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家中长辈,燃烧的佛香有致癌物,要小心 | 较真健康

摘要

燃烧的佛香里确实含有致癌物,多环芳香烃就属于一类主要的致癌物。有研究发现在寺庙工作的人的血液中这些有害物质的数量比在其他地方工作的高,寺庙工作人员的DNA损伤也更为严重。

2

​​​文/一节生姜

1  燃烧的佛香里确实含有致癌物,多环芳香烃就属于一类主要的致癌物。有研究发现在寺庙工作的人的血液中这些有害物质的数量比在其他地方工作的高,寺庙工作人员的DNA损伤也更为严重。

2  致癌物质到底带来多大的癌症风险,还需要看人体的摄入量。对于燃烧佛香的生活习惯和癌症发生的相关性,目前已有的流行病学研究并没有给出统一的结论,因为导致人类癌症的因素是很复杂的。

3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加坡一项针对61320名华裔长达七年的前瞻性研究中,跟不烧香的人相比,那些天天烧香、白天烧、晚上也烧的人,鳞状细胞癌的风险要增加80%。

4  佛香燃烧排放的PM2.5比吸烟还厉害,1克的佛香燃烧之后,所产生的PM2.5物质可以高达44.5 毫克,如果每天在屋子里上两次香,居住的小环境就很不健康。PM2.5过高除了会导致肺癌外,也会引发心脑血管、其他肺功能疾病。

5  总之,虽然烧香不会一下就要了人的命,但毕竟是一个风险,所以能不烧就不烧。如果不得不烧香,也需要把风险降到最低,尽量减少烧香的频率、选择比较通风的环境、选择安全性相对好甚至是无烟的佛香。

查证者:张洪涛(一节生姜) |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研究副教授

佛香里的什么东西是致癌物?

佛香燃烧,会释放挥发性的物质,包括颗粒物(PMs)、多环芳香烃(PAHs)、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等,其中多环芳香烃属于一类主要的致癌物,常见于不完全燃烧产生的含碳氢元素的物质。

大家知道寺庙里烧的香比较多,有研究对寺庙的空气进行检测发现,寺庙空气中的苯、1,3-丁二烯和总多环芳烃都比对照环境高,某些多环芳烃甚至比对照工作环境高达63倍[1]。

这些物质不仅会呆在空气中,也能进入人体的血液:在寺庙中工作的人,血液中这些有害物质的数量也比在其他地方工作的对照组高。更为严重的是,研究还发现寺庙工作人员的DNA损伤更为严重,DNA修复的功能也不如对照组,而这些损伤都跟体内多环芳烃等物质的高浓度相关。

上面这些多环芳香烃一般都溶于有机溶剂,但是也有一些是水溶性的物质,如金胺O(AuO)。AuO是一种黄色染料,由于高剂量口服可诱导小鼠和大鼠发生肝脏肿瘤,已被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归为2B类可能致癌物。体外实验表明, AuO虽然不会诱导细胞的癌变,但是会增强肺癌细胞的远端转移能力[2]。

1

佛香到底有多大的致癌风险?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认定一个物质是致癌物,只是一个定性的判定,一般来说,致癌物质到底带来多大的癌症风险,还需要看人体的摄入量能达到多少。所以,要量化判断佛香给人类带来的癌症风险,首先要看流行病学有没有给力的数据支持。

流行病学的调查,一般是研究燃烧佛香这一生活习惯跟癌症发生的相关性。有综述分析了医学数据库里能找到的七个相关研究,发现其中三个表明烧香会增加癌症的风险,三个表明没有风险,还有一个表明烧香甚至跟癌症的发生负相关——意味着烧香的人癌症风险反而减少了[3]。

大家看到这样的结果,可能会觉得很混乱,无所适从。但是,这些相互有冲突的研究结论,其实正好说明导致人类癌症的因素是很复杂的,而烧香释放的致癌物,如果能增加癌症的风险,影响也是有限的。

在这七个相关研究中,有一个值得重点说一说。这个研究对新加坡61320名华裔进行了长达七年的调查,发现烧香与上呼吸道癌症的风险相关性比较显著,而对肺癌没有影响。从癌症的病理来开,烧香主要增加的是鳞状细胞癌的风险。跟不烧香的人相比,那些天天烧香、白天烧、晚上也烧的人,鳞状细胞癌的风险要增加80%,而烧香不那么频繁的人,则看不出明显的风险[4]。

需要指出的是,这个在新加坡的研究是前瞻性的研究,在调查开始的时候这些接受考察的人群都是没有癌症的,所看到的癌症病例,不管是烧香还是不烧香的人,都是在调查的时间内发生的。而其他的很多研究属于回顾性的,也就是直接比较癌症患者和非癌症人群的过往生活习惯。从研究结果的含金量来说,前瞻性的研究比回顾性研究更为可靠。

2

佛香里不只有致癌物,还有PM2.5

大家现在知道PM2.5对健康是不好的,也带来对健康的焦虑,但是也许不知道佛香燃烧排放PM2.5的能力可以比吸烟还厉害。有研究专门比较了不同的佛香,发现1克的佛香燃烧之后,所产生的PM2.5物质可以高达44.5 毫克[5]。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如果一间正常大小的屋子里燃烧四柱这种佛香,在没有空气流动的情况下,PM2.5浓度可以高达234 μg/ m3。目前美国的环保标准认为日平均PM2.5 超过35μg/ m3是不健康的,中国的标准参考2016年开始实施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GB 3095-2012 ),分一类区(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等)和二类区(居住区等),对于一类区PM2.5 上限是日平均35μg/ m3,二类区上限是日平均75μg/ m3。一般上香的习惯是一次上三炷香,按照这个标准,房间里每天上一次香,就能把环境烧出自然保护区,如果上两次香,居住的小环境就很不健康,都不能达到二类区的标准。

没听说过PM2.5的人,也许见过雾霾。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虽然在2013年将雾霾、空气污染贴上“第一类致癌物”的标签,但是长期接触PM2.5,其实最大的健康危害不是肺癌,而是心肺功能的障碍。

雾霾导致每一例肺癌死亡的同时,也会导致三例因心脑血管、其他肺功能疾病相关的死亡。在PM2.5爆表的环境里生活的人,容易发生血管方面的炎症和动脉硬化,最终导致心脏病发作和中风[7]。

美国心脏协会认为,如果数周处于PM2.5过高的环境里,就有可能引发心血管疾病的爆发,甚至有死亡的危险。根据2013年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发表的最新的全球疾病负担评估(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GBD), 2010年全球有322万居民的早卒与PM2.5污染相关[6]。在中国,与空气污染相关的疾病死亡中,肺癌只占27%,其他的疾病死亡原因包括冠心病、脑卒中、慢阻肺[7]。

烧香的正确姿势是什么?

烧香带来的健康危害虽然没有那么直接,不会一下就要了人的命,但毕竟是一个风险。既然是风险,那就要尽量避免,能不烧就不烧,如果不得不烧香,也需要把风险尽量降到最低,可以采取的措施包括尽量减少烧香的频率、选择比较通风的环境、选择安全性相对好甚至是无烟的佛香。

减少烧香频率

在新加坡的那个前瞻性调查中可以看到,如果上香的频率没那么频繁,不是白天晚上都上香,那烧香跟癌症发生的相关性就不明显[4]。最好是把每天上香改成每月上香,甚至每年上一次,比如都攒着大年初一去雍和宫、金殿抢头柱香。

选择烧香环境

烧香的环境也很重要,在那个研究烧香对PM2.5贡献的实验里,香是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燃烧的,如果是一个开放的环境,PM2.5就不会那么高。

寺庙里香烧得比较多,但是寺庙里的大香炉都是在室外的,如果都是在室内烧,庙里的僧人也受不了。当然了,找空气流动的地方烧香,其实也是给大环境添乱,并非万全之策,只是给那些觉得不烧香就会被天打雷劈的人提供一个权宜之计,否则没有被雷劈,自己的健康反给糟蹋了。

挑选合适的佛香

虽然都是佛香,带来的风险可能不一样。有研究发现,香味比较大的佛香,所含的挥发油比较多,燃烧后释放出来的有害物质也比较多,所以一般的佛香,应该是香味不大的比较安全。无烟的佛香更安全,因为无烟香在燃烧的时候基本对PM2.5没有什么贡献[5]。

有人可能觉得没有这袅袅香烟,这香就烧得不诚,但是这烧香就是一个仪式,心中若是有佛,胜过装模作样的拜佛,又有什么必要纠结是否有烟呢?再说,你又不是佛,又怎知道佛在不在乎你拜佛的时候有没有烟呢?依我看,搞一个电子版的香最好。

3

有哪些人烧香需要特别注意?

虽然烧香对健康带来的风险整体来看没有那么高,但是不见得在佛香面前,众生是平等的。如今的研究表明,有几类人需要特别注意烧香所带来的风险:

吸烟者:一个对中国男性的调查发现,烧香给吸烟者带来的风险更明显:与不烧香的相比,吸烟者如果每年有超过60天都烧香,那肺癌的风险会增加到5倍[8]。

为什么会这样呢?大家都知道“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佛香的风险显然不会 只是一根稻草那么轻,对吸烟者的健康雪上加点霜绰绰有余。对于已经受到吸烟伤害的人来说,他们最好的办法不是要烧香祈福,而是得果断一点与吸烟做个了断。

女性:香港有一个比较鼻咽癌和对照人群的研究,发现烧香给女性带来的风险更明显,尤其那些在通风不好的地方烧香的女性[9]。

当然,也许不能过分解读烧香对性别的歧视,因为非常有可能是女性在家里相对呆的时间比男性要长一些,所以烧香对女性影响比较明显。不管怎样,有一点肯定没错,就是家里如果香烟缭绕的时候,女性可以考虑多去逛逛街。

饮食已经很不健康的人:另外一个在香港做的调查,研究的是生活方式对肺癌的影响,结论是不吸烟的人烧不烧香没什么影响,但是对于吸烟的人,烧香的人反而得肺癌的风险减少了 [10]。

乍一看,这似乎说明吸烟者烧香能祈来福,但是进一步的仔细比较发现,这个研究里的吸烟女性有一个特殊的现象,就是烧香的人同时会注重饮食的健康。这个研究带来很大的信息量:

1.饮食是重点,烧香不是重点,健康饮食对肺癌的影响更大;

2.饮食已经不健康的人,不要忙着学着去烧香,得先去追求一个健康的饮食(饮食均衡,多吃新鲜水果、蔬菜、鱼)才是正道。

有心血管、呼吸道问题的人:因为烧香释放的化学物质给心血管和呼吸道的疾病带来风险,家里如果本来就有这些疾病的也需要特别注意。有一份对七年级学生的调查发现,家里烧香的学生,得哮喘、运动性哮喘鸣音的比例都增加[11]。

参考文献:

1.Navasumrit P, Arayasiri M, Hiang OM, Leechawengwongs M, Promvijit J, Choonvisase S, Chantchaemsai S, Nakngam N, Mahidol C, Ruchirawat M. Potential health effects of exposure to carcinogenic compounds in incense smoke in temple workers. Chem Biol Interact. 2008;173(1):19-31. doi: 10.1016/j.cbi.2008.02.004. PubMed PMID: 18359011.

2.Tung JC, Huang WC, Yang JC, Chen GY, Fan CC, Chien YC, Lin PS, Candice Lung SC, Chang WC. Auramine O, an incense smoke ingredient, promotes lung cancer malignancy. Environ Toxicol. 2017;32(11):2379-91. doi: 10.1002/tox.22451. PubMed PMID: 28722353; PubMed Central PMCID: PMCPMC5655719.

3.Seow WJ, Lan Q. Domestic incense use and lung cancer in Asia: a review. Rev Environ Health. 2016;31(1):155-8. doi: 10.1515/reveh-2015-0060. PubMed PMID: 26820179.

4.Friborg JT, Yuan JM, Wang R, Koh WP, Lee HP, Yu MC. Incense use and respiratory tract carcinomas: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Cancer. 2008;113(7):1676-84. doi: 10.1002/cncr.23788. PubMed PMID: 18726993; PubMed Central PMCID: PMCPMC2559972.

5.See S, Balasubramanian R. Characterization of fine particle emissions from incense burning. Building and Environment. 2011;46(5):1074-80.

6.Krishnamurthi RV, Feigin VL, Forouzanfar MH, Mensah GA, Connor M, Bennett DA, Moran AE, Sacco RL, Anderson LM, Truelsen T, O'Donnell M, Venketasubramanian N, Barker-Collo S, Lawes CM, Wang W, Shinohara Y, Witt E, Ezzati M, Naghavi M, Murray C,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s IRFS, Group GBDSE. Global and regional burden of first-ever ischaemic and haemorrhagic stroke during 1990-2010: findings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 Lancet Glob Health. 2013;1(5):e259-81. doi: 10.1016/S2214-109X(13)70089-5. PubMed PMID: 25104492; PubMed Central PMCID: PMCPMC4181351.

7.Yang G, Wang Y, Zeng Y, Gao GF, Liang X, Zhou M, Wan X, Yu S, Jiang Y, Naghavi M, Vos T, Wang H, Lopez AD, Murray CJ. Rapid health transition in China, 1990-2010: findings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 Lancet. 2013;381(9882):1987-2015. doi: 10.1016/S0140-6736(13)61097-1. PubMed PMID: 23746901.

8.Tse LA, Yu IT, Qiu H, Au JS, Wang XR. A case-referent study of lung cancer and incense smoke, smoking, and residential radon in Chinese men.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11;119(11):1641-6. doi: 10.1289/ehp.1002790. PubMed PMID: 22067552; PubMed Central PMCID: PMCPMC3226486.

9.Xie SH, Yu IT, Tse LA, Au JS, Wang F, Lau JS, Zhang B. Domestic incense burning and 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a case-control study in Hong Kong Chinese. Environ Mol Mutagen. 2014;55(9):751-6. doi: 10.1002/em.21894. PubMed PMID: 25124928.

10.Koo LC, Ho JH. Diet as a confounder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ir pollution and female lung cancer: Hong Kong studies on exposures to environmental tobacco smoke, incense, and cooking fumes as examples. Lung Cancer. 1996;14 Suppl 1:S47-61. PubMed PMID: 8785667.

11.Wang IJ, Tsai CH, Chen CH, Tung KY, Lee YL. Glutathione S-transferase, incense burning and asthma in children. The European respiratory journal. 2011;37(6):1371-7. doi: 10.1183/09031936.00137210. PubMed PMID: 21109554.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PBO4r1WXgNfyj5H-Ms958A​​​​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科学公园
  •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 夏邑阳翟历钧州的微博,于2周前,由科学公园发表,共 6568字。
  •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首发网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