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支持李淼对朱清时的“量子佛学”打鬼

摘要

鲁迅先生在《科学与鬼话》中说:“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 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扯西拉,羼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气......”长期鼓吹“量子佛学”、“物理学步入禅境”的朱清时大抵就是这类说鬼话做鬼事的人,尽管他顶着一个中科大前校长的帽子。然而判断真理不是看帽子的光鲜,而是看事实和证据。知名物理学家李淼,就是在21世纪打鬼的人。

题图
(文/怀疑探索者)

​​​鲁迅先生在《科学与鬼话》中说:“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 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扯西拉,羼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气......”长期鼓吹“量子佛学”、“物理学步入禅境”的朱清时大抵就是这类说鬼话做鬼事的人,尽管他顶着一个中科大前校长的帽子。然而判断真理不是看帽子的光鲜,而是看事实和证据。知名物理学家李淼,就是在21世纪打鬼的人。

在4月17日,李淼先生批判朱清时的文章发表在《知识分子》等媒体,打鬼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读者中好评如潮,反响强烈。

1和李淼先生的对话

​但是,某位清华大学的人工智能某专家又站出来批评说,李淼与朱清时是“意气之争”。真的是这样吗?我看不是。

李淼和朱清时的争论,是科学与玄学之争,不是意气之争,更不是关系到谁高谁下的荣耀之争,关系到的是更重要的层面:

1、国民科学素养的提高;2、正本清源,大是大非,纠正乌烟瘴气;3、狙击玄学迷信的势力进一步坐大。

大家想想,如果没有人站出来指出朱清时言行的荒谬,那么,今后就会有千千万万个朱清时站出来。假以时日,当人民开始对此麻木,伪科学、玄学、宗教、迷信必将大行其道,玄学讲座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以学术的名义涌入国家电视台,继而进入中小学的课本。

2

​“爱与光”的公众号:一个崇拜“昴宿星人”,自称“中央天使共同党”的邪教组织,这样的邪教媒体在网络上比比皆是,很难投诉

而被玄学迷信势力操控了国家的主流舆论和教育,就会进一步影响政治格局,制定不利于老百姓的政策,干涉人民的世俗生活。举例,学佛网公开倡议禁止一切动物医学实验,阻碍人民的医学研究事业。而一些所谓的“名师大德”公开宣称要把进化论从课本中“赶出去”。

3

​2015年CCTV播出《佛学与科学》,激起很多人不满(截图于某知名科学论坛)

此言绝非危言耸听,科学网、果壳网的一些大牛、大V私下透露,某些境内外邪教组织和严新、净空、李嗣涔、潘宗光、凯史基金会的粉丝,以及一切王林之流的拥趸、徒子徒孙已经合流,积极把持舆论阵地,一场新的全民气功热已经蠢蠢欲动、一触即发。如果我们的有关部门再不加强重视,事态将一发不可收拾,最终给国家造成严重的损失。

4

​  千万不要嘲笑戒色组织,他们已经成为百度第一大势力,拥有数百万之众,其中坚力量甚至混入百度志愿者高层的队伍

百度志愿者最高级别的一批人,多是玄学爱好者。一些百万人级别的贴吧,论坛,公众号,被宗教势力把控,进行肆无忌惮的洗脑传教活动。具体的例子可以参考戒色系组织。

5

而凤凰网、腾讯网等门户网站居然有所谓的佛学版面,打着“信仰自由”的幌子,天天发表大量的、系统的反科学、反社会,鼓吹神秘主义的文章,诋毁说无神论者道德最坏,编造“科学家证明灵魂存在”的“科学新闻”。难以预想———如此十年之后,我们的社会风气会发展到何种乌烟瘴气、泥沙俱下的局面!

所以,李淼批判朱清时,不是多管闲事、意气之争,而是捍卫科学的尊严,抵制意淫邪说,弘扬正义正道,为祖国青少年的未来负责。

6

对朱清时之流的反科学行径,如果不做坚决反击,而是“为尊者讳”,甘愿做“好好先生”,最后损害的不仅仅是科学的利益,而是人民的利益,影响青少年的健康身心。

青少年就是国家的未来,一篇优秀的科普文章也许就可以纠正一个青少年的价值观,挽救一个青少年的未来。这个青少年也许未来就成长为国家的栋梁可造之才,做到高级工程师、大学校长、政府部长、图灵奖获得者、诺贝尔奖获得者。反之,一篇意淫邪说也可以让三观不成熟的青少年深受蛊惑,从此堕落为厌恶科学、迷信神秘主义的民科、神棍、玄学鬼、邪教信众、不人不鬼的“半仙”“大师”。

711111

​这可不是“楼主搞笑”,他可是真真切切的相信这些东西,而这类人为数不少,可见中国人的科学素养普遍低劣到何种程度!

笔者身边就有现成的例子,一个朋友的儿子今年18岁,4年前看了朱清时的一篇所谓“缘起性空”的谬论,便闹着要出家,从此疯疯癫癫、学业尽废。朱清时大师在台上高谈阔论“科学的尽头是佛学”、志得意满的时候,一定体会不到家长的绝望和愤懑。

8

​   别小看自媒体,既可以传播知识和真理,也可以传播荒诞和谣言。当谎言说了一千遍,往往就有人深信不疑。而这样传播谣言的自媒体铺天盖地,愿意辟谣的却寥寥无几。

9

​科学归科学,凯撒归凯撒。在新世纪,科学与宗教本来应该互不干涉、互相尊重,而有些人偏偏要贬低科学来达到抬高信仰的目的。依靠贬低科学获得信仰的慰藉,无异是饮鸩止渴。要知道,宗教的核心基础就是“信仰”,而科学精神恰恰是漠视一切信仰和定论,包括科学理论本身;一旦宗教试图绑架科学,就要付出代价,变异为“科学佛教”,之后无论如何与科学争斗,最后的失败者必将是佛教。而由于变异,佛教已经丢丧了“信仰”的核心,这是一种得不偿失的行为。

10

​“科学归科学,宗教归宗教”。李淼的文章发表在“科学人”公众号后好评如潮,这是网友的留言截图。

科学结论本身就不是一步到位的“终极真理”,而是一个“适用范围不断延伸”的最可靠知识。解释自然现象的科学学说、科学理论、数学模型都是阶段性的统计性质。比如,当牛顿力学的适用范围难以满足大尺度的需要,科学家就会按照需要将牛顿力学这个科学理论做进一步修正,也就诞生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旦某个科学理论被修正,则原本绑架附会这一科学理论的佛学学说也要被迫做出新的所谓“科学”解释,以至于疲于奔命。而科学理论是无穷无尽的,其奥妙玄理也不是有限的经文可以衡量。何况绝大多数科学理论本身就与佛学学说格格不入,比如佛教教义说人类来自“光音天”,而现代演化论则用越来越确凿的证据证明人类是进化的产物。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11

批判朱清时的荒唐言行,也更有利于佛教界的整体利益。一些朋友原本对佛教感觉亲切、毫无反感,结果被朱清时和他的粉丝天天拿“科学的尽头是佛学”、“科学家辛辛苦苦爬山,抬头一看,佛学大师在峰顶等候多时了”、“一万个一流科学家加起来比不上一个普通的僧侣”、“佛学不是科学,它是超科学,是宇宙第一等大智慧”这样的传销言论所彻底激怒,开始转而厌恶、鄙视佛教,误认为佛教已经堕落为“邪教”。

可以说,朱清时就是佛教的“高级黑”,其行径也让佛教界蒙羞,广大佛教信众也是坚持反对朱清时抹黑佛教的妄语妄行的。

12

当年民国时期胡适、吴稚晖在科玄论战中大放异彩,如入无人之境;2004年清华高等研究院创始人杨振宁炮轰易经,舌战群儒;而当今的科学大师李淼挺身而出,“正如姜子牙展开了杏黄旗,冲进十绝阵里去试试”,皆为科学史、思想史上的重大事件,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特别是,由于李淼先生具有海内外知名物理学家的声誉,批判“量子佛学”也比胡适、吴稚晖更加具有专业权威性。
​​​​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科学公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