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顶鹤:一个真实的故事

摘要

小的时候听过一首歌,《一个真实的故事》。那时,按现在的话来讲,真就是被感动得不要不要的了。后来,渐渐发现,原来唱的和发生过的,并不一定要严丝合缝地对应。据说是去找的天鹅,怎么在歌里就变成了丹顶鹤呢?艺术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这个勉强还能够理解。但既然叫《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不是应该再加个副歌部分,注明一下呢?这首歌后来好像改名叫《丹顶鹤的故事》了,不知道其间又发生了什么。

2

​​​文/Robbi

小的时候听过一首歌,《一个真实的故事》。那时,按现在的话来讲,真就是被感动得不要不要的了。后来,渐渐发现,原来唱的和发生过的,并不一定要严丝合缝地对应。据说是去找的天鹅,怎么在歌里就变成了丹顶鹤呢?艺术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这个勉强还能够理解。但既然叫《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不是应该再加个副歌部分,注明一下呢?这首歌后来好像改名叫《丹顶鹤的故事》了,不知道其间又发生了什么。

艺术的东西,咱们不懂,也不便置喙。倒是可以从很多公开发表的文献资料中,寻觅出一些有关丹顶鹤真实处境的讯息。走近科学,才可能远离忽悠,您说是吧。

1

随便用一个搜索引擎,键入“松鹤延年”四个字,就会出来一堆各种姿态的丹顶鹤,跟同样各种姿态的松/柏树(反正是某种针叶树)的搭配。即便画中丹顶鹤没站在树上,那也一定要在旁边“种”上棵树,真可谓是兢兢业业,忠心耿耿呐。殊不知,这一象征“吉祥、长寿”的图案,至少犯了两个常识性的错误。第一、丹顶鹤是典型的湿地鸟类,它们需要广阔、洁净而少人干扰的沼泽地作为家园,这跟松树是完全彻底根本不兼容的。第二、在全世界现生的15种鹤当中,只有非洲的黑冕鹤(Balearica pavonina)和灰冕鹤(B. regulorum)会站到树上去,两种冕鹤因为形态、行为等方面的差异,被置于冕鹤亚科(Balearicinae);其余13种鹤则属于鹤亚科(Gruinae),它们无论体型大小,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不!上!树!

2

雪中的丹顶鹤,引自http://www.bbc.co.uk/nature/life/Red-crowned_Crane

丹顶鹤的学名是Grus japonensis,最早描述该种的标本源自日本,因此其种本名就以japon+ensis(表示地名的后缀)组成。在日本,丹顶鹤曾经分布很广,直到19世纪后半期在本州岛的东部和北部还是较常见的冬候鸟。进入明治维新后,随着社会生产力水平的大幅提升,丹顶鹤的数量却迅速地减少。到了20世纪初,本州岛已经很难再见到它们的身影。1924年,人们在北海道的钏路湿地(Kushiro)发现了一小群丹顶鹤。北海道即便夏季气温也较低,不利于农事耕作,使得这里的很多湿地得以幸存,未被改造成农田。冬季也不封冻的溪流,给这群鹤提供了难得的口粮,使它们不用再迁徙到别处越冬。在日本其他地方的丹顶鹤都相继消失之际,这群鹤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数量甚至还有了缓慢增长。

1952年,一场严冬袭来,往日能够保持流淌的溪流也被冻住了,这群鹤眼看就要遭受灭顶之灾。危急时刻,生活在鹤周围的当地人行动了起来,自发地给这些鹤投喂食物,帮助它们度过了寒冬。自此,北海道的丹顶鹤在人的帮助下,种群数量一点点地恢复了起来。研究人员们希望知道这里究竟能容纳多少鹤,也根据已有的营巢环境,来估算可能的最大种群数量,结果却一次次地被颠覆。北海道丹顶鹤与当地居民之间和谐共生的场景,也俨然成为了当地旅游的金字招牌。事实上,你所看到的每一张以雪地为背景的丹顶鹤,几乎都拍摄于北海道。

钏路湿地的丹顶鹤,成为日本战后野生生物保育领域一个鼓舞人心的成功案例。但繁华的背后,却也暗藏隐忧。过于集中的鹤群,无形中也增大了爆发传染病的概率。更让人不安的,还是如今已近1500只并仍在保持增长的北海道丹顶鹤,都源自最初的20只左右个体,其保留下来遗传多样性如何呢?近来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通过比较历史标本(最早至1878年)和现生个体之间的线粒体DNA序列,发现遗传多样性较低的状况已经延续了近一个世纪。这一现状对于生活在少数地点,且种群密度很高的当地鹤群十分不利。不久的将来,从大陆种群引入新鲜血液,看起来势在必行了。

3

​丹顶鹤分布示意图,绿色为繁殖区,红色为留居种群,黄色为越冬区,引自ICF https://www.savingcranes.org/wp-content/uploads/2008/05/red-crowned_crane_1000.jpg

说完日本的丹顶鹤,再来看看东亚大陆上的情况。除开北海道的种群,大陆丹顶鹤的繁殖地可分为黑龙江流域和辽河流域主要的两大块。这其中,繁殖于黑龙江流域下游、三江平原、乌苏里江流域和兴凯湖周边的种群,冬季南迁到朝鲜半岛越冬。主要就在半岛上双方戒备森严,几乎没有人为干扰的非军事区(Demilitarized zone,DMZ)里生活。军事对抗骨肉分离的前沿,却成了野生动物们难得的乐土,不禁让人唏嘘。最新的种群估计认为,在朝鲜半岛越冬的东部种群(位置更靠东而得名)数量约在1000只

然后,便是几乎全都生活在中国境内的西部种群。繁殖于松嫩平原、黑龙江流域中上游和呼伦贝尔草原的丹顶鹤,冬季南迁至华东一带越冬。这一迁徙区中,一端是当年“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北大荒的一部分,而如今很多地方早已是重要的粮食主产区。而另一端,则是国内人口最为稠密的地区之一。生活于此间的丹顶鹤们,所面临的的巨大生存压力,可想而知。

4

对丹顶鹤而言重要的湿地丧失状况,引自Su and Zou 2012

事实上,也的的确确是西部种群现状最令人担忧。对丹顶鹤野外种群总体趋势的评估显示,北海道种群在增长,大陆种群下降。而再仔细考查大陆种群的状况,会发现这一下降趋势,基本就是由西部种群所贡献。最新的估计认为,西部种群的总数仅约580只。除了老生常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栖息地丧失、破碎化问题而外,西部种群还面临着哪些威胁呢?

5

​全球鹤类种群现状评估中有关丹顶鹤的内容,引自Harris and Mirande 2013

2014年,研究人员根据网络检索和查阅文献,调查整理了1999-2013年全国已知与直接人为干扰相关的野生丹顶鹤死伤事件。结果发现:近15年间,直接人为干扰致伤或致死丹顶鹤174只,其中死亡67只。中毒是导致死伤的最主要因素。15年间,死亡数量呈下降趋势,但受伤数量并未减少。从地区上来看,江苏、辽宁和吉林三省死伤丹顶鹤总数最大,而江苏和辽宁与西部种群的关系较为紧密。

6

​1999-2013年间丹顶鹤死伤数量在各省级行政区的分布,引自周大庆等 2014

7

​不同原因导致的丹顶鹤死伤比例,可见中毒是最为主要的因素,引自周大庆等 2014

进一步分析显示,大部分涉及丹顶鹤的毒害事件发生在1999-2008年期间,其后相关报道急剧减少。这可能与各级政府的重视、保护组织和学者们的宣传呼吁及大众保护意识的增强有关。然而事实上,我们的野生丹顶鹤还面临着更为隐秘、难以察觉的一大威胁

8

2016年,一篇题为《日益增长的圈养种群侵蚀中国野生丹顶鹤》的研究论文发表在了鸟类学专业刊物《Avian Research》(前身是《Chinese Birds》)。通过实地调查和查阅文献,发现截至2013年在国内16个保护区和83家动物园,总计饲养了1520只丹顶鹤(保护区有603只,动物园里有917只),其中以扎龙和盐城保护区为代表的五个保护区就饲养了518只。而1999年,国内已知圈养丹顶鹤的数量仅为555只。14年间,圈养种群数量增加了965只,2013年数量达到1999年的2.73倍。进一步分析圈养种群的繁殖成功率和死亡率之后,发现观察到的这种增长并不自然只有通过每年从野外获取新的个体才能实现。据估算,14年间至少需要从补充244只,即以每年10-27只的速率,才可能维持这样的增长。

9

​国内圈养丹顶鹤的分布示意图,引自Zhou et al. 2016

一边是野外数量的持续减少(尤其是西部种群),另一边却是圈养种群的不断膨胀。试想一下,同样的情形,如果是发生在大熊猫身上,还会有如眼下这般的舆论环境吗?最近坐飞机,发现某航空公司提供的读物上,也霍然有着如下这样的内容。不禁想要问一句,养这么多丹顶鹤究竟是为了什么?

10

​有人可能会说,这些养的鹤最终还是要放归野外的嘛。2013年和2015年冬,倒是有几家单位在盐城保护区和林甸保护区释放了16只丹顶鹤,超过50%的个体在野外活到了第二年。根据公开发表的资料,这是已知仅有的圈养种群重返野外的尝试。须知重引入往往是权宜之计,同时也会耗费巨大的人力和物力。美洲鹤的故事或许会有所启示漫漫重返荒野路——美洲鹤的故事。北海道的丹顶鹤能从最开始的几十只发展到今天,我们西部种群的是不是也可以呢?趁现在,一切还不晚。

然而,不加区分地去人为拔高、美化某些行为,而忽视乃至无视其背后的不良影响,至今仍然很有市场(参见这两天媒体上吹的这一波风)。前段时间,工作邮箱里收到了这么一份邮件,想来,也是颇有代表性吧。且不说已经跟国际鹤类基金会的朋友核实过,来人根本就不是其自称的什么“国际鹤类基金会成员和鸟类摄影专家”(充其量就是个缴过会费的会员而已)。能口口声声把一个大型拍鸟棚(参见棚拍野鸟:勿以恶“小”而为之),包装得来都要跟国际鹤类基金会的基地相提并论了。让人不由得感叹,莫非,巧克力味儿的翔,它就不是米田共呢?

11

​第一次见到野生丹顶鹤,是在盘锦的海边。那场景已经定格在脑海之中,红色的碱蓬滩上,两只高大的丹顶鹤,不紧不慢地缓缓走过。距离拉开了一些,一只便回头望向自己的伴侣。通过望远镜,似乎也能感受到它们彼此之间的依恋。双台子河口保护区,已经是现在丹顶鹤最靠南的繁殖地了。不知,它们还能守住这片家园多久...

12


参考资料

崔多英等. 2017. 重引入丹顶鹤野放初期活动范围及变化规律. 野生动物学报,38 (3):28-34.

刘伶等. 2018. 苏北地区丹顶鹤越冬种群数量及栖息地分布动态变化. 生态学报,38 (3):DOI: 10.5846/stxb201611022231

马逸清, 李晓民. 2002. 丹顶鹤研究. 上海:上海科学教育出版社.

周大庆等. 2014. 1999~2013年我国野生丹顶鹤死伤数量及其对野生种群的影响. 四川动物,33 (4):597-604.

Akiyama, T. et al. 2017.  Low Genetic Variation of Red-crowned Cranes on Hokkaido Island, Japan, Over the Hundred Years. Zoological Science, 34: 211-216.

BirdLife International. 2016. Grus japonensis. 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2016: e.T22692167A93339099. http://dx.doi.org/10.2305/IUCN.UK.2016-3.RLTS.T22692167A93339099.en. Downloaded on 24 December 2017.

Harris, J. and Mirande, C. 2013. A global overview of cranes: status, threats and conservation priorities. Chinese Birds, 4 (3): 189-209.

Su, L. Y. and Zou, H. F. 2012. Status, threats and conservation needs for the continental population of the Red-crowned Crane. Chinese Birds, 3 (3): 147-164.

Zhou, D. Q. et al. 2016. A growing captive population erodes the wild Red-crowned Cranes (Grus japonensis) in China. Avian Research, 7: 22 DOI 10.1186/s40657-016-0056-z.


苹果用户献爱心专用通道

13


欢迎关注鸦雀有生,这里有关于鸟兽、自然、保育、图书等方面的独到见解

14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MDgxNDY0OQ==&mid=2650471814&idx=1&sn=fcd4f32eb85f1fedfc7f9e71380b0d02&chksm=8344c850b43341468cfeddeb077444247eb25c335278bbe2b33a0fb8d3e1febe18b5ff20da6b#rd
​​​​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科学公园
  •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自: 鸟人Robbi 的微博,于1周前,由科学公园发表,共 4986字。
  •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首发网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