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牡丹真国色

摘要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曾有过“国花”之争,有人拥立牡丹,有人支持梅花,还有以二者为双国花的强烈呼声。彼时我还是一个愤世嫉俗的青年,当然会觉得梅花高冷牡丹艳俗,故倾向前者更多。原谅我,那时候图样。

7_编辑

(文/五次方)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曾有过“国花”之争,有人拥立牡丹,有人支持梅花,还有以二者为双国花的强烈呼声。彼时我还是一个愤世嫉俗的青年,当然会觉得梅花高冷牡丹艳俗,故倾向前者更多。原谅我,那时候图样。

1

直到我09年在武汉牡丹园亲眼目睹了牡丹花开的盛况,高冷范儿的追求被瞬间击溃。如果世上只有一种花卉配得上我泱泱大国,那必是牡丹无疑。一千多年前的刘禹锡就已经表达过了这种意见:“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梅虽有“凌霜傲雪”之意境,但毕竟少了雍容气度,难以继承国花之大统。

2

牡丹,学名Paeonia suffruticosa Andrews,芍药科芍药属落叶灌木。其身世较为复杂,《中国植物志》认为“可能由......矮牡丹P. suffruticosa var. spontanea引种而来”,用了“可能”二字,未有定论;但经过后人的不懈研究,终于在2014年揭开了谜底。3

原来,栽培牡丹并非单个物种的后裔,而是由中原牡丹杨山牡丹卵叶牡丹矮牡丹紫斑牡丹五大原生种驯化和反复杂交而成,各个品种的牡丹均或多或少流淌着这五个种的血液。上图中这一种,在花瓣基部具有明显的紫斑,应该是紫斑牡丹的血统占优。4

这一种牡丹的花瓣不甚繁复,洁白无瑕,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丹凤白”,据说栽培较为广泛。该品种很有可能是杨山牡丹的直系后裔,而杨山牡丹在野外已岌岌可危矣。不仅如此,栽培牡丹的其他四位祖先也不容乐观,中原牡丹已经野外灭绝,矮牡丹、紫斑牡丹和卵叶牡丹业已列入濒危之列。5

武汉植物园占地面积不大,但号称汇集天下名种,徜徉园中,当真是步步惊心。可惜我只顾给花拍大头贴或证件照,却忘了留意品种标识,能够确凿无疑地记住品种名的,应该只有俩,其一就是上图中的“贵妃插翠”。该品种属于“千层台阁型”,粉红色的花瓣5-6轮,簇拥着雌蕊瓣化而成的翠绿色彩瓣,确实吸睛惹眼。

 

6

另一个则是“花二乔”,也叫“二乔”。它的花朵属于“蔷薇型”,不如台阁型煊赫,但该品种却有“同株开紫粉两色花,同朵相嵌紫粉两色“的绝技,为复色系中第一,洛阳牡丹之珍品。以“二乔”命名之,也对得起二位的千载美名。如果您觉得不过尔尔,那是我拍的不好......

 

7话说牡丹虽系根正苗红的我国原产,但西夷中爱此花者亦大有人在,这株园中唯一的金黄色系品种就属于法国品系,品种名应该是“法国金那个啥”。至于到底是哪个啥,实在是记不得了,印象中是个鸟字旁的字(鸠?)。

8

总之,在看过牡丹园之后,原来自己臆想的审美取向遭到了彻底颠覆。花应该开成什么样?就应该是牡丹这个样。华贵典雅,大气磅礴,它不是国花谁敢说是呢?然而时至今日,国花尚未出炉,也许国家早就忘了这码事。皇帝不急太监不急草民更不用急,我们只要欣赏就好,管它国花不国花。9

最后简介一下牡丹的姐妹花,芍药。其学名Paeonia lactiflora Pall.,为芍药科科长兼芍药属属长,多年生草本。仅从花朵来看,确实很难和牡丹区分开来。按叶子形状区分亦是缘木求鱼,因为牡丹各品系的主要祖先不同,叶子也不相同,有的和芍药几乎完全一样。其实最简单直观的方法就是看茎干,木质的是牡丹,草质的是芍药。

不过话又说回来,大部分情况下还是能够依据叶子来区分二者。牡丹叶子较为黯淡,芍药的叶子深绿而略有光泽,二者气质不同,一望便知。这也是气质分类学的奥义。<完>

p.s. 题外话,其实我真不关心我国国花是哪个,我更好奇旁边喜欢放大炮仗的邻国。其太祖太宗均有以名字命名的花来匹配之,然鑫胖上位已久,金正恩花却迟迟未出现,诸位觉得会是个啥呢?我押五毛钱,赌蔷薇科。

10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科学公园
  •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 五次方物语微信公众号,于2个月前,由科学公园发表,共 1458字。
  •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首发网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