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性看待“狗肉节”?

摘要

随着境外宗教势力的策划,狗肉贸易话题被热炒,2011年,金华湖头狗肉节(湖头狗肉节)因为保护动物人士的抗议活动而终止,中国只剩广西玉林市所谓的“玉林荔枝狗肉节”。玉林官方早有回应:玉林市官方从来没有组织过狗肉节,真正的“荔枝狗肉节”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狗肉节并非是一种单纯的由政府组织的仪式,而是与当地饮食文化有关的自发行为,那么这种取缔到底该从何谈起?莫不成要全民禁食狗肉?

1

    是民间风俗文化,与官方无涉

随着境外宗教势力的策划,狗肉贸易话题被热炒,2011年,金华湖头狗肉节(湖头狗肉节)因为保护动物人士的抗议活动而终止,中国只剩广西玉林市所谓的“玉林荔枝狗肉节”。玉林官方早有回应:玉林市官方从来没有组织过狗肉节,真正的“荔枝狗肉节”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狗肉节并非是一种单纯的由政府组织的仪式,而是与当地饮食文化有关的自发行为,那么这种取缔到底该从何谈起?莫不成要全民禁食狗肉?

狗肉节之争要避免“法外胡闹”

我们当然可以呼吁不吃狗肉、爱狗,但理性呼吁的界限到底在哪?

类似高速路上拦车救狗、威胁食客的过激举动,恐怕只会激发人们的逆反心理,并不利于动物伦理的社会认同;其次,对于食客而言,只要未对动物保护者形成直接的冒犯,他们的权利应不应该得到尊重?至少在没有法律对食用狗肉说“不”,吃狗肉也没有成为社会主流禁忌的背景下,答案应该是肯定的。这些问题,其实已经无关爱狗与吃狗之争,而恰恰是一个正常社会所应坚守的自由与权利的边界。狗肉节之争,也应该基于这些社会底线共识,否则将注定无解,也会引发不必要的社会内耗。

与其大肆宣扬吃狗肉与爱狗之间的价值站队,不如务实地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做好一些基础性工作。比如,当前法律明确禁止来路不明的禽畜流通,对于狗肉的来源到底是什么,不应该只有动物保护组织的调查,更该敦促公共部门履行好应有职责;再比如,面对盗窃或偷杀家庭养狗现象的多发,应该呼吁公安部门加大执法力度。

抵制吃狗肉只是源于人癖好

理性分析,为何有一批人抵制吃狗肉呢?原因是他们喜欢狗这种宠物。他们为何不同时抵制吃鸡肉、牛肉呢?因为他们喜欢鸡和牛。所以,抵制吃狗肉是人癖好,而不是法律上侵犯了他们的利益。即使是爱狗的人士中,也只是少部分人抵制吃狗肉,属于极少数人的私癖。所以,没有必要为了极少部分人的私癖去侵犯绝大多数人吃狗肉的合法权益。

任何一个理性的人就会明白这个道理:侵犯别人的合法权益就是无道德的行为,产生严重的侵害行为就会触犯法律。所以,呼吁取消玉林狗肉节本没有法理依据和道德依据。如果诉于暴力(比如语言暴力,暴力拦截车辆),不但不文明并且涉嫌犯罪。而每一次暴力行为的背后,都有居心叵测的有宗教团体在积极鼓动、推波助澜。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传教,保护动物只是一个由头。据调查,与境外宗教势力合作的某些政治人物也一直以保护动物为借口寻求全面封杀中国企业,比如羽绒业,有着强烈的政治目的。他们的最终目的远远不是反华这么简单,最终是要建立清规戒律如塔利班类型的“神国”。并不是说呼吁吃狗肉的人就一定是反华的,而是说,要看清楚背后打着保护动物的旗号的反华势力和宗教团体的操纵和挑唆。

食用动物是自然之道

我们要清楚,动物本不存在该不该吃的问题,因为在生态链之中,动物本身就是提供给人类消费的,只要不虐待动物即可

吃不吃狗肉更不应该和宗教信仰挂钩,很多没有信仰的人对待动物也非常友善,很多无神论者都是最坚定的环保主义者,比如知名作家土摩托。某些人大肆宣传的动物虐待事件只是心理疾病患者做出的极端情况,不是普遍存在的。很多有宗教信仰的人反而对人类自己举起狰狞屠刀。信仰与道德没有关系

2

(中医才是虐待动物的最大来源)

偷猎动物、活取熊胆的根源在于中医。如果真想保护动物,最应该反对中医拿动物入药的愚昧行为,这才是真正的功德无量。

我们还要思考:如果禁止吃狗肉,同理,所有的动物都应该禁止吃。否则就是对其他动物的“不平等”。最合理的就是,我个人选择不吃,但也不干涉别人,互相尊重。吃狗肉是正常的消费行为,法律没有禁止,也与道德无涉,吃与不吃都是个人喜好。你不喜欢看武侠,可以去禁止别人看吗?

不吃狗肉就是文明的进步吗?

纵观古今,凡是愚昧被破除,必定有一种取代它的新技术、新文化、新理论,而这种新的东西必定比之前愚昧的东西带给人们更大的利益。截止目前为止,尚没有任何理由证明吃狗肉就是愚昧,因为不吃狗肉没有给人类带来新利益(所有的利益最终都是为了人类物种的延续)。所以,不吃狗肉是个人因为爱狗引发的单方面情感喜好,与愚昧、文明没有关系。

判断文明的标准不是以地域(比如东方、西方)和人群喜好(喜欢吃狗肉、不喜欢吃狗肉)划分,而是以文化和生产力的提高为标准。

该给动物立法吗?

知名学者赵南元教授认为给动物权利立法是荒谬的,违反科学的态度。

“权利”只有属于有能力主张其权利的主体或其合法代理人才是有意义的,动物并不具有权利主体资格,动物权利论者也没有动物权利的合法代理资格,所以谈论“动物权利”是荒谬的。此外,任何权利都意味着保障他人同等权利的义务,不能履行义务的个体没有资格被赋予权利。如果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提出某种事物的权利,并自封为该权利的代言人,那么也完全可以有人提出“植物权利”,宣称植物有不被动物吃的权利,从而彻底剥夺一切动物生存的权利。这就是这种荒谬权利理论必然包含的逻辑矛盾。

如果真的为了优化人类(而非动物的)生活,减少动物疾病,那么我们已有的《动物防疫法》足够了,不需要为动物权利或福利立法。为了防疫,有时我们必须大量扑杀动物,而这显然是与动物权利或福利相违背的。动物权利论者在这方面也制造和散布了不少谣言。例如动物受到惊吓,屠宰后肉里会含有毒素;鸡看到其他鸡被杀,生的蛋会变小等等。这些都是毫无科学根据的。有些动物福利论者还反对集约化养殖,主张家禽家畜的散养放养。现在我们也发现,无论是禽流感还是猪链球菌,都是在放养状态下更容易感染。

IFAW基于自身立场,采用了“善待动物”或“保护动物”这种含义宽泛的概念来误导公众贩卖私货。保护或“善待”动物这类概念,也包含了给猪提供玩具这种“福利”,乃至禁止肉食和一切动物实验

媒体在西方动物保护主义的错误思潮影响下,故意大肆炒作误导公众,企图为荒谬的动物权利立法制造舆论准备。这种做法类似于“国会纵火案”,是别有用心者的常套手段。中国的法律在这方面并无“缺失”,刘海洋事件有“破坏公私财物”的法律可以惩处,而张亮正在进行心理治疗。心理疾患的问题只能靠医生来解决,不能靠法律来解决。法律是不能禁止人们生病的。况且,有人“觉得他们应当受到惩罚”也不会是出于“人道观点”,“猫道观点”、“熊道观点”与“人道观点”是不相干的。毕竟人不是猫,也不是熊。

吃动物就是残忍吗?

“残忍”的解释因人而异,有人认为会杀鸡宰鱼就是“残忍”,也有人认为在肉联厂工作的人和外科医生都是性格残忍的人。我不同意这种看法,反倒认为外科医生是很仁慈的。有些人口比较少的国家或地区每个男性青年都要服兵役,学习杀敌的技术和培养相应的心理素质,民众也并不认为从军经历会使人“变得比较残忍”。

动物“福利”该立法吗?

非典和禽流感后,舆论倡导人们“敬畏”自然,清华大学教授赵南元就很反对这种说法。

“敬畏”的对象只能是有意识的主体,“自然”并不具有这种地位。我没有看到任何有效证据表明“敬畏”可以防止非典、海啸或者禽流感。“敬畏自然”的前提是对自然进行神化或拟人化,这是一种错误观点,对于我们抗拒天灾或瘟疫只会起坏作用,不会起好作用。

动物福利论只是佛教的一个渐进式的粗糙版本。佛教主张的众生(动物)平等,建筑在轮回学说的基础上,人和一切动物具有相同的灵魂,在理论上能够自洽。但是动物福利论则缺乏理论上的支持,难以自圆其说,所以说是粗糙的。动物福利论的最高纲领是禁止一切动物实验和商业养殖,而又不像佛教那样甘当小众,总想以“普遍道德”自居,这样就不能一下展现自己的最高纲领,不得不迁就大众的妥协限度,只好采取逐步蚕食的渐进方式,难免导致自相矛盾,也必然不断挑起社会纷争。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不是佛教而是儒家思想,孔子主张以人为本,不语怪力乱神,所以“神本主义”所造成的伦理混乱比较少。例如“君子远庖厨,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所在意的是君子的心性,而不是动物的痛苦,只要是小人去杀猪,君子是可以食其肉的。与西方发展,在中国要想挑动群众捣毁进行动物实验的科研机关,就不像在英国那么容易。

即使在西方,“动物人类平等观念”也只是少数人的理想,不可能被多数人接受。例如美国有关机关收容的流浪犬,过一段时间无人接收,也就杀掉了;而收容的流浪汉就不可以杀掉。但是西方的神学伦理体系,容易把某种抽象原则作为终极追求,忽视人的实际利益。这方面中国的人本伦理体系比西方要优越得多,因为如何对待动物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人际关系问题,只有以人为本的道德规范才能解决实际问题。例如小区养狗的争端也是人与人的争端,不是人与狗的争端。

谈论动物之间的“平等”毫无意义,狼可以吃羊,羊却不能吃狼。如果把人类也看成动物的一个物种,那么同样是人可以吃羊,羊却不能吃人。正如谈论地球是否“应当”围着太阳转一样,毫无意义。“

狗的大量出现,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对于爱狗的人来说,狗是他们的亲人和伙伴,对于恨狗的人来说,狗却就是仇人,是打扰他们平静生活的罪魁祸首。动物因人而进入城市,它们在城市中所享受到的福利,不仅彰显了人类对动物的爱,还会影响到人在一个城市中的安全指数和幸福感。

《动物福利的自然科学内容》中是这样说:“动物福利从最初的单一概念,已经逐步发展成一个崭新的学科—动物福利学。动物福利学是一门复合科学,它涵盖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两方面内容。在自然科学方面它包括兽医学、动物生产血及应用动物行为学等,而在社会科学方面则涉及论理学和美学等内容。”

这个说法似曾相识,于是查到了前些日子看过的资料:“有的认为风水是集天文学、地理学、环境学、建筑学、规划学、园林学、伦理学、预测学、人体学、美学于一体,综合性极高的一门学术”。

这种创立大学科的事情,近年来也像雨后的蘑菇一样,遍地都是。但大多数充其量是一种主张,一种说法,一种愿望,远未成为事实。恰巧我所研究的认知科学领域也是类似的一个大学科,所以比较了解这种大学科的虚虚实实。学术界比较经典的说法,认为认知科学涵盖了哲学、人类学、语言学、心理学、脑神经科学、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六个学科。而我认为还不够,应该加上进化生物学和动物行为学。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爱好,可以加上其他内容,例如朱清时就认为藏传佛教也是认知科学的一部分。尽管他是个院士,似乎很权威,但科学界认为他说的很荒诞。

这些学科纠集在一起,顶多也就是互相稍有渗透,连融合都作不到,更不用提形成新的学科了。如果问一个哲学家,哲学是不是认知科学的一部分,十有八九是不会承认的。而心理学家则普遍认为,认知科学就是认知心理学,是心理学的一个分支流派。真正愿意戴认知科学这顶帽子的人,大概只有脑神经科学界多一些,其他学科对此基本上是敬而远之。就像一个山大王,建了一个山寨,摆上六把交椅,却不见好汉们就坐,只有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在充数。

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这种“崭新的学科”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硬核”,仍处于摸索阶段,甚至学科之间的最基本的矛盾都没有解决。

就拿这个“动物福利学”来说,兽医们愿意学它是理所当然的。无论是动物权利还是动物福利,宣传起来都能增加兽医的收入。试想如果人们养的猫生了病听其自然,城市里的兽医们赚谁的钱去?但是这种一致性只是利益的一致性,并非学理上的一致性。

从学理上看,“福利”与“生产力”并不总是一致的。动物“无疾病或寄生虫”固然有助于提高“生产水平”,但当二者一致时,“福利”的提法并无必要。关键在于,当“福利”与“生产力”发生冲突时,我们应该怎么办?

动物行为学只解决“是什么”的问题,并不能直接推导出伦理学的“应该如何”的问题。“是”和“应该”之间的鸿沟让休谟以来的哲学家和伦理学家伤透脑筋,竟然在这里被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当然这不是真正的“解决”,只是词语的游戏。把“生理健康”、“精神健康”偷换成“生理福利”、“精神福利”,不用任何论述,只靠暗度陈仓,事实判断就不动声色地变成价值判断了。深层的哲理一般人未必感兴趣,我们可以用实例说明“福利”与“生产力”之间的矛盾。

错误的理论很容易自陷尴尬。对于敬畏自然论者我们可以问他见到老虎怎么办。对于动物权利论者我们可以问他蚊子叮我怎么办。对于动物福利学者我们就要问他烤鸭可以吃吗?如果他回答可以吃,就证明动物福利学毫无作用,完全可以省略。如果他回答不可以吃,就证明“动物福利学”像“风水学”一样,是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学问”。

(文/科学公园粉丝团,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97885abd0102xamt.html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科学公园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avatar abc 1

    『而每一次暴力行为的背后,都有居心叵测的有宗教团体在积极鼓动、推波助澜。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传教,保护动物只是一个由头。据调查,与境外宗教势力合作的某些政治人物也一直以保护动物为借口寻求全面封杀中国企业,比如羽绒业,有着强烈的政治目的。他们的最终目的远远不是反华这么简单,最终是要建立清规戒律如塔利班类型的“神国”。并不是说呼吁吃狗肉的人就一定是反华的,而是说,要看清楚背后打着保护动物的旗号的反华势力和宗教团体的操纵和挑唆。』
    感觉像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