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很大的信仰市场——对气功热的反思

摘要

从1979年开始,中国发生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神秘主义运动,从四川男孩唐雨的“用耳认字”开始,到1999年结束,历时21年。毛泽东是1976年9月去世的,然后10月10号,(涂建华转载注:应该是“10月的一天”)贵州一个叫赵群学的女人就已经开始做了。

题图3

(口述/涂建华 文/许晓)

21

人们心里面有恐惧,他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发财的、怎么当官的、怎么成为明星的

在我研究的过程中,遇到的像王林这样的人太多了,我身边的我还评价不过来呢。全国有几百个这样的气功师。远一点说,从人类有宗教意识和巫术以来都是这么搞的。

中国有深厚的巫术传统,只要有宽松的思想政治环境就会冒出来。1979年后,意识形态管理较之“文革”宽松,很多新思潮传人,人们的思想很活跃。有些科学家,也会有投人去契合这种感觉。有的人懂技术,他并没有科学精神,不懂科学的科学家,被动的机械主义,(涂建华转载注:没有“被动的机械主义”的说法。许晓的采访是根据电话录音,个别文字与口述者的表达或需要表达的意思不一致。)他就容易出偏,他出偏的话有很大的号召力。

从1979年开始,中国发生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神秘主义运动,从四川男孩唐雨的“用耳认字”开始,到1999年结束,历时21年。毛泽东是1976年9月去世的,然后10月10号,(涂建华转载注:应该是“10月的一天”)贵州一个叫赵群学的女人就已经开始做了。

22

我曾去贵州对赵群学做田野调查,她有点歇斯底里,发作的时候就在地里转圈,口里念念有词:“耶稣哥哥,天父爸爸”。因为四面八方来看病的人太多,没地方睡觉,生产队的稻草被扯烂开地铺,油菜地里的油菜全被踩死了(涂建华转载注:“全被踩死了”不确切,应该是“踩死了队里的庄稼”)。赵群学被抓了,罪名是“宣传迷信和破坏生产”。

当时《贵州青年报》(涂建华转载注:应该是《贵州青年》)的一个记者特别相信特异功能,去监狱里采访了赵群学,赵在狱里玩了些手法,把一个瘫痪的女狱友治好,记者就写文章发表了,很多人就跑到监狱里去找赵群学看病。几个管教干部也相信这个,其中一个管教甚至在赵群学出狱后辞职,跟着赵去为她做事。

23

左二起:杨超书记、钱学森科学顾问、张震寰理事长在中国人体科学座谈会上

江湖骗子他们通常会用哪些骗术?用他们那些气功来举例。古代的骗术有一个叫开天路(涂建华转载注:应该是“开天目”),就是一个人的两个眼睛以外,还有另一个眼睛,能看到人们看不到的东西。然后另一个叫“意念之功”,就是人不借用任何的东西,就可以使其他的事物产生变化。(涂建华转载注:钱学森原话是:“人体可以不接触物质而影响物质,改变其分子结构”)这些人都是这么搞的。发一下功,这么比划几下,你的病就没有了。

24

1993年12月28日至次年1月3日,“医家秘传功”在北京妙峰山举办“高级气功强化培训班”,学员们在课堂上头顶“信息锅”,进入“气功态”。

王林的三板斧,变蛇,变酒,另外就是给人治病,其实就是魔术,这个东西也是最惯用的一种手法。非常低级的一种骗术。遁术是障眼法。变东西是魔术。有的用心理暗示,比如摇头晃脑,口吐白沫,你只要相信了他都能搞出来。他是根据心理学来行骗。

我对王林已经审美疲劳了,这不是审美,审丑了,这些人太多了,一看就是一个样。这些骗术根本就不是新东西。1979年开始都是这么骗的。

再往后呢,怎么到2012年这个事还这样呢?我统计了有700种这种功法,有很多还是存在的,你比如说元极功,元极功现在还是在湖北鄂州地带存在的。(涂建华转载注:元极功“发明人”张志祥是鄂州人,元极功的影响是全国性的)

王林是跟张宏堡一样都是在1988年红起来的,但呼风唤雨的程度绝对不能同日而语。当年张宏堡是特别的红,而王林那时只能算是三流四流这样一个人物,没名气的。就是因为当年没有那么大的名气,所以正好躲过了打击的那一波风头,就躲到泥土之下,被人看不见,但是有一个蛰伏期,他并没有真正的消失。

像王林一样的很多气功师隐藏到地下活动。我的博客上列了700种“神功”,很多至今仍然存在。1999年后,“元极功”不敢大张旗鼓地搞了,但我有几个定点调查的地方,我调查了一个巫婆,她给人法水,收钱治百病,我查了一下,她原来是练“元极功”的,不能公开练功。

至于王林,在当时没什么名气,他现在还能获利,说明我们的环境还是宽松,科普在党政干部、教师中间又做得很少,有非常大的信仰市场。(涂建华转载注:科普是一个普遍性问题,并非说教师受到科普不如其他群体,但可以说,就连教师这样本该有知识的群体,科普的情况也堪忧,这是我提到教师时的思路)

王林对社会没有恶意的、明显的破坏,所以才有生存空间。他骗钱是别人自愿给他的,在《刑法》里很难找到合适的惩罚他的东西。(涂建华转载注:这个表述的原意是,王林打了法律的擦边球,并非说他没有犯法)他的—切都是为了骗权骗色骗利,这是自私的,他这样做必然要损害别人,在道义上讲是欺骗,也不符合科学。他不善,也不真,他是在灰色地带生存。(涂建华转载注:我这一段是在对特异功能大师做道德分析,以驳斥一种关于大师行善的说法,在这里记者没有很好地体现我的原意)

但这种人以后还会有,不会断绝。因为中国有很大的信仰市场,这是社会不公的表现。(涂建华转载注:神怪信仰的社会原因非常复杂,其中一个就是社会不公。因为有些人可以一夜暴富,或者不走正道而升迁,所以他们或者感谢冥冥之中之“神佑”,或者心存恐惧,或者心存感激,于是信邪信偏。这个问题要说清楚,还真不是三言两语的事)

人们心里面有恐惧,他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发财的、怎么当官的、怎么成为明星的,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这其中是怎么一种因果关系。他成功了以后就想,肯定有一种超人的、神秘的东西在支持他。

有些官员有了高官厚禄之后,有恐惧,这种恐惧无时无刻不伴随着他们。所以很多大官都有两个特点:一是好色,一是身边有一个人指点前程,占卜。(涂建华转载注:可以简单说成,一是好色,一是迷信。丛福奎、胡长青、刘志军等就是如此。高铁这样的国家工程,开工的日期,刘志军是请巫术选定的“吉日”)他们不是通过正当劳动和主观努力获得成功,所以他们特别迷信。演艺界的明星也有很多非常信,王林为什么要搞到那么多明星的合影在那炫耀,因为明星有钱啊,明星有恐惧,生活压力大,然后文化素质低,就这几个原因,搞点神神秘秘的东西他容易理解。

(《人物》,2013年第8 期,第88-89页)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科学公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