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权主义者不为穆斯林妇女而斗争?

摘要

​文化举足轻重。它是社会进步或退步的原始来源。没有什么比女性的社会地位能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这一点。犹太-基督教文化—可能更恰当的词是文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创立的法律规范、语言和物质繁荣极大地提升了妇女的地位。

题图

​​​阿亚安·希尔西·阿里

翻译:子曦

原文网址: https://www.prageru.com/courses/political-science/why-dont-feminists-fight-muslim-women

1

​文化举足轻重。它是社会进步或退步的原始来源。没有什么比女性的社会地位能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这一点。犹太-基督教文化—可能更恰当的词是文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创立的法律规范、语言和物质繁荣极大地提升了妇女的地位。

然而这种进步并非在所有地方共享。

仍然有数以亿计的人口生活在某种—比如伊斯兰—想当然地认定女性次等地位的文化中。直到最近,这些文化—西方的和伊斯兰的—大体上还是相互隔离的。但是那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剧烈的变化。

大数量的来自中东、南亚和非洲多个地区的男性移民给西方世界带来了不同的价值体系,欧洲尤其明显。单在2015年就有超过一百万抵达。更多的还在路上。

这些移民带来的后果之一是针对女童和成年妇女的犯罪—猥亵性的触摸、骚扰、殴打和强暴—急剧攀升。这些罪行展现了受害者身处的西方文化和作恶者所在的文化之间的鲜明差异。

在此我要澄清:不是全部也并非大多数的男性移民沉溺于性侵或认可这类攻击,但是否定攻击者的价值观与西方价值体系的迥然不同是一个严重错误。在西方妇女得到解放,有性自主权。宗教虔诚度、性行为和性约束由女性的个人意愿决定。而在另一个价值体系里,女性要么被视为商品(她们的价值取决于她们的童贞),要么因为她们公开的“不检点”行为(比如穿短裙)而被归为荡妇一类。

我不认为这些价值体系可以共存。问题是哪种价值体系会胜出。不幸的是,这仍是一个未解之题。

2

​当前欧洲的形势让人极度忧虑:不仅仅是欧洲的穆斯林妇女在许多方面遭受沉重压迫,这种“常态”现在正危险地蔓延到面临穆斯林男性骚扰的非穆斯林妇女身上。

有人会认为在美国和欧洲的女权主义者会对这类明显的厌女势态感到深切不安。但是很可惜,除了少数例外。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许多西方女权主义者都有一种道德混乱,认为女性到处都在被压迫,而且这类压迫,用女权份子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的话说,是在世界各地都“完全一样”;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和伊朗。

3

​对我来说,这意味着过度的道德相对主义和对伊斯兰教法的认识不足。确实妇女在西方世界的状态并非完美,但有人真的会否认在美国、法国和芬兰的女性比她们在伊朗、巴基斯坦或沙特阿拉伯的同类享有更多的自由和机会吗?

另外一些女权份子也争辩说非西方妇女不需要“拯救”,任何认为她们“需要”西方女权主义者帮助的观点都是对非西方妇女的侮辱和傲慢的表现。

我的看法是从实际出发:任何帮助穆斯林妇女的努力—无论她们是生活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伊斯兰政府治下都应该得到鼓励。任何敦促这些政府改变不公正法律的努力都应该被支持。

西方女权主义者和女性西方领导人要做一个简单的选择:要么开脱那些不可原谅的人的罪责,要么要求改革那些继续压迫女性的文化和宗教教义。

2015年跨年夜在德国科隆发生的事情最好地展示了这一点。在那个晚上城市的传统庆祝活动期间,数目众多的德国妇女(最近的数字是467)报告遭到北非和阿拉伯裔男子的性骚扰或性侵犯。两个月之内,73名嫌犯的身份被确认,大多数来自北非;其中12人涉及性犯罪。然而,科隆的女权主义者市长亨丽埃特·雷克(Henriette Reker)对这些攻击的回应,是给妇女“一臂之遥”的指导。只要与一伙阿拉伯流氓之间“保持一臂之遥”的距离,你就会没事。

4

​雷克市长的评论突显了问题的严重性: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文化冲突。解决它的第一步是无可辩驳地捍卫允许女性生命绽放的价值观。拥有组织结构、关系网络和游说力量的女权主义者们应该处于这场斗争的前沿。她们的关联性有赖于此。无数西方和非西方妇女的福祉也依赖于此。​​​​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