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博士肮脏的话术

摘要

方舟子博士造了一个关于《自然》杂志的谣言。方舟子博士用这个谣言批评潘建伟。在我揭露了方舟子博士造谣之后,方舟子博士用新的谣言为他自己辩护。今天,我们就来谈谈方舟子博士肮脏的话术。

题图

​​​文/三思柯南

方舟子博士造了一个关于《自然》杂志的谣言。方舟子博士用这个谣言批评潘建伟。在我揭露了方舟子博士造谣之后,方舟子博士用新的谣言为他自己辩护。今天,我们就来谈谈方舟子博士肮脏的话术。

在我指出方舟子博士用造假的方式批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潘建伟、方肘子博士试图让他的读者认为《自然》认为潘建伟浪费科研资金所以把他和反科学的美国官员并列入选今年的十大科学人物之后,方舟子博士整整忍了4天没敢回应。之后,他选择了在另一个问题攻击转发我的文章的科学公园网站,这类似于东边某个邻国的“谁批我我就打韩国”的手法。又过了一天,方舟子博士终于回应了他,这一次,他是这样说的:

方舟子:“科骗公园以前宣布我失去了科普资格,现在又让一个有严重阅读理解障碍的人格分裂症患者宣布我失去了打假资格,仅仅因为我指出所谓“自然十大科学人物”什么样的人都有,入选不等于有重大科学成果。真是一抱上官方大腿,把自己当党的喉舌,就把自己当判官了。 ”

1

毫不奇怪,这帖就是方舟子博士的肮脏的话术的集大成者。方舟子博士把他自己用造假的方式批评潘建伟的帖子辩解为“我指出所谓“自然十大科学人物”什么样的人都有,入选不等于有重大科学成果”。然而,方舟子博士之前那贴的原话是:

方舟子:“《自然》评的所谓“2017年全球十大科学人物”,包括美国环保署新任署长,因为反科学而被选上的。潘建伟是因为花了纳税人1亿美元专门为他的实验发射了一颗没有其他用途的卫星(在国外难以想象)引起轰动而选上的。其支持者称之为“量子之父”,有点羞耻心的就该拒绝这个称号,居然坦然接受还乘机吹上了。”

1

方舟子博士在前一帖中的话术,是首先说《自然》选了一个反科学的美国官员进入十大科学人物,然后又说“潘…因为花了纳税人1亿美元…而选上”。这个话术有两个要点。第一个要点是让读者认为这个十大人物是个黑榜,上面都是坏蛋。事实上,正如我之前的文章指出的,《自然》杂志选的这10人里面有一个对科学怀有敌意的人物Scott Pruitt,但是另外的几人,从《自然》的描述看来,基本都是对科学起了促进作用的人。比如其中的Jennifer Byrne就是一个利用技术手段自己揭露论文造假的科学家(这与方舟子基本靠别人爆料非常不同)。除了潘建伟,其他几人还包括:从事基因编辑技术研究的刘如谦、引力波观测研究的组织者Marica Branchesi、因为基因疗法而受益的白血病患者EmilyWhitehead、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的负责人Lassina Zerbo、进行地震预测工作的Víctor Cruz-Atienza、反科研学术机构性骚扰的律师Ann Olivarius,以及中东物理学家Khaled Toukan。

由此看来,这个十大人物榜,并不是一个黑榜。

方舟子博士的话术的第二个要点,也是最关键的点,是造了一个谣言。请大家注意,方舟子博士的意思是“潘…因为花了纳税人1亿美元…而选上”。他的这句是造谣,因为《自然》并没有这样说,相反,《自然》对潘的描述相当正面,大家可以看看《自然》的原文(我把原文附在后面供大家阅读)。《自然》的报道是这样说的:“这对于潘建伟而言是个恰当的称呼,他因为带领中国走向远距离量子通信的前沿即利用量子定律安全地传输信息而受到这种称赞。”“Monroe说,潘建伟的技能在于找到恰当的问题并且敢冒风险。“中国有他非常幸运。””

任何有正常阅读能力的人,都可以从《自然》的原文看出,《自然》的这篇关于潘建伟的人物小特写的基调是正面的、积极的,从中根本总结不出方舟子博士的“潘…因为花了纳税人1亿美元…而选上”的意思。

由此可见,方舟子博士在前一帖中的话,就是用造谣加误导的方式批评潘建伟。说方舟子博士造谣,是因为方舟子博士伪造了《自然》选潘建伟入榜的理由;说方舟子博士误导,是因为方舟子博士除了提到潘建伟,只举了榜中唯一一个反科学人士,这让方舟子博士的读者误认为这是个黑榜。

方舟子博士后一贴的话“我指出所谓“自然十大科学人物”什么样的人都有,入选不等于有重大科学成果”更是谎言。说方舟子博士的这句是谎言,恰恰是因为方舟子博士在前一帖中除了提到潘建伟,只举了榜中唯一一个反科学人士,这如何才能称之为““自然十大科学人物”什么样的人都有”?方博士一共提了两个人,一个是反科学官员,一个是被他宣布为骗子的潘建伟,这就是方博士口中的“自然十大科学人物”什么样的人都有”?

方舟子博士用伪造《自然》选潘建伟入榜的理由的方式对潘建伟进行批评(方舟子博士的原文是“潘建伟是因为花了纳税人1亿美元专门为他的实验发射了一颗没有其他用途的卫星(在国外难以想象)引起轰动而选上的。”——我猜方舟子博士该不会进一步辩解说,我说的是潘被选上,又没说是潘被《自然》选上),被我戳穿,又用一个新的谎言为他自己辩护。

更恶心的是,方舟子博士在他的这个帖子里发了两个图,一个是我的文章的标题,另一个图却是科学公园发的另一篇关于宗教问题的文章,而后者不是我写的。推测起来,方舟子博士是想用嫁接的方法来给我扣“真是一抱上官方大腿,把自己当党的喉舌,就把自己当判官了”的帽子。

这,就是方舟子博士肮脏的话术。

在文章的最后,我想重复一下我之前文章的话:

虽然方舟子博士是生物化学博士和他的支持者@灯塔与小舟封的语言学博士,长期以来他一直在批评从事量子物理学研究的潘建伟。这一次,方舟子博士选择了用制造假新闻的方式批评潘建伟,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归根到底,一个自命的打假者不能用造假的方式打假。2006年《自然》杂志在报道方舟子博士打假的时候,提到有些人担心方舟子博士的方法让人想起文化大革命。而最可悲的是,方舟子博士似乎正在用他自己的方式证实当年报道中对他的担忧。

潘建伟的研究是否有问题,是否应该投入这些资金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这都可以公开讨论、批评,也应该公开讨论、批评。但是,讨论、批评应该用公正的方法进行。

如果有人在我发出本文之后指责我“抱潘建伟的大腿”,那就至少证明了,你根本没有看完我的这篇文章。

曾获得《自然》杂志颁发的约翰·马多克斯奖的方舟子博士,今天终于又开始攻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潘建伟,而这距离《自然》杂志将潘建伟选为2017年的10名与科学有关的人士之一,还不到一周时间。

然而,这一次,方舟子博士的手段很脏。方博士说:“《自然》评的所谓“2017年全球十大科学人物”,包括美国环保署新任署长,因为反科学而被选上的。潘建伟是因为花了纳税人1亿美元专门为他的实验发射了一颗没有其他用途的卫星(在国外难以想象)引起轰动而选上的。其支持者称之为“量子之父”,有点羞耻心的就该拒绝这个称号,居然坦然接受还乘机吹上了。”

方舟子博士就这样制造了一段假新闻。

我说方舟子博士的手段很脏,是因为方舟子博士把美国环保署的那个署长先拿出来,然后提到潘建伟,让读者觉得《自然》仿佛是拉了一个黑名单。

的确,《自然》杂志选的这10人里面有一个对科学怀有敌意的人物Scott Pruitt,但是另外的几人,从《自然》的描述看来,基本都是对科学起了促进作用的人。比如其中的Jennifer Byrne就是一个利用技术手段自己揭露论文造假的科学家(这与方舟子基本靠别人爆料非常不同)。除了潘建伟,其他几人还包括:从事基因编辑技术研究的刘如谦、引力波观测研究的组织者Marica Branchesi、因为基因疗法而受益的白血病患者EmilyWhitehead、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的负责人Lassina Zerbo、进行地震预测工作的Víctor Cruz-Atienza、反科研学术机构性骚扰的律师Ann Olivarius,以及中东物理学家Khaled Toukan。

方舟子博士的第二句话是:“潘建伟是因为花了纳税人1亿美元专门为他的实验发射了一颗没有其他用途的卫星(在国外难以想象)引起轰动而选上的。”

方舟子博士的这句话显然是假的,因为《自然》杂志并没有这样说,而且从《自然》杂志对潘建伟的这篇报道中,也看不出这种意思,相反,《自然》杂志的这篇报道引用的评论,其中的评价都是相当积极的。大家也可以阅读下面的《自然》杂志报道的译文,自行做出判断。

潘建伟的研究是否有问题,是否应该投入这些资金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这都可以公开讨论、批评,也应该公开讨论、批评。但是,讨论、批评应该用公正的方法进行。

虽然方舟子博士是生物化学博士和他的支持者@灯塔与小舟封的语言学博士,长期以来他一直在批评从事量子物理学研究的潘建伟。这一次,方舟子博士选择了用制造假新闻的方式批评潘建伟,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归根到底,一个自命的打假者不能用造假的方式打假。

这就足以证明,方舟子博士已经失去了打假的资格。

2006年《自然》杂志在报道方舟子博士打假的时候,提到有些人担心方舟子博士的方法让人想起文化大革命。而最可悲的是,方舟子博士似乎正在用他自己的方式证实当年报道中对他的担忧。

1

2006年《自然》报道了有人担忧打假使用类似于文革的手法

一位物理学家让量子通信进入太空然后返回

作者ELIZABETHGIBNEY

《自然》2017年12月21日

在中国,有人称他为“量子之父”。这对于潘建伟而言是个恰当的称呼,他因为带领中国走向远距离量子通信的前沿即利用量子定律安全地传输信息而受到这种称赞。在欧洲接受训练之后,潘建伟2008年回到中国全职工作,并且从那时候开始为中国的量子技术启动点火。“一年里好像有好几次时间我读了他们正在做的东西的都会感到震惊,”美国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的量子物理学家Christopher Monroe说。

今年7月,潘建伟和他在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团队报告说,他们打破了量子远距传输的纪录,把一个地球上的一个光子的量子态传输到了1400公里外的一颗在轨卫星的一个光子上。今年9月,该团队使用卫星把光子发送到北京和维也纳,产生了能让这些城市的研究团队以完全安全的方式进行视频交谈的量子加密密钥。由于探测光子会干扰光子的量子态,黑客无法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拦截这些密钥。

这次验证是一个“历史事件”,潘建伟之前的博导、维也纳大学的他的当前合作者AntonZeilinger说。他说,潘建伟的研究团队在研发量子互联网方面正在遥遥领先,这是一个由卫星和地面设备组成的网络,可以在全球范围共享量子信息。

这将会带来无法破解的全球范围的加密,以及利用远距离量子连接的新的实验,诸如把来自全球各地的探测器的光结合起来建造一个超级分辨率的望远镜。目前,潘的研究团队已经打算发射第二颗卫星,而且正在太空中的中国天宫二号空间站运行另一个量子实验。潘建伟说,在未来5年时间里,“许多美妙的成果将会出现。这确实是一个新的时代”。

Zeilinger说,尽管潘建伟领导着跨多个学科——包括量子模拟、计算与光学——的50名科学家,潘建伟是这项研究背后的“关键大脑”,为这项研究带来了远见、组织和实验才能的一个组合。

潘建伟因为是一位具有无尽热情的乐观主义者而为人所知,他还有说服资助者的天赋。而且他平静地自信于中国政府将会支持他的下一个大的方案:一个20亿美元、为期5年的聚焦于量子通信、气象学和计算的项目,这与2016年欧洲的一个价值12亿美元的旗舰项目形成对映。

Monroe说,潘建伟的技能在于找到恰当的问题并且敢冒风险。“中国有他非常幸运。”

PANJIANWEI: Father of quantum

A physicist tookquantum communicationto space and back.

BYELIZABETHGIBNEY

In China, some call him Liàngz zhī fù: ‘Father of Quantum’. It’s an apt name for Pan Jianwei, widely hailed for leading China to the forefront of long-distance quantum communication: harnessing quantum laws to transmit information securely. After training in Europe, Pan returned full-time to China in 2008, and has since lit a fire under the country’s efforts in quantum technology. “It seems like a couple of times a year I’m shocked when I read about what they’re doing,” says Christopher Monroe, a quantum physicist at th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in College Park.

In July, Pan and his team at the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 in Hefei reported that they had smashed the record for quantum teleportation, transmitting the quantum state of a photon on Earth 1,400kilometres to a photon on an orbiting satellite. And in September, the team used that satellite to beam photons to Beijing and Vienna, generating quantum encryption keys that allowed teams in these cities to video-chat with complete security. Because detecting the photons disturbs their quantum states, would-be hackers cannot intercept the keys without their activities being noticed.

The demonstration was a “historic event”, says Anton Zeilinger, Pan’s former PhD adviser and his current collaborator at the University of Vienna. Pan’s group, he says, is surging ahead in the development of a quantum internet: a network of satellites and ground-based equipment that could share quantum information across the globe.

This would allow unbreakable worldwide encryption, as well asnewexperiments that harness long-distance quantum connections, such as combining light from detectors across the planet to create a super-resolution telescope. For now, Pan’s team has plans to launch a second satellite, and is running another quantum experiment in space aboard China’s Tiangong-2 space station. In the next five years, Pan says, “Many wonderful results will come. It’s really anewera.”

Although he leads a group of 50 scientists spanning multiple disciplines — including quantum simulation, computation and optics — Pan is the “essential brain” behind the work, saysZeilinger, bringing to it a combination of vision, organization and a flair for experiment.

Known as an optimist with unending enthusiasm, Pan also has a gift for persuading funders. And he is quietly confident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support his next big plan: a US$2-billion, 5-year initiative focused onquantum communication, metrology and computation, which mirrors a $1.2-billion European flagship initiative announced in 2016.

Pan’s skill lies in picking the right problem and taking risks, saysMonroe. “China is very lucky to have him.”

原文链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89076053137055024&wfr=spider&for=pc​​​​​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三思柯南
  •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 三思柯南的微博,于1周前,由三思柯南发表,共 7030字。
  •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首发网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