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豹回家,豹会吃了我吗?

摘要

​​​带豹回家筹款项目上线以来,总体得到了广泛的支持,这非常让人感动;与此同时也有很多质疑的声音,其中不乏一些理性、专业的疑问,这同样让人感到欣喜,只有更多的思考才能带来进步,漠不关心才是可怕的。

题图_编辑

(文/猫盟CFCA

提出问题才能解决问题。谢谢你们的思考和发问。

​​​带豹回家筹款项目上线以来,总体得到了广泛的支持,这非常让人感动;与此同时也有很多质疑的声音,其中不乏一些理性、专业的疑问,这同样让人感到欣喜,只有更多的思考才能带来进步,漠不关心才是可怕的。

而这里面有些问题都很好,筹款文案里很难说得清,我打算在这里来详细探讨一下。

典型问题

豹子多了和人发生冲突怎么办?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一旦发生就会很严重。

这其实是个很现实的问题。豹子毕竟不是狍子,它是大型猛兽,只要存在于人类社会周边就会对人产生威胁。我们从来不曾回避这个问题,在我们筹款文案中提到的不管是印度还是北美,豹或者美洲狮都曾经造成过一些袭击人类的事件。那么我们如何面对这个问题呢?

1.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想明白另一个问题:有豹子是好事吗?

2. 理论上可能受到豹影响的人口约为30.4万人,占北京总人口的1.4%,实际数字会更低。

3. 即便北京有豹,人们也是基本不会感觉到其存在的。

4. 豹袭击人主要发生于人主动攻击豹的情况下。

5. 接下去的你们自己看

我们需要豹子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想明白另一个问题:有豹子是好事吗?仅仅在十年前,即便我身边的人也会经常问我:为什么要保护豹子?这是一个非常人本位的话题,因为附近的山里豹子灭绝了对于人类的日常生活并不构成什么直接影响。

1

有影像记录的最接近过北京的一只华北豹,摄于河北小五台

但其实很多物种都是这样:它们灭绝与否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在物质生活上并无太大影响。而人类文明发展至今,一个重要的进步就是学会了用更加多元化的价值观来认识世界,因此我们会为那些因人类而灭绝的物种感到惋惜;这并不仅仅是从“人应该生活在更好的环境里”这一功利性的诉求点出发,而是我们会同情、会包容、会不仅仅从人类的角度来看问题;我们现在会认为这个地球并不止属于人类,野生动物同样有生存的权利。

如果有了这个共识,那么就可以回过头来看看豹子的问题:

2

A.失去它我们并没有看得见的损失。

B.豹子回来了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困扰、但我们的环境因此更加丰富多彩——二者如何抉择?

A实际上是过去几十年的选择,因此我们失去了更多,不光是豹子。我相信能看到这篇文章的大多数人潜意识的选择都是

B所以我们可以进一步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豹子究竟会给北京以及太行山沿线的居民带来多大困扰?

冲突的数字基础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我们可以先来看一些基础数据:

2015年数据显示,北京常住人口2170.5万人,城区面积16412平方公里。但这个数据并不重要,我们认为北京市目前有可能出现豹回归个体的地方包括远郊区县的怀柔、密云、门头沟、房山、延庆这五个,而潜在栖息地还包括昌平、平谷和海淀的一小部分。那么那五个远郊区县的情况如何呢?同样的数据来源显示,怀柔、密云、门头沟、房山、延庆的总面积为9787平方公里,占北京总面积的60%;人口为253.1万人,占北京总人口数的12%;而即便是在这几个远郊区县,人口也主要集中于城区,其结构查不到统计数据,以门头沟来说,豹进入北京后可能活动的乡镇如雁翅镇、斋堂镇、清水镇、军响乡等人口约3万多人,约占门头沟总人口的12%。以这个比例来计算,五个远郊区县理论上可能受到豹影响的人口约为30.4万人,占北京总人口的1.4%

3虽然这么算并不精确,但即便在十分理想的情况下,豹回到了北京怀柔、密云、门头沟、房山、延庆这五个远郊区县,整个北京也最多只有约1%的人可能会受到影响。是不是看上去没那么可怕了?实际数字会更低,因为即便在远郊区县,北京的居民现在也主要生活在主干道附近,而非山里;北京并不发展畜牧业,除了少量山区农田外,人类居民进入山林的机会微乎其微,还不如驴友遇到野生动物的几率高。

4延庆凤驼梁,山,很大,人,很少

而这么大的地方可能有多少豹子呢?虽然现在没有足够的华北豹研究数据,但从远东豹以及少量发布的华北豹调查数据来看,在现存较完好的华北豹栖息地里(PS:每100平方公里的成年定居豹数量约为1-2只);而北京山地面积约10317.5平方公里,考虑到森林质量、猎物数量等栖息地影响因素,北京在10-20年内可看得见的金钱豹潜在栖息地面积也不会超过1000平方公里(百花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保护区和一些森林公园的面积总和)。

这意味着北京虽然地大山多,但要能养住10-20只豹子就可以烧高香了。

2千万人口,对20只豹子,我们真的需要担心这种力量悬殊的敌对吗?

5

大个的有蹄类,狍子,谁在北京见过?

换个角度说,即便北京有豹,人们也是基本不会感觉到其存在的。比如我可以告诉大家,北京有野猪、狍子、中华斑羚这三种大中型有蹄类动物,还有豹猫、猪獾、狗獾、果子狸、貉、黄鼬这七种中小型食肉目动物,那么除了黄鼠狼以外,有多少人觉察到过这些野生动物呢?可以不夸张地说,北京99%的人都没有在野外见过这些动物。为什么?一是少,二是动物怕人。

6

小型兽类,貉,谁在北京见过?

中国大多数地方的野生动物都很怕人,伴随着中华农耕文明数千年的历史,野生动物早已把躲避人类深深刻在自己的基因里,因为那些不怕人的动物都被干掉了。只有在中国西部,还能找到一些动物与人和谐相处的地方。至于数量少、性情机警的豹,更不要去想那些走在山里会和它遭遇的事情,即便在有豹子活动的地方,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没有在野外见过一次豹子。

冲突类型

不要把中国和印度比,北京所处的动物区系就决定了单位面积内的动物数量远远低于印度,北京郊区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也不会出现孟买郊区那么多豹子,气候不一样,植物动物的密度都相差甚远。

7《行星地球2》截图

除了印度、巴基斯坦等地存在少数几个豹会发生目前仍不知原因的主动袭击人现象的小区域外,全世界的豹几乎不存在主动袭击人的记录。豹袭击人主要发生于人主动攻击豹的情况下,在中国也一样。

猫盟曾经在山西和顺的项目地访问过不少人,豹子有没有伤过人?打听到过两次:一次是一个人下套子套住了豹,结果去查看时被豹反扑抓伤;另一次是一个伐木工人在山上遇到豹子,然后他用石头去砸,反被豹抓伤。而在四川新龙,我们没有打听到过一起豹子伤人的事件。

8被报复毒死的豹,豹没伤人,人没少伤豹

在这两个我们都拍到过豹子的地方,主要的人豹冲突均为豹子咬死咬伤家畜。而在这种冲突类型中,最后受影响的是豹——人会报复性杀死豹,猫盟在山西项目地所推行的一个主要保护措施就是解决因豹子伤牛而引发的生态补偿。很显然,这种冲突是可以被解决的,也是人们所能够包容的。同样的保护模式发生于东北的老虎保护以及云南西双版纳的大象保护上,除去当事人依然会因为损失而不满外,社会公众对于保护老虎和大象本身是认可的,并未去质疑为何不将老虎或大象消灭干净

人豹冲突容忍度的临界点

在猫盟所熟悉的两个豹研究保护项目地,山西省和顺县马坊乡和四川省甘孜州新龙县,前者地域面积约400平方公里,人口约5000人多一点,人口密度约为12人/平方公里;后者地域面积约10000平方公里,人口约50000人,人口密度约为5人/平方公里。这两个地方均可视为拥有相对健康的豹种群,人豹冲突也呈常态状每年都在发生。

9

甘孜的豹

而讨论人对豹的容忍度,则是个非常复杂的社会问题。如果从受到损失的当地农牧民的角度来看,对豹的容忍度显然很低,但两地的情况各有不同:在得到补偿后,山西农民对豹基本保持了容忍的态度——因为更重要的认识基础在于伤害豹子是违法的;而在甘孜州新龙县,由于藏传佛教因素的影响,农牧民虽然愤怒,但也并未打算实施报复,即便他们一分钱的补偿也没有拿到过;他们会去寺庙和林业部门寻求解决的办法,虽然这种办法至今尚未出现。

而从更加大众化的社会认识层面来看,几乎没有人在意这种冲突。在大量豹的影像和故事通过媒体被传播后,广泛的反馈不外乎:“太好了,居然还有豹子!”以及“千万别被盗猎者发现!”这两种声音,公众毫无争议地都站在豹子一边。

这一方面说明社会公众对于豹这种大型猫科动物的认可以及环保理念的普及,而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人们对于人豹冲突容忍的临界点:不要伤人。只要不伤人,几乎所有人都希望豹子生存在那里。

预防冲突

豹子吃家畜几乎是无解的,只要粗放式的散养模式还存在。然而上面的分析表明,只要不发生豹子袭击人的事件,吃家畜的冲突是可以通过生态补偿和其他畜牧管理解决的。然而只要存在可能性,就需要去预防,因为一旦发生豹袭击人,人类的容忍度便会迅速超越临界点。

10

《行星地球2》截图,印度的豹子会来到人类附近,但那是印度,那电线杆子上还有猴呢

分析在印度发生的大量豹子伤人事件便可发现,这基本全部发生在豹过于接近人的状态下,而这种状态是因为豹子会接近人类社区捕捉狗等家畜吃,而且豹的栖息地距离人口密集的社区太近。

在中国的情况是:豹子会袭击散养在野外的牛、马、羊等家畜,但基本都发生在没有人看管的情况下。而这些地方并不在村子边上,因此豹在袭击家畜时几乎不会与人发生冲突,即便有几次放牧人就在旁边,豹子也很快便逃走了,而不是选择进攻。因此豹袭击家畜并不会导致超越临界点的情况发生。

11

每只华北豹都梦想有一扇的野猪任意门

然而豹子喜欢吃狗似乎是个普遍现象,在山西和甘孜,我们都听到了大量豹子吃狗的案例,在新龙县甚至有两个案例是豹子进入村庄,咬死藏狗后拖走吃掉,但有趣的是在这些案例中也没有发生过一起豹子袭击人的事件。

12那你们考虑过猪的的感受么。。。

这里值得提出的是:藏区的狗很多,这一点和印度的情况很像,大量流浪狗成为吸引豹子接近人类社区的重要因素。然而华北太行山区的村子里并没有这么多狗,除非当地的猎物种群遭到严重破坏,否则豹冒险进入人类社区的概率是极低的——而这正是我们现在希望解决的首要问题:恢复太行山脉的生物多样性丰富度。

13

野兔数量要恢复了,好激动,谢谢华北豹

带豹回家实现的前提是先恢复狍子、野猪、野兔等主要猎物的数量,然后豹才有可能自然扩散至目前的空白区域。若此逻辑实现,则豹接近人类社区并与人类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极低,就像山西和顺县所呈现出来的局面一样:绝大多数村民实际上从未见过豹子。

总结

因此,通过保护来维持豹的猎物种群丰富度,以及合理的生态补偿制度,将可以确保人豹冲突被控制在一个完全可以被接受的范围内,而受益方则包括整个生态系统以及与之相关的人类。

14下一篇我打算来聊聊另一个典型问题:为什么要回北京?现阶段而言是不是维护现有栖息地比建设廊道扩大栖息地更加重要?

欢迎扫码了解支持带豹回家项目

15我们一起,修复荒野和人心

16

17

      我很凶,但是我不伤人

我要的是荒野山林

不是城市喧嚣

​​​​

猫盟CFCA由生态爱好者和科学家组成、研究和保护中国野生猫科动物的民间志愿者团队。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科学公园
  •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 猫盟CFCA的微博,于5个月前,由科学公园发表,共 4304字。
  •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首发网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