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伊斯兰恐惧症”的面纱 对话阿亚安·希尔西·阿里(四)

摘要

我们现在有无数的普通西方人由于皈依伊斯兰教而被说服发动圣战的必要性的例子。如果他们成为佛教徒或山达基教徒,就没有获得这一信念的可能性。再次说明,我们不是在谈论被扭曲的“真正”的伊斯兰。按照经文的忠实解读,给我们圣战主义的意识形态,可以说是可得到信念的最貌似合理的版本。那就是为什么数百万人尊崇死去的圣战者为烈士的原因。可以推测,许多这样的人自己不会参与圣战,但是他们理解这是他们宗教的中心信条。相似地,我相信大多数穆斯林个人不会去谋杀某个丹麦漫画家,但是他们中的数目众多的人——在许多国家占大多数——会认为这样杀人是完全正当的。

 

1

哈里斯:在此我们应该说明的一点是我们两个都没有主张伊斯兰教是恐怖主义和教派冲突的唯一来源。事实上,伊斯兰教甚至没有垄断自杀暴力。考虑在二战中神风特攻队的飞行员,或锡兰的泰米尔猛虎组织。当然,这些例子经常被提起以证明自杀性爆炸原则上与伊斯兰教无关。但是,这是一个逻辑谬误。我们可以坦率地承认还有其它路径成为一名自杀式爆炸袭击者,而不否认圣战暴力和伊斯兰教的教义之间的联系。此外,神风敢死队员与泰米尔猛虎组织为局部和特异现象——他们不再存在。而对于圣战,我们正在谈论的是由大多数穆斯林接受的神学所支持的世界性运动。此外,这种意识形态是有传染性的。

 

我们现在有无数的普通西方人由于皈依伊斯兰教而被说服发动圣战的必要性的例子。如果他们成为佛教徒或山达基教徒,就没有获得这一信念的可能性。再次说明,我们不是在谈论被扭曲的“真正”的伊斯兰。按照经文的忠实解读,给我们圣战主义的意识形态,可以说是可得到信念的最貌似合理的版本。那就是为什么数百万人尊崇死去的圣战者为烈士的原因。可以推测,许多这样的人自己不会参与圣战,但是他们理解这是他们宗教的中心信条。相似地,我相信大多数穆斯林个人不会去谋杀某个丹麦漫画家,但是他们中的数目众多的人——在许多国家占大多数——会认为这样杀人是完全正当的。

 

实际上,你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权威,因为你过去也抱有同样的想法。提醒一下我们的读者你在二十几岁时对拉什迪的感觉。

拉什迪

拉什迪

希尔西·阿里:回头看那时的我就像一只羊。我所在社区的每个人都相信拉什迪必须死。毕竟,他侮辱了先知。我那时相信如果你侮辱了先知,嗯,那么你必须面对后果——意味着你必须被杀死。我那时没有质疑那种思想的价值。我当时认为阿亚图拉霍梅尼釆取措施确保侮辱先知的叛教者受到惩罚,是完全合乎道义的,而恰当的惩罚就是死刑。当然,那不是我杜撰的,我也不是从朋友那里获得这样的想法的;那种思想来自于经文及我的宗教教师。

 

哈里斯:够滑稽,那曾是你与凯特·斯蒂文斯(Cat Stevens)的共同点。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个生活优裕的西方摇滚明星,也可能获得这样的观念。这不是偶然的。叛教处死确实是伊斯兰教的一个宗旨。

希尔西·阿里:是的,绝对。但我想好消息是越来越多的穆斯林对穆罕默德和以《古兰经》作为道德准则日益不满。我不知道你是否记得哈姆萨·喀什噶里(Hamza Kashgari)的故事,这位 23 岁的沙特记者发推特说“穆罕默德,我爱你,但是我不确定我照着所有你说的做。”

哈里斯:是的,我记得。

希尔西·阿里:每个人都喊着要处死他,他逃走了。沙特政府施压从马来西亚将他弄回去。但最近我听说他被悄悄地从监狱释放了。这样的例子表明我并非唯一质疑自己父母所信宗教的道德的 人。在其它地方的其他的穆斯林也正在这么做。

我一直在密切关注所称的“阿拉伯之春”及其后续发展。眼下,在突尼斯,你看到想要伊斯兰教法的人和不想要伊斯兰教法的人——他们都是穆斯林——之间的对峙。在埃及,我们看到了同样 的情况。他们游行示威抗议第一个民选穆斯林政府,然后有一场政变。但是这表明的,有相当数 量的埃及穆斯林不想生活在伊斯兰教法下。然而,他们认为自己是穆斯林。那么,有希望吗?有。

不想生活在伊斯兰教法下的穆斯林试图将宗教与政治分离。但是,除非他们解决这些教义问题, 他们将不能够做到这一点。比如,他们将无法赢得与穆斯林兄弟会的争论,因为像所有其它伊斯 兰主义或圣战组织机构一样,兄弟会正在提供与《古兰经》和《圣训》的真正一致的信息。如果 你想支持这些人,你必须针对教义。你必须看着《古兰经》说有些部分你不再认为是道德的。 哈里斯:很明显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它需要穆斯林拒绝他们信仰中的一些核心教义。

哈里斯:很明显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它需要穆斯林拒绝他们信仰中的一些核心教义。

有一件事我认为我们应该承认的是,伊斯兰主义者甚至是圣战者的政治不满,经常是完全可以理 解的——或者至少,如果这些人没有受他们的宗教信仰驱使而道德错乱,他们会得到理解。以博 科圣地为例:尼日利亚国家陷入了无可救药的腐败。谁不想反抗从人民那里窃取五千亿美元的政府?但如何解释这些特定的叛军绑架女孩并炸死学校的儿童的事实?原因很简单:博科圣地组织 的成员不仅在与腐败的国家政权作战。他们也在与他们认定的西方启示的世俗主义的罪恶作战— —这种妄想出来的责任是他们宗教信仰的直接结果。所以西方的自由主义者正确地指出,我们的 政府常常支持的腐败独裁是问题的一部分。但许多倾向于反抗独裁的人希望由神权来替代。基于 人们对神的某些信念,取代独裁专制的东西往往更坏。

希尔西·阿里:在某种程度上,穆斯林和他们的左翼朋友们对像你和我这样的人发难更容易一些, 想较于批判博科圣地、穆斯林兄弟会、或任何声称打算通过建立某种基于经文的纯洁乌托邦来打 击腐败的这些其他团体,因为温和的穆斯林受同样的《古兰经》和《圣训》的教导。所以,智力 上,他们从来没有超越“哦,那些段落被误解。”的说辞。这就是他们能达到的最高点。

所谓的穆斯林“极端分子”能如此成功地招募、维持、激励和动员人——最后让他们发动圣战— —的原因,是他们说的与穆罕默德的教导完全一致。对于一个聪明的 20 出头的年青人,如果你说, “不要相信我;只去读《可兰经》的话,”他就会明白。然后,他必须做出选择。他必须选择是 否坚守伊斯兰。而那些坚守的人趋向于这样的生活道路。温和派对这个什么也不做。他们只是盯 着像你和我这样的人。

3

希尔西·阿里2015年出版的新书《异端者:为什么伊斯兰现在需要改革》

哈里斯:但是这就是核心问题:温合派无法合理地声称代表伊斯兰,因为这种信仰没有真正温和 的一面。没有伊斯兰派系会说“随便你怎么说我们的先知。他大人大量。他受得了!”不像基督教 和犹太教,每个伊斯兰教派都认定经文精准无误和叛教是大罪。那些愿意真诚地讨论这个问题的 严重性的温和派穆斯林在哪里?而那些理解它的含义、意识到其灾难性并致力于转变伊斯兰自身 的温和派又在哪?

我想回顾一下保罗·伯曼(Paul Berman)在他的好书《恐怖和自由主义》(Terror and Liberalism) 提到的一点。我认为他是专门针对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但它普遍适用。他指出,自由主义者倾 向于认定所有各个地方的人们渴望同样的东西以及只有当他们所受的对待不好时才会表现不好。 (当然,这仅适用于无权无势的人;有权力的人或多或少算得上是邪恶的。)这种自由主义的直觉 认为,如果一个人看到无权无势的人做出非常野蛮的行为——例如,对非战斗人员实施自杀性恐 怖袭击或使用肉盾——他们一定对他们攻击的人怀有一些相应的巨大不满。因此,一些巴勒斯坦 人的恐怖主义行为只能通过他们遭受以色列人格外糟糕的压迫来解释。这同样适用于 911 或任何 其它圣战者的暴行——错的一定是以色列或美国的外交政策,因为没有别的原因可以解释普通穆 斯林如此随意地杀害无辜平民并抛弃自己生命的意愿。

希尔西·阿里:是的,每次出事时,那种推理都被撕得四分五裂。看看波士顿爆炸案犯:现在还 活着的弟弟在审判时明确表示,他这么做是受穆斯林的宗教信念的鼓动。他说:“作为穆斯林, 我们是一体的。如果你伤害了一个,你伤害了其他所有人。”然而整整一年,我们听到的却是一 个如何不正常家庭的最荒谬的分析。支离破碎的家庭遍布世界各地——为什么并非它们中的每一 个都产生这种类型的暴力?

哈里斯:波士顿爆炸案是我特别关注的一个案例,因为那时就格伦·格林沃尔德污蔑我为伊斯兰 恐惧症,我刚刚与他进行了一场完全公开的争论。十天后炸弹在波士顿爆炸,事件刚过去,格林 沃尔德马上就写了一篇无聊的文章说匆忙下结论诋毁伊斯兰是多么糟糕。

除了一名沙特人曾短期视为嫌疑人,不仅没有匆忙下定论,而且我们仍旧不能让人们承认这是圣 战。人们似乎想像笃信伊斯兰教的车臣人可能有一千个理由去谋杀和残害他们在波士顿的近邻。 沙尼耶夫兄弟完全应该为能在美国生活而感恩。他们得到这个国家的许多帮助,生活远比在车臣 好得多。然而,基于他们的宗教信仰,毫不奇怪他们对不信道者怀着充满杀机的仇恨,而对世界 各地的圣战者则觉得十分投契。不仅没有匆忙得出不利于伊斯兰的结论,时至爆炸发生整一年后, 我们仍旧看到对教义在他们思想中的作用的不认可——即便是活下来弟弟乔卡一直喋喋不休地叫 嚷着圣战。

每个报道都说这对兄弟的动机源于我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言下之意是美国的对外政策 要承担责任。但是如你指出的,唯一可信的让一个车臣裔美国人以谋杀无辜的人来抗议伊拉克和 阿富汗战争的原因,是他接受了伊斯兰的圣战教义。伊斯兰正在被攻击,不信道的人入侵了伊斯 兰的领地——这些不满不是政治上的,它们是宗教性的。

希尔西·阿里:让你奇怪的是,当幸存的弟弟重复地说他在实施圣战时,为什么没有任何一条新 闻标题称之为圣战?

哈里斯:我记得当人们还不知道是谁放置这些炸弹,并考虑是否是本土的像蒂莫西·麦克维 (Timothy McVeigh)【译注:美国国内的反政府极端分子,制造了 168 人死亡、超过 680 人受伤 的俄克拉荷马市联邦大楼爆炸案】或其他与伊斯兰无关的变态疯子的时候。每个人似乎都镇定地 用这个案例去表明每种暴力都是等同的,还有伊斯兰真的从来都不是问题。

但是即使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是像麦克维那样的人干的,那也不能使伊斯兰脱罪于明白无误地由 核心教义造成的所有其它罪行——其中,再次申明,穆斯林是最大的受害者。某个年轻的逊尼派 穆斯林明天早上醒来,不顾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可能是一个妻子和 4.2 个孩子——他将在某 个什叶派清真寺里自爆。这个行动和美国的外交政策毫无关系。它完全是建立在他的信念上,那 就是什叶派是叛教者,以及一个人可以通过杀死他们上天堂。

希尔西·阿里:你知道,伊斯兰会议组织成员国给西方国家发外交照会,裁定我们的报纸关于伊 斯兰可以写什么不可以写什么——比方说,限制“圣战”一词的使用。那就是让我觉得如此荒唐 的地方:这些政府的领导人在审查美国和欧洲的媒体上付诸的努力,超过他们应对自己国家内圣 战主义问题时的作为。

哈里斯:当然,这些国家中许多——特别是沙特阿拉伯——积极向全世界的清真寺输出圣战意识 形态和萨拉菲教派的伊斯兰主义。

希尔西·阿里:遗憾的是,西方政府和西方媒体都保持沉默。

哈里斯:好的,阿亚安。我想我们已经说得够多了。当然还有许多其它的事情我们可以谈,但这 次对话已经很长了,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就此打住。谢谢你花时间来做访谈。我确信我代表成千上 万的读者向你致以最好的祝福,并鼓励你继续你重要的工作。当我公告我这周会与你对话时,许 多人写信给我问他们可以怎样支持你。我相信我能回答那个问题:他们可以捐款给你的基金会, 他们也可以去读你的精彩的书。我希望他们能两个都做到。再次感谢,阿亚安。

希尔西·阿里:谢谢你,山姆。与你交谈很愉快。

原文网址: https://www.samharris.org/blog/item/lifting-the-veil-of-islamophobia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