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zm网友对哲学马蜂窝的质疑

【太蔟按:以下我的回应在【】内。】

对太蔟老兄《再捅捅哲学的马蜂窝》的置疑

zm

太蔟老兄《再捅捅哲学的马蜂窝》把哲学和儒学、中医相提并论,说“辩证法不过是众多试图浆糊我们脑袋的的哲学冰激凌之一种”,在下孤陋寡闻,对于哲学也没有什么研究,不知道这是当前学术界的主流意见还是太蔟老兄的一家之言,只是从我自己的知识水平出发,对这篇《再捅捅哲学的马蜂窝》提出一点疑问,不当之处请大家批评。

【太蔟评:辩证法这等一遇到具体问题就麻爪但总能为自己开脱的诡辩术(提示提示,联想起算命没有?),在发达国家根本就不在科学家的关注范围内。也就是在某个神奇的国度,辩证法竟被当成的宝贝,被系统性地硬性灌输到学子的脑袋里去。它的荒谬,有独立理性思考能力的人不难识破。网上流传一篇揭露辩证法皇帝新衣的文章,叫《怎样用辩证的观点放屁?》,你可以去搜一下,读一读,尽早跳出孤陋寡闻的状态,多些识别真伪是非的能力。】

不论太蔟老兄的结论是否正确,他所提到的两个主要论据都不能支持他的看法。第一个是太蔟老兄说的“五花八门的哲学在浆糊脑袋中找到了容身之地,但客观现实却不买它们的账。哲学、中医、国学专业无高水平学生去学,毕业生就业步履维艰,都不过是客观现实对浆糊脑袋的小小惩戒而已”,这是“现实对玄虚哲学的惩戒”。很少有人去学、就业步履维艰,能够说明哲学本身就是垃圾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仅仅以这样的标准来衡量一门学术是否有价值,恐怕会陷入到极端的功利主义中去。

【太蔟评:我并没有说哲学是垃圾。我在别的文章里也缅怀了哲学的历史功绩。我也认为象哲学史这类学科还是有它存在的价值的。这就像我虽然认为教堂、寺庙、天地日月坛等其实是人类愚昧的纪念碑,但这并不妨碍我认可它们的文物价值,也不妨碍我偶尔去游逛一下,赞叹一下人类在错误的思想道路上可以走得那么庄严、那么久、那么远,也赞叹一下祖先包装错误世界观的创造力和想象力。

我的主要观点(见我的《不再需要哲学的年代》)是,科学在认识自然(这个自然包括人)方面已经确立了霸主地位,自认有同样使命的哲学已经过气,可以退位颐养天年了。如果哲学还勉力为之,则将自取其辱。“很少有人去学、就业步履维艰”不过是印证我观点的冷酷现实传递给哲学的一些信号。我并没有从极端的功利主义角度去衡量哲学的学术价值。我自有我的深层理论根据。一些功利主义的指标不过是这深层理论根据的表象而已。】

第二个论据是殷浩和谢万的故事,这是“古便有之”的例子,太蔟老兄想用这个例子来说明哲学不能指导实践、哲学家不能指导科学家。这个论据同样有问题。魏晋玄学的产生有它特殊的社会背景,战乱、黄老思想与儒家思想的斗争和融合、曹魏政权代表的寒族势力与司马氏代表的贵族势力的斗争等等因素都与之有紧密的关系,而且玄学的实践主要在西晋,东晋时已经蜕变为贵族们自我标榜的工具,与政治实践早已拉开了距离,关于玄学的实际意义,恐怕不是太蔟老兄所举的两个小例子就能概括的。太蔟老兄对于历史这样熟悉,应该也知道这一点。退一步说,就算玄学指导实践是完全失败的,也不能说明现代的哲学就一定不能指导实践,虽然我是文科生,这样简单的逻辑相信还是不会搞错的。

【太蔟评:我什么时候说过哲学不能指导实践?能不能是一回事,指导得好坏是另一回事。在中国,哲学不一直在指导实践么?古时候入世有儒家哲学,出世有道家哲学,趸来的佛教在旁边敲边鼓;现代?我就不说了吧。几千年的哲学指导,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我的观点是哲学指导不好实践,科学才能。这一点,执政党也意识到了,科学发展观不是随便说着好玩的,后面是有大量人力物力投入的。曾经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我党,为什么不提“哲学发展观”呢?

我举殷浩和谢万的例子,思路很简单:玄学是哲学的一种,是当时的主流哲学;玄学是要影响玄学家们的思考和行为方式的;在魏晋时代玄学水平是一个重要的价值标准,可以决定一个士人的社会地位的;社会地位和玄学水平是正相关的;高的社会地位要和冷酷的现实碰撞的;冷酷的现实是不买脱离现实的玄学的账的;那些靠高玄学水平得了高社会地位的人,在与现实碰撞时,他们深受玄学影响的思考和行为方式要受到严厉的惩罚的。

至于玄学产生的特殊社会背景和实际意义,不是我关心的主旨。我只关心哲学(在当时即玄学)在与现实(如与外族打仗)碰撞时会发生什么事情。】

最后太蔟老兄说“沿着道金斯的思路,我们可以这么认为……”,这一段也大大地有毛病。沿着太蔟老兄的这种思路,我们也可以认为“所有的科学都是很大程度的去科学论者,因为它们除了自己的科学信条,是不会接受与它们冲突的科学信条的”,这当然看起来很滑稽。本来宗教和哲学就是不同的概念,宗教??以那么说,哲学却未必可以那么说,这个道理是很明显的。况且既然有“冲突”,当然就“不会接受”,不但宗教派别、哲学派别如此,科学体系下的不同理论也是如此,否则大家还争论什么?

【太蔟评:不要将苹果比橘子。我拿哲学与宗教类比,是因为它们都是多元化的。而科学是一元化的。一元化的科学与多元化的哲学之间,不具有可比性。哲学的多元化,我举些例子吧:

利他主义、反现实主义、佛教哲学、儒家思想、享乐主义、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理想主义、非现实主义、逻辑正确主义、悲观主义、道家思想、自我主义、悲观主义、理性主义、现实主义、唯美主义、形而上学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客观唯心主义、主观唯心主义、非理性主义、斯多噶主义、存在主义、形而上学、功利主义……

告诉我,那个是对的,那个是错的。】

当然,我的哲学知识主要也是来自于政治课,对于哲学没有什么认识,但是我想那关于“大概就是些宇宙万物的起源、存在和人生的意义等本体论、认识论问题”的哲学,也决不能够因为太蔟老兄的这样实在站不住脚的文章就都被判了死刑。事物的普遍规律、人生的意义,难道真的都一点都不需要了吗?“萨特的存在主义、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混淆黑白的后现代主义哲学及其分支文化相对主义等”,或许还应该包括马克思恩格斯的科学社会主义,难道真的都是这些老外吃撑了没事干骗人玩的?

【太蔟评:不是一般的浆糊。我唱衰哲学,是因为它们问的问题么?一个儿童,问几个问题,就能成为哲学家了?我唱衰哲学,是因为它们对问题给出的答案以及求得答案的过程与方法有致命的缺陷(见我的《不再需要哲学的年代》)。判断一个问题是否真是一个问题,以及给出问题的正确(正确的标准是是否与现实相符)答案,这是科学的专项。

哲学这主义、那思潮、彼流派,你还别说,还真是这些老外(以及一些老中)吃撑了没事干骗人玩的。不幸的是,他们大部分人,连自己也绕进去一起骗了。】

还有一点看着也有些别扭,就是文章开头说的“中国有两个土产的马蜂窝,一捅准挨蜇。一个是中医,一个是儒学。中医和儒学信徒们蜇人,就如巴甫洛夫的狗听见铃声要流口水一样,几乎和牛顿三定律一样可靠”。批评归批评,大可不必耍这种精致的聪明来骂人,况且从条件反射的角度来讲,你我都是“巴甫洛夫的狗”,那也没什么可丢人的,想要骂人,可以把“巴甫洛夫的”去掉。说明一点,我既不是中医“信徒”,也不是儒学“信徒”,只是看这句话觉得别扭。相信新语丝的文章都是以理性的批评为主的,那就不要用“信徒”这样带有攻击色彩的词语。

【太蔟评:皮糙肉厚的中医和儒学信徒,对此早已免疫。你不用担心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至于“信徒”,不过是个客观中性的词,何来攻击色彩?你若不喜欢,改成“面对强大的无可辩驳的反面证据仍能毫不动摇坚持己见的忠贞不二的信仰者”如何?】

这篇文章不针对太蔟老兄本人,只是就事论事。向新语丝致敬!

【太蔟评:网络虚拟,厮杀的是思想。让人类常在;让思想代我们去死。】

您还未添加分享代码,请到主题选项中,添加百度分享代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4   博主  0

  1. avatar 斜杠太阳 2


  2. avatar 18983839805 5

    18983839805189-838379591898383657518983836234189838363391898383563218983838963

  3. avatar 18983839805 5

    18983839805189838308061898383657518983836234189838363391898383563218983838963

  4. avatar 18983839805 5

    18983839805189838376391898383657518983836234189838363391898383563218983838963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