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废存早已升级为政治问题

每次科学与愚昧交锋,结果都会演化成一场非理性的政治斗争。科学当然会最终胜出,但整个过程的曲折、艰难、漫长,是非常人所能想象和忍受得了的。

给一个人灌输世界观(不论正误),具体体现在教育和文化熏陶上,是耗时费财的一项工作。纠正一个人已经成型的错误世界观,则近乎不可完成的任务。

尤其是在这错误世界观之上,已经耸立了一座海市蜃楼般的经济大厦——随便到同仁堂遍布各地的分店走走逛逛,看看那对这错误世界观精美的包装和骇人的价格,你便会明白我的意思。

中医在中国,早就不再是个科学问题,仿佛可以通过理性的争辩和科普讨个胜负。其实早在民国时代,德先生和赛先生刚刚开始光顾这片博大精深的神奇大陆时,中医就成了政治问题。

1929年,中华民族的先哲们曾发起过一次废止中医(当时很恰当地称之为旧医)运动。老中医们没有摆事实、讲道理,搞几个随机双盲对比试验,回应理性的质疑。他们先是谩骂,然后便是政治运动。让我们来看看历史(据中医信徒陈存仁的回忆):

“民国十七年(1928年),北伐战争成功,国民政府设在南京。时年四十五岁的汪精卫,与谭延恺、胡汉民、蔡元培、李烈钧同为国民政府常委,风头十足,到处发表演说宣传日本的明治维新,把废除中医作为维新的第一件事。到了1929年,曾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后方军医处处长的褚民谊,通过国民政府卫生部,出面召集中央卫生会议,与会人员有:各市的卫生局长,各省的医院院长,国立、省立大学的医学院院长,加上各地的著名西医,共一百二十名委员。三天的会议,通过了一个《废止旧医议案》,主旨在逐步废止中医。……

……

他们(陈存仁和张赞臣)找到老中医丁仲英、谢利恒老师,获得他们的支持,由他们出面召集全国中医界起来抗争。第二天,召集了上海的中医代表开会,大家一致同意发起这场行动,并决定在上海举办一个抗议活动,全体中医师和中药店停业半天,同时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的筹备会。那天,在六马路上的仁济堂举行,到会人员众多,通过了全国通电,拟定在三月十七日借上海总商会场地,举行全国代表大会。会上,大家还纷纷捐款,支持这场抗争行动。这次行动,得到了新闻界的大力支持,不仅全文照登筹备会提供的长篇报道,有的还配上社论予以支持。同时,还得到了诸如中国总商会、中国商联会、中华国货维持会及各地旅沪同乡会等社会团体的通电支持。一时,反对《废止中医议案》的呼声高涨。……

那时的国民政府的办公楼,非常简陋,窗户是用纸糊的,而且大多被风雨打碎。代表们首先见的是行政院院长谭延闿,谭说:‘中医决不能废止,我做一天行政院院长,非但不废止,还要加以提’。第二个是于右任,于说:‘中医该另外设一个机关来管理,要是由西医组织的卫生部来管,就等于由牧师神父来管和尚一样’,这话在今天看来,还是非常有水平,对于外行能不能管理内行的争论,这是最好的回答。接着是国民政府委员林森、考试院长戴季陶、立法院的焦易堂、中央党部的叶楚伧、元老级的李石曾和张静江等,他们都表示支持中医界;冯玉祥、阎锡山等电报支持。最后,他们如愿见到了当时的国民政府主席、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兼军委主席,主席操着宁波土音的国语说:‘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对中医中药绝对拥护,你们放心好了’。此后,卫生部长薛笃弼宴请他们,诚恳表示:‘我当一天部长,绝不容许这个提案获得实行’。至此,抗争行动大功告成,中医界将三月十七日定为‘国医节’ 。事后,卫生部聘请谢利恒和陈存仁为顾问,国民政府公布国医条例,正式成立中医委员会。由此,似乎可以认为当时的民意表达管道还是畅通的。”

靠趋炎附势、阿谀权贵,老中医们逃过了一劫。中华民族失去了一次摆脱愚昧的机会。八年以后,曾“把废除中医作为维新的第一件事”的日本开始蹂躏中国。又过了八年,这蹂躏才在盟军的帮助下停止。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时光快进至今日,近乎“沉舟”、早已“病树”的中医又一次被有识之士挑战。当年老中医的精神子孙们也又一次条件反射般地祭起他们的法宝:谩骂和政治。老中医的精神子孙是如此之多,主流政治力量也便强有力地呼应着。

历史的反复,是多么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这样说:“中医药学是我国人民在长期劳动、实践和与疾病斗争中创造的医学科学,是中国文化的瑰宝,是中华文明的结晶。几千年来,中医药作为抵御疾病、维护健康的主要手段,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的老百姓对中医药感情深厚、高度信赖,人民群众需要中医药。中医药发展前景广阔,中医在和西医共同完成防治疾病、维护人类健康的重要使命中大有可为。”

现任卫生部长,一个名义上的科学家,这样说:“中国的传统医学是人类文明的瑰宝之一,也是至今世界上作为一个体系能够保留最完整的传统医学系统。中医的理论系统‘八纲’,即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强调对人体整体平衡的调节,也强调因人而异,辨证施治。……中医护佑着中华民族繁衍至今,我们要特别强调对中医的尊重,要了解它,学习它,如果不知道中医的内涵是什么,它的优点是什么,精华是什么,当然也包括它需要改进和改善的部分是什么,就加以评论,这不是科学家应该有的态度。”

这些充满了不堪一驳论据和逻辑的话语,从政治高层和一个获得了几乎所有这个国度能给予的荣誉的“科学家”嘴中说出,给人的感觉,仿佛时光冷冻在了78年前。

把是非真伪的科学问题拔高混淆为政治问题,难道是这个神奇的国度不可摆脱的宿命?

在废除中医的道路上,终点茫茫不可见。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341a2c010009xs.html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目前评论:5   其中:访客  5   博主  0

  1. avatar 善明居士 1

    判断是非的第一标准,是善恶,不是真假。中医是假医,中医存续会危害人群健康,废止中医会危及社会稳定,从决策的角度,两害相权取其轻,是正确的选择。
    出路在于唤醒民众,以逐渐淘汰代替迅速取缔。当前的重点是把已经觉醒的人士组织起来,形成社会力量,充分利用网络加速真相传播,扩大民众基础,尽量缩短渐变进程。

  2. avatar S B 0

    这帮企图灭绝中医的S B汉奸们,欧洲、美国到现在还在信仰上帝,宗教比中医更愚昧吧,怎么没见美国人把上帝废除。中国就是这种汉奸多,看到欧美没什么中医就大喊废除中医,你们这帮汉奸敢到欧美大喊要科学不要上帝,你们敢吗? 孙中山曾经到日本学过西医,回来后大叫废除中医,在生命最后一段时期病西医无法治疗时候却跑去看中医,吃中药。 敬告某些汉奸,过于迷信科学也是一种愚昧

  3. avatar 神经患者 0

    我只能说存在即道理,只是现在的中医水分太大了。

  4. avatar 匿名 5

    此类作者跟安倍无异,在它们眼中中国就应从地球消失,因为中国是它们的耻辱

  5. avatar 小黑 2

    国人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否认自己,无论对错。其实就是一文不值的自尊心在作祟。政治越把中医捧得高,越难下台,当初歌名运动,直到现在才敢说那是错的,然而到了一个文明社会,建国已经这么久了,再去否认一件,在文明社会科学社会做出的判断,每个大几十年是不可能的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