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者应当具有理论自信

摘要

六年前,我曾经在一所私立高中任教,我的学生中有一个维吾尔族男孩。和其他的维族男孩一样,这个男孩长着浓黑的眉毛、深眼窝、高鼻梁,长得比较胖。有人说每个高中班里总会有一个胖胖的负责搞笑的活宝,他就属于这个类型。然而和大多数维族男孩不同的是,外出聚餐的时候,他并不拒绝和同学一起去汉餐饭馆吃饭。

题图
                ——在传播科学思想的过程中,无神论者应当对科学无神论具备足够的理论自信,不需要畏惧宗教思想

        六年前,我曾经在一所私立高中任教,我的学生中有一个维吾尔族男孩。和其他的维族男孩一样,这个男孩长着浓黑的眉毛、深眼窝、高鼻梁,长得比较胖。有人说每个高中班里总会有一个胖胖的负责搞笑的活宝,他就属于这个类型。然而和大多数维族男孩不同的是,外出聚餐的时候,他并不拒绝和同学一起去汉餐饭馆吃饭。

在接触了他的父母之后,我对他的家庭以及他不排斥汉餐的原因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男孩的父母告诉我,他们都是大学教师、中共党员和无神论者。同一般的党员干部不同的是,他们似乎比旁人更加排斥宗教。孩子的父亲曾经对我说,宗教对于一个民族的进步只会起到阻碍的作用,对于宗教过度看重和保护对于社会发展是不利的。他们也会劝说身边的亲戚朋友放弃宗教信仰,多学习科学知识。可是让他们不解的是,他们的这种行为不仅受到了信仰伊斯兰教的亲戚朋友的排斥,就连很多自称是无神论者的非穆斯林朋友也并不能够理解他们。很多同事和朋友委婉地提醒他们,这种行为过于“激进”,妨碍了他人的宗教信仰自由。这些当然是出于好心的提醒令这家人颇为困扰,大多数时间里,他们只能在自己的家里畅所欲言。

对于这对父母所说的情况,我在其他的生活场景中也常常见到。在很多自称不信教(其实并不是经过了科学知识的学习和思辨的无神论者,仅仅是没有确定的宗教信仰)的人,都把信仰宗教看作是一种高尚、坚定、具备高水平道德水准的行为。他们虽然自己并不进入寺庙、清真寺之类的宗教场所,却对这些宗教场所中进进出出的教徒充满崇敬。另一方面,他们对于真正的无神论者,却常常理直气壮地否定、攻击、嘲讽。在他们眼里,无神论者是一群思维僵化、偏激、不能广泛接受未知事物,还常常轻易去否定他人思想甚至否定千百年来历史文化的妄人。如果一个宗教教徒自主放弃了宗教信仰,在他们眼里,则是意志不坚定、自我约束能力和道德水平下降的表现。例如,在新疆的一些汉族群众中流行着一个对不信仰伊斯兰教、不遵守教规的回族人的侮辱性称呼:野回回。我也认识不少因为学习了科学知识、经过了思辨而放弃原先的宗教信仰、转而接受无神论思想的少数民族朋友,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却常常受到歧视。他们身边的人并不相信他们真的是经过思辨而放弃了原先的宗教信仰,而是主观认为他们思想堕落,甚至因为嘴馋想吃猪肉而不信教。这些人也很少认为这种歧视和攻击他人的行为有任何不妥,甚至觉得自己在维护他人的宗教信仰自由(事实上宗教信仰自由本身就包括不信教的自由,他们的行为是在破坏别人的自由)。

同样的情况不仅发生在无神论者身上,也发生在世俗宗教徒的身上。例如新疆的维吾尔族群众其实具有悠久的酒文化,但严格来说这种文化并不符合大多数维族群众信仰的伊斯兰教教义。结果很多抽烟、饮酒的维吾尔族人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过包括教内和教外各类人员的劝说或指责,弄的很不愉快。

当然,这些人的行为还是可以解释。他们并不真正了解宗教的本质,也同样对科学知识缺乏了解,不具备基于事实和逻辑的思辨能力,因此侧面造成了维护宗教和伤害他人的后果。但我不太能理解的是,有时我看见少数无神论者,也做出了同样的事。一些世俗的宗教徒所做的违反教规的行为往往用来嘲讽他们“不虔诚”,而一些脱离了宗教的少数民族人员也会被怀疑是采取了塔基亚原则之类的规则去说假话,而非真正的放弃宗教信仰。

当然,我不是说世俗宗教徒就不能批评,或者不存在采取假称放弃宗教的教徒。世俗教徒也是信仰宗教的人,他们的信仰本身也是充满欺骗和谎言,也是可以揭示和否定的。但这种揭示和否定不应该是攻击他们世俗化的行为,毕竟世俗化的宗教要比正统宗教危害小。也有人会说这种嘲讽是为了讽刺宗教本身或者提醒世俗教徒彻底放弃宗教,但在我看来,这种讽刺起码从方式和成效上不会有太好的作用。

而对于放弃宗教信仰的少数民族群众的攻击,则是从另一个角度把宗教和民族捆绑了。认为对方是某个民族,因此必须信仰某种宗教,因而不信任对方能进行思辨和重新抉择。在我看来,这种不信任,本质上是来源于对科学无神论的不信任。当然,无神论者不可能从理论内容本身不信任无神论,但从无神论思想传播的效果上,很多无神论者都会产生怀疑。科学无神论思想在一个人脑中的确立,需要对科学知识、逻辑方法等内容开展相当程度的学习,在事实面前思考和辨识。这个过程,尤其对于曾经信仰宗教或者其他唯心主义思想的人来说,是较为复杂和艰难的。因而,一些人不敢轻易相信一个宗教徒能够彻底转变,也可以理解。

这样的不信任也从一定程度上妨碍了无神论思想的传播,比如我认识的几个教授中学思想政治课的老师就曾经抱怨说自己不敢在有少数民族同学的班里直接提无神论思想(课本上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思想),一些无神论者也不愿与宗教徒就具体的科学问题开展讨论,因为自己根本不期待对方能够理解。

事实上,如果我们能够对科学无神论具有足够的自信,那么我们可以发现传播无神论思想虽然并不简单,但也不至于困难到无法开展。科学无神论是基于事实的理论,科学所具有的逻辑严格、可验证、证伪的特性,是宗教思想所不具备的。在我所接触到的各个宗教的教徒中,不乏因为教义、教规、经书与科学事实冲突而怀疑自己的信仰的人。然而在系统学习过科学知识、具备良好思维能力的人中,却很少有对已经被严格验证的科学定义产生怀疑的。因此,现实中的宗教徒可以经过学习和思考放弃宗教信仰,却很少会有无神论者转而信仰宗教。在无神论和宗教迷信的斗争中,无神论具备这一明显优势,最终会击败宗教。

因此,在传播科学思想的过程中,无神论者应当对科学无神论具备足够的理论自信,不需要畏惧宗教思想“洗脑”的功效,不需要忧心于传统宗教家庭和社会氛围,也不用担心任何教规带来的骗局和陷阱。我们已经具备了战胜宗教思想的足够优势。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89456649601940#_0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