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中医“经络”的质疑

摘要

​“经络”的被提出是对当代生理学家的挑战。据称,早在两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中即已对“经络学说”有过较详细的叙述。此后,历代中医文献不断地有所补充和发挥。可是当代生理学家却对这样的“学说”全然茫然。严肃的生理学家们把人体从整体与环境的关系一直研究到细胞器乃至分子的水平,却一直未在人体上找到这一古老的传说。

题图_编辑

​​(文/于宗翰,整理/李清晨)

1

​“经络”的被提出是对当代生理学家的挑战。据称,早在两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中即已对“经络学说”有过较详细的叙述。此后,历代中医文献不断地有所补充和发挥。可是当代生理学家却对这样的“学说”全然茫然。严肃的生理学家们把人体从整体与环境的关系一直研究到细胞器乃至分子的水平,却一直未在人体上找到这一古老的传说。

在我国,长期以来,你可对经络作这样或那样的任意解释,唯独不许公开怀疑其存在。

“经络人”在哪里?

三分之一世纪以来,在我国各报刊和历次有关的某些会议上介绍了多少个“经络人”,事后证明无一例不是假的。

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常是曲折的,有时会为研究对象周围各因素造成的假象所蒙蔽而暂时作出错误的结论。这是难免的,也是允许的。但对“经络人”的“研究”不属此类。

这里有两方面的问题:不管中医界对经络如何解释,只要你认为这是体内的独立系统,就不应该有“经络敏感人”与“经络不敏感人”之分。只要经络是存在的,则必应是普遍存在,诚如神经系统与血液循环是普遍存在的一样。另外,假使人们在肢上或躯体什么地方以某种物理信号表征出了一条特异的循行线,而此线正符合于古书中的某条经脉(且不说经络)。这就是一个生理现象。你尽可对之深入研究。但从严格的科学意义上来说,这与古书中的12经脉及其脉络相去远甚。严肃的科学家不搞牵强附会。

30多年的“经络研究”中最有害的事情是,千方百计用现代的科学实验手段来证实与注解两千多年前所阐述的“经络”是客观存在的,然而却总也拿不出可信的证据。

上海文汇报于1988年1月9日刊载了摘自《中国妇女报》的重大信息:“我经络研究成果堪与四大发明齐名。”文内称“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的科学家们经过15年研究证明,经络现象是客观存在的。他们还准确地描绘出14条宽约1毫米的人体经络循行线。”

使人费解的是,如此重大的科学新闻没有首先公开发表于科学专业报刊上,而是到并不对口的《中国妇女报》上去发布。不管怎么说,这一消息并不使生理学感到震惊。因为三分之一世纪以来,有关经络的研究成果消息几乎多得不可胜数,但都不是严格的科学报道,后来都一一被否定了。老喊狼来了,但却老是见不到真狼面目,大家听得腻了,听得疲了,也听得倦了。

然而,1988年9月4日的文汇报上又登载了如下的文章:“……运用现代科学仪器,使国内外学者们终于看到:每当电测笔接触到人体经络线时,特制的仪表指针就大幅度摆动,监听者还可以从听筒听到突突之声,测试出的经络线路与古典经络图相符,从而证明经络独立存在于神经和血液循环两系统之外。”

看了这段文章,我感到心情复杂。对于全世界的生理学家来说,还有什么可用于人体的现代仪器未曾使用过,以至于竟然未曾找出中国两千年前就已知晓的“经络”?而这个“经络”的信号竟然能使仪表指针“大幅度摆动”,这不是使生理学者感到尴尬的挑战么?研究者何以证明从听筒里听到的突突之声为“经络”所特有?从逻辑上这又是怎样得以证明“经络”是独立存在于神经和血液循环两系统之外?

“经络”毫无物质基础

记得60年代初人民日报正版刊载朝鲜金凤汉的“科学业绩”时,人们不是从文内所述的许多实验报告就一下子能判断出真伪的。但当人们读到金凤汉可从体液和体内的许多地方都测出了相当量的DNA时,就没有人再有耐心去读那篇长文了。眼前我们还未见到有关经络研究的相应长文,但“仪表指针的大幅度摆动”与“可以从听筒里听到的突突声”显然极大地降低了经络存在的可信性。

大概再也没有比1988年10月26日的文汇报关于经络的陈述更加混乱的了。这篇短报道的标题就是“经络现象有其物质基础”。全文不过如下148个字:

“我国科学工作者发现,经络生物物理现象都有其物质基础,并提出经络是多层次、多功能、多形态立体结构的新观点。

有关专家说,经络系统是和神经、血管系统有联系却又是一种独特的系统。经脉线的低阻抗特性和表皮层的角质层较薄有关,经脉线的敏感现象和表皮真皮层的神经、神经末梢和肥大细胞分布有关,循经的高振动音和深层(肌肉层)的结缔组织有关。”

作为生理学工作者,读罢这148个字后,我的直接结论是:经络毫无物质基础。什么是“多层次、多功能、多形态的立体结构的新观点”?这观点并不新,因为人体本身就是个“多层次、多功能、多形态的立体结构”。上述研究者的观点无非是把“经络”与神经系统、血管系统、皮肤、肌肉、神经末梢和肥大细胞等等都放在一个锅里煮出了一锅大杂烩,而却又坚持不放掉“经络”是一种独特的系统这一顽固的概念;反过来问,如果没有“经络”,难道就无法解释研究者所观察到的各现象了吗?譬如说,“低阻抗特性和表皮层的角质层较薄有关”这件事对电生理学家来说只是最基本的常识;如果神经末梢与敏感现象无关的话,那么人体还有什么东西比神经末梢更具敏感性?而“经络”又是怎样参与其间的呢?

不得不遗憾地说,《科学报》1988年11月25日关于经络的报道又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经络”已被证明普遍存在于生物界中(包括动物、植物体中)。经络研究者竟然把植物也拉扯进来。这样对待科学是不是显得轻浮了一些。经络主张者宣称,“如果承认经络的存在,那么一切医学部门都要研究与经络的关系。”这就等于说当今世界医学上的愚昧需要我国在战国时代之前即已形成的经络学说来予以彻底的改造!那么,植物又怎么办呢?草履虫、阿米巴。细菌和病毒这些生物界的成员怎么办呢?我诚挚地建议经络主张者,在科学问题上宁可understate(留有余地),万万不宜overstate(言过其实)。

“经络”学说知多少

如果说“经络”竟然几乎与人体所有的系统和组织都有关,与那么多的生理现象都有关,不用经络,我们本来能够解释的那些生理现象,用了经络却使我们觉得概念混乱,这时我们情愿相信根本没有经络这回事。且让我们回忆一下历史。有的经络研究者认为穴位主治机能的却分情况,符合神经节段的划分;有人认为经络是中枢神经系统内特殊机能排列在人体局部的投射;还有经络-内脏-皮层相关说,经络与神经、体液调节机能相关说;类传导假说;还有人从生物电现象提出经络实质是人体内电通路的看法;有从生物控制论的观点出发,认为经络与血管系、淋巴系相关,是人体的综合发生系统(《简明中医词典》);有的认为经络是运行全身气血、联系脏腑肢节、沟通上下内外、调节体内各部分的通路;有的认为经络可能包括了神经、血管及内分泌等结构及其某些功能(《中医名词术语选释》)。从全国两千余篇研究“经络”的报道中整理出了有关经络的“学说”竟达18种之多(《现代经络研究文献综述》)。尽管经络主张者们提出了这么多的解释,然而他们几乎无例外地忘不了一句共同的结论,即:“经络是独立存在的系统”。“经络”既离不开这,也离不开那,然而它却又是“独立存在”的。经络主张者们长期地被这样一个悖论捆绑着,脱身不得,而且永远也不能自圆其说。

对于子虚乌有的东西,并不因为人们一再强调它的独立存在,而就会真地“独立存在”了。长久以来,经络有如幽灵一般困扰着经络主张者们。重要的是我们应不应该有一点起码的唯物主义观点?到今天为止,除个别人外,几乎所有的经络主张者都承认经络无结构。既然无结构,何来无结构的功能?

假说不等于学说

我认为,经络只是古人对人体所提出的一个十分原始与十分雏形的假说,最初见之于《内经》。所谓此后历代中医文献均有补充与发挥者,不过是历代人的因循守旧所使然。在两千多年前提出这一原始的假说时不可能有任何严格意义上的实践基础,因此“经络”可能是想象的产物。考虑到我国极其漫长的封建统治,可以设想,一旦“经络”写到书中,则后人谁敢背叛祖先的遗教?这种封建意识一直沿袭到今天以及今后的不可能很短的岁月。然则,如果真有一个经络系统在人体,今日的生理学手段一般说来是难能探测不出的。如果今日的各种科学手段都探测不出,那么两千多年前的古人是凭借什么构筑了“经络”的概念呢?今后,我们再也不应该把经络当成历史的金箍套在自己的头上了。经络毫无科学基础。经络毫无科学价值。

假说经过验证,可以成为学说;未能验证的假说,只不过是未能成立的假说而已。中医界有人长期来不仅要强调全然为(李清晨按:按本文的说理逻辑,此处的“为”应该是“未”之误,我对照了下报纸,原文如此)有物质基础的经络,而且还硬把这种虚无缥缈的经络称之为学说。这样做不仅在学术上毫无意义,而且一点也提高不了“经络”的身价。

另一个现象是表面上虽说是“经络”,但实际上经络主张者在“经”上作文章,从未在“络”上干出什么事。而所谓“经”也局限于胳膊和腿上。理由很简单,上下肢都是很长的柱形。很少有什么生理现象在肢上不沿长柱形的纵向方向行进,因此,经络研究者们最易于在这种地方观察到以物理信号为指标的所谓的“循经路线”。这是他们只能谈“经”而谈不出“络”的道理。

我们注意到了《国外对经络问题的研究》一书包括了757篇文献,但我们不会因为有外国人也研究而在批评问题时却步。我们也读了《现代经络研究文献综述》。要指出的是该书所引用的是我国近半个世纪的2759篇文献中含有多少水分?其中有多少是可以接受的,是可信的?其中有相当多的内容是在大搞群众运动的情况下得到的“资料”,未曾受过任何严格的审查。所谓从18个省、2个市及2个解放军医院得到的在20万普查对象中找到的500多名敏感人《该书第1页》,生理学家们敢不敢接受这样的“资料”?若是读了“用化学示踪法的研究”一节(该书第49-50页),读者对循经路线还能有什么幻想呢?一条胳膊不是由单一组织构成的。有的部分组织致密,有的部分相对疏松。同位素或染料向疏松处弥散是很自然的,这一点也不值得惊奇。得到了这样的结果后,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经络主张者要么说他们找到的循行路线与中医文献记载的经络“极为相似”,或者说与经络走向“基本相同”。可以断言,他们将永远也找不到“完全相符”的。

我很奇怪,那些找到了循经路线的经络研究者们,如果与中医文献记载的有所不符,如果你们的实验是可重复的,如果你们不是那么没有信心,怎么就不敢出来说一声“我们老祖宗把经络线画错了”呢?为什么连这么一点点勇气都没有呢?还必须指出,该书引用了不少生理学家所研究的、并发表于严肃的科学刊物上的关于针刺镇痛一类的文献,而那些生理学家们却并不承认“经络”!他们只承认他们自己亲手做出来的结果。他们不愿作不严肃与不科学的引伸。今后在我国讨论任何科学问题时还是应该有赛先生与德先生在场为好。

(配图上面两张出自维萨里《人体构造》时间是1543年,下面两张出自杨继洲《针灸大成》时间1601年。这样的对比已经不需要多解释什么了。感谢新浪微博网友@fisher916 翻到的这篇旧文献,他拍照后逐字输入,我对着照片校对了一下,改了几个错别字重新贴在博客上,然后又有几个网友指出了几个错别字,我又改了一下,希望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版本已经没有错字了:)

看完这篇文章的感受是,关于经络的争议,其实早在27年前就应该被终结了,孰料今日仍有许多人不肯正视现实。于宗瀚先生作为一名生理学科研工作者,能够在当年的国内媒体上发出这样理性又不乏勇气的声音,实属难能可贵,反观今日之医学研究者,对中医相关的话题要么报以沉默,要么曲意逢迎,实在令人痛心之至,由于大量学院派学者在这方面碌的碌无为造成了公众在中医认识的方面普遍愚昧,今天的学术环境不是比当初更加宽松了么?可你们在中医的问题上,为什么还是不敢以科学的名义勇敢亮剑呢?还要让中华民族继续愚昧到几时?别继续装聋作哑了。

关于题目,作者在另一篇文章中提到:“《对中医“经络”的质疑》一文,题目不妥。我的原稿上写的是“置疑”,不幸被中国科学报社的编辑在未得到我同意的情况下给改成了“质疑”。置疑是彻底否定,质疑是提出疑问。拙文内容当然是毫无通融余地地否定人体内有什么“经络”的存在。所谓的“经络”,如果不是子虚,那就是乌有。可是自那之后迄今我没有在国内读到过一篇反驳我的文章。我向中国科学报社提问过,回答称,自《对中医“经络”的质疑》一文发表后,他们收到过两、三篇反对的文章,但内容都是骂人的,没有学术内容,他们当然不予发表。”)

作者:于宗瀚

发表于1989年1月6日《中国科学报》学科·学术争鸣

本文由李清晨先生整理​​​​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科学公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