这种蚊子也被认为是齐卡病毒携带者。)另外,美洲大陆的人对该病毒没有免疫力。而人的旅行使情况变得更糟。伊蚊一生的活动范围不过几百米;但是,当感染齐卡病毒的人乘坐汽车、巴士、火车或飞机时,齐卡病毒也从一个城市传播到另一城市,从一个国家传播到另一国家。

这些因素放在一起意味着,只要齐卡病毒驾到,它的传播将会是又远又快。

 

齐卡病毒会传播到美国和欧洲吗?

美国和欧洲都已发现“输入性病例”——从齐卡病毒感染国家将病毒携带而至的人。考虑到拉丁美洲的流行程度,这一点在预料之中。关键问题是这里会不会出现局部爆发——也就是说,蚊子将病毒在人际间传播。这种机会肯定是有的;白纹伊蚊出现在几个南欧国家(且可能正向北推进),而美国南部和东部既有白纹伊蚊也有埃及伊蚊。

如果是这样,科学家们基于过于有关蚊媒传染病的经历,预期爆发强度会比其它地方小。例如,最近在佛罗里达、德克萨斯和夏威夷爆发的登革热只导致不超过几百人感染致病;2007年在意大利北部爆发了一种叫做基孔肯雅热的蚊媒传染病,最初是某人将病毒从印度携带而至,等到爆发结束时共留下197个感染病例。这些国家的病毒流行程度之所以比较小,是因为这里的人户外活动较少,并且住于蚊子较难进入的居所中;蚊群规模也是一个关键因素。

 

我们能确定齐卡病毒会引发出生缺陷吗?

不能。有可靠的间接证据表明遭受齐卡病毒重击的巴西出现了婴儿小头畸形病的剧烈上升,患这种病的婴儿由于大脑发育受滞,头部尺寸比普通婴儿的小得多。不过对感染齐卡病毒的孕妇进行的第一项病例对照研究的结果还要等几个月才能出来。在六月和七月份,巴西的医生们在对孕妇进行超声波检查时,首次注意到小头畸形病例的上升,距离齐卡病毒感染数量突然升高已有几个月的时间。巴依亚联邦大学的胎儿医学专家曼诺尔·萨尔诺 (Manoel Sarno)说,他正在观察的大脑受损模式不同于其它的感染,比如巨细胞病毒感染或是风疹所导致的小头畸形。八月份,他和他的同事启动了一项研究,追踪观察感染齐卡病毒的孕妇在孕期的变化;研究结果预计在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出来。在巴西其它地方,在哥伦比亚等地类似研究也在进行中。

 

科学家们有没有提到其它紧迫的问题?

很多。由于诊断方法有局限,科学家们难以确定谁被感染谁没有被感染。最准确的检测方法是检验病人血液中病毒的RNA,但仅在症状出现的一周内才会奏效。一周之后,研究者可以检测病人血液中的抗体。但是,目前检测齐卡病毒抗体的方法也会和登革热抗体产生反应,登革热在巴西和大部分拉丁美洲其它地区传播很广,几乎所有的成年人都具有登革热抗体。这让人很难确定产下小头畸形婴儿的母亲是否在怀孕时感染了齐卡病毒。

研究者也想知道,齐卡病毒在多大概率上通过性传播。2008年,当一位美国科学家从非洲回来后,他将病毒传染给了妻子;2013年,第二例疑似性传播的案例发生在法属波利尼西亚。但是研究者对风险了解无多。(德克萨斯大学加尔维斯顿医学分校的病毒学家斯科特·韦弗(Scott Weaver)告诉纽约时报记者,“如果我感染齐卡病毒并出现症状,我会在进行无保护性活动前等上几个月”。)

 

有没有治疗齐卡病毒感染的药物?

没有。直到去年,齐卡病毒感染非常罕见,也被认为是温和的,因此没有人刻意去寻找合适的药物。即使到现在病毒开始肆虐,由于绝大多数感染者很少产生症状甚或没有症状,开发这种抗病毒药物的巨大市场潜力并不是很明显。而且,当孕期妇女感染齐卡病毒后,也不清楚某种药物能够预防出生缺陷;等到她们被感染并产生症状时,防止出生缺陷的发生或许有些太迟了。对抗齐卡病毒的疫苗或许能为预防小头畸形带来希望。

 

什么时候疫苗能面世?

这要花上几年时间。几个研究团体已经着手筛选齐卡病毒疫苗,这至少要几个月时间。大多数该类疫苗搭载于已有疫苗基础之上。例如,许多疫苗在制备时,是从病原体表面将蛋白质缝合进无害病毒或生物载体;正在研发的契卡疫苗也使用同样的生物载体。一旦候选疫苗制备出来,就必须首先通过动物试验进行测试,然后才是临床试验。一开始的人类试验是小规模的,之后是较大规模的试验,用来检验候选疫苗是否有效。至此,一般会花去10至15个月的时间。考虑到紧迫性,时间可能被压缩,但即便如此,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告诉STAT(译者注:可能指医学类媒体STAT),齐卡病毒疫苗进入市场将至少在5至7年之后。

 

那么我们如何遏制病毒的传播?

防止蚊虫叮咬。各个国家或社群可以尝试移除花盆、空瓶子和废弃轮胎等物体,它们能够提供小的积水,这是伊蚊喜欢繁殖的环境。人们也可以通过减少户外曝露减少感染,比如装上纱窗、遮挡皮肤或使用驱虫剂,这一点对女人或孕妇尤其重要。然而,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通过控制蚊虫来控制流行病的效果有限,而且也很难持续。

 

还有没有更好的控制蚊虫的办法?

还没有,不过科学家们正在努力。一家叫做Oxitec的英国生物科技公司——最近已被美国合成生物学公司Intrexon公司收购——已经研发出一种埃及伊蚊,这种蚊子携带一个可以让它的后代在成年前死去的基因。当把大量该种雄性伊蚊释放到野外后,它们就会和当地的雌蚊交配,产生的后代将不能生育,这种技术已经初见成效。

在另一些的研究中,科学家让埃及伊蚊感染上沃尔巴克氏体,这能减少蚊子传播疾病的能力。研究者们开发出这些方法时,大多数情况下针对的是登革热,但是齐卡病毒的发作带给这些研究新的紧迫感。但是还得说一下,这些策略需要若干年时间才能准备好。

 

作者:Gretchen Vogel, Jon Cohen, Martin Enserink

翻译:捣蛋之父-Milgram

原文链接

【译者注:2月1日,鉴于齐卡病毒与婴儿小头症的关联越来越强,日内瓦世卫组织宣布两条建议:标准化监控和加强研究。但由于强相关并不等于科学证实,所提建议也未提及配套资源的支持,世卫的建议遭到一些学者的批评。】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