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科学与无神论论坛演讲】科普需要产品化思维

摘要

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科学研究变成一个故事,用轻松愉快的语言风格和方式,去向大众进行表达。从传播的效果看,大众还是非常认可的。这就涉及到我要说的一点,我们做“漫科普”,我们提出的风格是——“为科学说一个好故事”。

题图

(2016科学与无神论论坛演讲嘉宾 | 罗思扬)

非常有幸,今天跟大家一起探讨科技的传播。

        我本人在中科院工作。我是2010年博士毕业,然后留在中科院,已经工作六年了。我从事材料和凝聚态物理的研究。从研究生期间,从2003年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一直是科学打交道。我更多的是从事科研,真正从事科普这块,入门应该是从2015年开始做“漫科普”这个网上自媒体开始。
1我先简单说一下,我为什么从对科研的兴趣,延续到科普。

我在研究生的时候,正式入门科学,跟着导师一起进行科学研究。我最大的感受是,科学不仅是一种价值观,更是一种美学。她会让我们开阔眼界,让我们看到万事万物的精妙之处。

比如,为什么天是蓝的,除了从美学角度用眼睛去欣赏以外,我们还可以通过一些物理的思考,去知道它为什么是蓝色的。

还有一个例子,我们后面会去具体的讲,就是壁虎为什么可以在墙上自由地行走——它为什么不会粘在墙上;很多人说它是利用吸盘,但真的是吸盘吗?——正是科学的研究,让我们发现,壁虎的手掌是非常的微妙、非常美的。如果我们把它当做一个故事来看,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

这就是我为什么从科研,逐渐的关注科普,而且亲身去实践。我感觉,科学家是需要向公众去传达科学中的美和科学知识的神奇的。

这就是我的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那么先谈一谈,我是怎么和科普结缘的。在2008年的时候,科普自媒体开始逐渐兴起,出现了“科学松鼠会”。2010年“科学公园”诞生,还有后面的“果壳网”。我也是互联网的爱好者,一直跟随关注着科普自媒体的发展。那个时候,我更多的是个观察者,是个读者,还没有真正的亲身经历。

 2
 
 
        到2015年的时候,我和中科院、清华的几个朋友,我们一起,把自己本专业相关的一些事情,我们想用一种通俗易懂而且有趣的事情去进行表达,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我们究竟在做什么,科学家们究竟在研究什么,研究的内容跟大众的生活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于是我们开办了自媒体——“漫科普”。我不知道大家有多少人关注过“漫科普”。我们和“科学公园”有比较多的互动。在开办一年左右吧,我们已经创作了大概有一百篇左右的原创的科普内容。

这一百篇科普内容呢,有的传播量好,有的传播量不好。

345

6

7

8

9

10

11

       后来我们就琢磨,我们也在仔细的研究:什么样的传播是比较好的,为什么这些传播是好的。我觉得,科普这个领域绝对应该是一个专门的行业,由专门人才来做,而不是单纯的由科研人员来做。很多人说,科学家应该来多做科普,但是科学家懂科学却不懂传播、不懂普及。所以,科学家如果要想做好科普,还需要专门的训练。而真正做科普的人才,应该是专门的专业人才,像个专业一样去打造科普——这才是科普现在最需要的人才。

 
       举个例子,在我们创作的漫科普文章里面,有一篇文章,它的传播量非常的好。可以说在我周围很多人的朋友圈里面,在一段时间里都已经被刷屏了。如果大家现在去网上搜,还很容易搜到。这篇文章在很多公众号转发了,转发量都是“100000+”。这算是我们“漫科普”的一个得意之作吧。那么我想通过这一篇,来跟大家分享一下,科普应该怎么做,以及科普思维应该怎样养成。

这篇的题目叫做《一个逗比的科研狗是如何成为诺贝尔奖得主的》,我记得“科学公园”在介绍我的微博里,有这一篇的链接,大家可以看一看。

12
       这篇讲的是科学界一个很传奇的人物,他就是安德鲁.盖(Andre Geim)。他是一个英国的科学界,是俄罗斯裔的。他的科研特别有趣,他做科学研究不是那种一板一眼的非常古板地去做,他的科学研究很多是寻找有趣的、别人没有做过的一些事情去做。我觉得他的故事是非常传奇的,后来就把他的研究通过我们自己的理解、整理以后,传播出来——用现在网上最通俗易懂、甚至还有很多网络语言,甚至这篇标题我们也用了标题党的形式,来针对进行传播。所以它的传播效果还是很好的。

13
        安德鲁.盖有三个非常出彩的研究:一个是“壁虎手套”;一个是“悬浮青蛙”——这个研究帮他拿到了2000年的“搞笑诺贝尔奖”;还有一个重要研究就是“石墨烯”,他是第一个制备出石墨烯并研究石墨烯性能的科学家——也是这个研究帮助他在2010年拿到了真正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14
 
 
        我们把这个传奇的人的故事写出来。在此我想给大家演示一下,也是加强一个感性的认识——科学是怎么从实验室走入到我们生活中来的。大家看我这个手机,有一个手机套,这是我从淘宝上淘下来的。这个手机套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我给大家演示一下。
15OK,手机套可以牢牢地粘在这个光滑的表面上,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上来试试,把它拔下来需要多大的力气……还是请主持人来试试吧……这个一旦粘上去以后,是非常紧的,这个手机套它会粘得这么紧,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这个手机套的发明,就是源自于刚提到的这位科学家安德鲁.盖的发现——也就是“壁虎手套”。在此我就简单介绍一下,以这为例子,来讲科学传播的里面的故事性。很多人对壁虎为什么能在墙上自由行走很好奇,曾经提出过很多假设。

16有人说是因为壁虎手上有吸盘,但是有科学家去研究后发现,当你把壁虎放在水里面或者放在一个真空的环境里的时候,它还是能够吸住——那就证明不是吸盘的原因。

有人说是靠粘液,就像蜗牛一样,但大家可以发现,当壁虎从墙面或镜面爬过的时候,没有分泌物,是非常干净的,所以这个假设也不对。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17
 
       后来科学家把壁虎的手掌放在电子显微镜下面,放大了几万倍以后,发现壁虎的手掌上有很多细小的绒毛,这绒毛已经细到纳米的尺度——在这个尺度上,细小的绒毛能跟墙表面的分子形成“分子间力”。这个力的力度是非常大的,而且这个力不产生任何的污染,它也不是化学反应——它不像用胶水,粘在上面以后,就结合成一体了——当你把它拿下来,还是两个物体。只是它两个物体离得太近了,尺度非常小,相互作用,然后产生了分子间力。这就是科学家的发现。
18
       那么这位安德鲁.盖的发现是什么呢——他真正的用化学的手段,第一次人工制备出了和壁虎的手掌一样的新材料。他把这个新材料制成了只需要指甲盖大小的一块就可以挂上好几公斤的物体。在天花板上,如果有这么一块不到手机大小的新材料,就可以挂上一个人。
19后来的科学家,沿着安德鲁.盖的这个发现去研究——壁虎既然粘在上面了,为什么还能够行动呢?壁虎有这么大的力气把手掌从墙面上拔起来吗?科学家接着进一步的研究,发现壁虎的手掌是软的,它每一次行走的时候,是把手掌像撕手机膜的时候一样行动的。

20所以刚才主持人把手机拿下来的时候,直接拔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如果是从一侧开始撕起来,那就能比较轻松地取下来。

这就是科学家把科学中很神奇的一个现象应用在实际生活中的一个非常精彩的例子。

 
        而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科学研究变成一个故事,用轻松愉快的语言风格和方式,去向大众进行表达。从传播的效果看,大众还是非常认可的。这就涉及到我要说的一点,我们做“漫科普”,我们提出的风格是——“为科学说一个好故事”。
21其实,应该说这不是我们的原创。大家想一想,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我们听到最多的是说:一个苹果砸在牛顿的头上,于是他发现了万有引力;阿基米德的城市被罗马人包围的时候,阿基米德用很多镜子,利用镜子的反射光聚在一点,将罗马人的战船烧毁;还有瓦特小时候,在烧开水,发现水壶盖在上下跳动,于是他想到了蒸汽机……从这些小故事,我们来思考,其实我们的生活中不缺少科普。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是这些故事对我们进行最早的启蒙(虽然这些故事的真实性严重存疑)。
 22
 
 
        真正好的科普,应该是什么样子呢?我想,真正好的科普,应该是平实、有趣、简单,像跟孩子一样去跟受众进行交流。
        我们“漫科普”就尝试把科学做成科学故事的形式,来进行传播。我们创作的一百多篇文章,在受众圈里面,还是引起了比较多的关注,也有了几万的粉丝。
        很多人对我们的内容非常认可,希望我们来把文章集结成书。当然,我觉得我们的文章还是更适合网络传播,因为我们采用的语言风格形式也是网络语言,可能不适合成书。但是能得到受众的认可,尤其是很多当父母的读者说,给他们的孩子讲这些事情的时候,孩子非常喜欢。那么我们做到这一点呢,也算是心满意足了。这就是我在科学传播中的一个思考,就是“为科学说一个好故事”。

 
        通过做“漫科普”一年多,我们的团队在不停地总结经验。我们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这方面我还特意去查了一下书——什么是真正的科学传播。

我看到了一条定义。就是在1939年的时候,英国的一位学者J.D.贝尔纳,于《科学的社会功能》一书中第一次使用了“科学传播 (Science Communication)”一词(最初汉译为“科学交流”)。
23
        从这个定义来看,我们在做科学传播的时候,我们是否也应该与受众进行平等的、互相尊重的去进行谈话,而不是像在课堂上——我们是老师,他们是学生——这样去传播呢?这是我的一点思考。
我当时跟同仁们去交流科学传播的时候,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触,就是现在的公众不爱看科学传播的内容——首先是觉得与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

第二是有时候觉得太深奥了,自己看不懂,浪费时间,甚至我身边很多搞科研的朋友也是,他们说:“我一天工作这么劳累,在家里也有很多家务,等我做完的时候,我的时间就剩那么一点了——在这有限的时间内,我更愿意去轻松一下,娱乐一下。如果科普是很严肃很沉重的话,那我不愿意去接触这类题材。”

 24
 
        从这个角度看,也是对我们做科普的人,提出的一个更高的要求——就是在阅读内容大量过溢的时代,我们怎样去争取用户的时间。我们不是在搞科普的人之间竞争,我们更多的竞争是要跟做娱乐的、做体育的、做电影的,或者放美女图片的,我们是要跟他们去争取用户的时间。这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5我当时在跟一位科普专家交流的时候,他提到一点,他说:在互联网做内容、做创业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点,你必须要有最好的人才——不光是科学的人才,还有互联网的人才,传播的人才,要方方面面最好的那些人聚集到一起,才能和我刚才提到的那些其他的内容进行竞争。其它的那些打发大家时间、消耗大家时间的内容,争取过来,给他们传播科学相关的内容。在有限的时间内,他读了一些科学内容,他会觉得有收获、有趣,不会让他感觉很沉重……那么我觉得,在新的时代、内容过溢的时代,我们做科普的人,应该带着问题去思考,怎么去做好科普。

        之前我跟兴川也交流过,我说“科学公园”这么好的品牌,这么多的用户,应该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力才对。我们交流了很多次,可一直也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我自己私下也思考了很多,正好今天大家来共同探讨一下,向大家汇报一下我思考的内容。我觉得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咱们现在科普的内容,都是叫做“作品”,咱们还没有成为“产品”。

那么作品和产品有什么不同呢?咱们提到作品,更多想到的是一个作者,他写了一本书或一篇文章,表达了他的一个观点,这叫作品;一个艺术家创作了一副传世的佳作,这也叫作品——从这两点来看呢,“作品”更多的是发自于创作者本人的意愿,满足于他自己的一种心理需求——这是“作品”的一个典型特征。

 26
 
 
        那么“产品”是什么呢?产品就是根据用户的需求去打造。首先我们要找到,谁是我们的用户。然后我们要去挖掘用户真正的需求是什么,他为什么要使用我的产品。然后,我的产品能为他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这就是“产品”。所以,我的思考就是,好的科普传播,未来一定是要做好的产品,而不仅仅是做好的作品。

 
        那么怎么去打造一个好的产品呢?我也在思考。
现在科普界可能还没有一个好的样板。我们能不能创新出一些全新的形式,用互联网的打造产品的思维,去真正的做一些好的科普产品呢?我希望今天我们能够一起探讨,未来我们能够一起合作,去尝试做一些事情。我就借用一下互联网做产品的一些思维方式,我觉得我们做科普传播时候有帮助的,就把它借鉴过来。咱们做一个“科普+”加互联网思维。

27产品思维

        第一点,互联网思维最重要的一点是“产品思维”。就是首先要找准用户,细分市场,细分垂直领域。现在包括“漫科普”在内,我们在做的时候实际上对于垂直细分领域,我们是划分得不清楚的。

我们不知道我们的用户是什么样的——我们的用户究竟是哪个年龄段,是哪个范围的人群,他们主要是做什么工作,读我们的内容是他自己读呢还是给孩子读——这些方面我们都是没有认真地去梳理的。所以我想未来在做产品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去梳理,很好地定位我们的目标用户是谁。

28一位科普专家曾向我介绍,他们对自己产品的用户进行了非常精准的画像:25岁,女性,刚有一些收入但是收入不是很多,可能大概在五六千左右,她能够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的化妆品,但是还不能去买那种世界知名的化妆品,她们在一二线城市,她们的工作需要她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针对这些用户去设置产品。

我跟兴川交流的时候,听说科学公园曾经做过一个叫“嗨好孕”的栏目,就是针对女性和育儿去做科学传播,这其实就是一个产品的雏形,这就是一个找准用户定位,非常好的一个方向。但很可惜,后来没有做下来。但我觉得,未来如果去做的话,应该能很好地把这一部分用户跟科学结合起来。

        用户思维
         第二点,就是“用户思维”,以用户为中心。这一点就要强调,以用户的体验至上,我们时刻要去关心用户需要什么,他为什么关注我的产品,我的产品能为他提供什么样的服务。用句现在网络比较流行的话,叫做“粉丝经济”。真正的科学传播,必须要去培养自己的粉丝。

我们每一个垂直的用户群体里面,都要有一帮“天使用户”——也叫核心粉丝——我们和他们产生互动。所以传播不光是我们的事情,在我们和粉丝互动的带动下,让粉丝也去自发自愿地传播。

29因为时间快到了,本来我是要放一个视频的,给大家说一下“军事节目”是怎么寻找到自己的垂直用户,然后通过我提到的上述几种思维去打造他的产品的。这个军事节目,叫“军武次位面”,也就是一两年的时间,发展得非常快。现在已经打通了线上线下,建立了自己的粉丝经济,把军事节目很好地进行传播。

        简约思维
        第三点,是“简约思维”,就是咱们的产品一定要简单。我举个例子,就像“混子曰”,用非常简单的漫画形式,用非常简单的语言,非常朴实通俗的语言,甚至还有很搞笑的语言,去进行传播。“混子曰”传播了几篇科普,一个是讲青蒿素的,还有一个是讲引力波的。

30其实大家可以想象,引力波这么复杂的事情,你用漫画用文字怎么去表述,但是“混子曰”真正做到了用最简单的风格、语言去和用户进行互动。可以说,“混子曰”关于引力波的漫画的传播量,远远大于很多官方的节目。

       极致思维
       第四点,就是“极致思维”。就像乔布斯说的,做任何事情,都要把它做得最好。像“逻辑思维”,就是非常好的一个内容创作的节目。他就做视频,知识分享的视频。

31其实我想,有没有可能,咱们科学公园,还有在座的很多科学方面的专家,在未来有没有可能合作,做一个科学方面的视频。然后通过极致思维,让用户觉得这是一款非常高质量的、而且真正是他有需求的一个内容产品。

        迭代思维
        第五点,就是“迭代思维”。就是你的产品推出以后,你要不停地根据用户的反馈,去进行更新迭代。这点做得最好的,可能就是“小米”了。

32我有个朋友在小米,他说小米的客服,是任何一个用户的提议他们都会及时的反馈。只要是好的提议,马上就会在产品中更新迭代。未来,我们的科学产品也应该做到这样。

 
        最后一句话。是创业公司提到的:“只有专注自身内容的建设,打造差异化的产品,才是创业能否最终成功的关键。”我想把这句话,引用到我们科学传播领域:只有专注自身内容的建设,打造差异化的产品,才是科普能否最终成功的关键。

33谢谢大家。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科学公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